化干戈为玉帛:平息争执的四个方法

dispute

上周六(2015Mar14)雾霾的很厉害北京,人大的大人们还在照常地开着会,似乎不受天气的影响。我们没法外出活动,就和Yoyo同学约好了在楼道里进行跳绳比赛。

说好了谁先跳到200谁赢,然后商定由我先开始。我很努力,居然第一跳成绩越过70,80,90,99,100个!当我兴奋地喊出破纪录的跳绳成绩时,在一旁转悠一圈的Yoyo说,只有80,她计数的就是八十,尽管她中途离开我的视线,我也离开她的视线,她坚持说通过我每次落地的声音准确计数,我只有80下成绩。

我很不解,明明自己精确地计数是100个,她怎么能说只有80呢?双方开始互不相让,甚至得寸进尺,由说理发展成争吵,然后就是互相“肢体接触”地推搡…. 一场大战迫在眉睫、一触即发!

她恨不得给我两个耳光,就像我想揍她一顿一样,在关于荣誉的比赛中,她总是据理力争,我也不想轻易退让,因为我太有理由相信自己的边跳边数的准确性了;而她也认为自己根据跳绳人的双脚落地的声音来计数的也没错,而且我之前的确没有一跳可以上80、90以上。

想起这些,我觉得应该怀疑自己,会不会是自己错了?顺着这个思路我想跟Yoyo一起上一堂花干戈为玉帛的体验课。

我先对Yoyo说,现在谁也无法说服对方,这样一句一句的争论没有意义,我先承认,可能我错了,或者是98个,或者102个。同时,是否可能Yoyo同学也会有犯错的可能,比如是78个或者82个?她不承认,说没有错,她不可能错的。我说,不对,Yoyo,每个人都可能犯错;我曾经在下班时忘了打卡,Yoyo没有犯错过吗?我记得上次你的考试只有98分哦…..

于是,Yoyo勉强地接受了,我会犯错,她也有可能犯错,每个人都可能犯错。这样说的话,我们两个人的计数成绩都可能有错,那谁的错了,谁的对了呢?仍然是互相指责。于是我们进入第二步,怎么能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首先,Yoyo提出,让我再跳一次,我不答应,理由是吃第一碗面跟吃第二碗面的感觉肯定不一样,我当时跳完100个之后已经是气喘吁吁,如果跳第二次肯定无法达到100个,所以这个方案没法通过;

其次,我提议,能不能双方各让一步,Yoyo不要坚持80次,视为90次可以吗?我也不要坚持100次,减少10次,可以吗? 我觉得不行,Yoyo也坚持相信自己没记错,求平均数的法子仍没法达成一致;

再次,我们商量,如果有第三个人计数就好了,可是没有。没关系,我们可以将这个状况说给第三个人来听,请其来裁决,这个方案,我们都觉得能接受;

第四,我们还商量出第四种办法,就是比如仍互不相让,但可以利用“分歧终结者”——石头、剪子、布——这样的神器,来解决我们的矛盾,通过划拳,碰运气的方式来达到一致的看法。

后来,我们一致通过,将现状及矛盾转给Yoyo的妈妈来做决定,事前承诺,无论Yoyo妈妈做出什么判断或者决策,我们都支持并视为终裁。其结果是,我的这次跳绳成绩被计为80次。

尽管直到现在我仍认为,那次跳绳我的成绩真的是100次,但还是在后来输了,被Yoyo后来反超,我的第二次跳如预期的那样差。我不明白Yoyo信誓旦旦地说她的计数80次时从哪里来的自信?

人将自己视为真理,可能是所有争执的起源,所有战争的导火索。

虽然我输了那次比赛,我想以后、若干年后,或许Yoyo还会遇到与别人其争执的情况,或许她能够知道争执的根源以及解决的四个主要方法。

—-

2015年3月19日夜于通利佛尼亚州(Tonlifornia).

===============================

后记,再下一个周末,我们为了继续跳绳而有没有计数的烦恼和争执的诱因,购买了能够自动计数的跳绳。

此举一下子另跳绳欢快了不少,再也不用为计数是80和100而困惑了,透明度大大增加。

科技的进步是可以改变社会生活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会生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化干戈为玉帛:平息争执的四个方法

  1. lllong33 says:

    文章写的很好,有帮助到我,非常感谢!

  2. Pingback: 勞動的振興一家親 | -UFQI-Blo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