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的振興一家親

許久沒有寫家長里短的生活片段,說工作太忙,或者因爲新冠肺炎疫情都是不準確的。根本原因是在某種壓力之下,缺乏了對生活的感悟和思考,觀察和體會。真如同現在忽而要寫寫我們的生活剪影一樣,是有感而發,有所觸動,希望能言之有物,說説我們勤勞而辛勤工作的片段。

家住兩室兩廳,初裝修時,被改成三室一廳,兩個臥房,一個留作書房+鋼琴。四口人,如果岳父母來的話,是6口人,難免有些擁擠,通常每個房價要睡三口人。所以我們想把次臥的兩張板床換做一套上下床,不至於擁擠不堪。起初打算買新的,考慮到木料的,新的有味道,加上我們都一貫勤儉節約,就想著尋覓一個二手的上下鋪木床。妻子就在阿里鹹魚上尋找。這算是背景。

經過一陣子觀察,終於訂了一套附近小區的上下鋪木床,需要我們自己去拆卸了,搬運回來,再組裝起來。這個故事就是要記錄我們一家幾口在這個活動中的積極配合、辛勤勞作的過程。

2020年6月17日,是農曆閏四月的一個大熱天,大概有36度左右。我們在上午工作、學習之後,下午15:30按約定去賣方家裏拆卸床鋪。拆卸難度比預期的大,拆卸過程也比預期的長。Yoyo和我一道前往,個頭像個成年人一樣的大孩子,在與我配合的時候,一點不差。從擰卸螺絲、往外樓下搬運木板、床架,幹得很認真,很勤快,也很辛苦。大家都大汗淋淋的。只是暫時還沒有水喝,我們需要忙了大約一小時之後,待拆卸、搬運、裝車,然後運到家裏樓下、卸貨下車之後才能回去喝水。

這期間有個細節頗為意外。Yoyo搬運床板時,手指被床板的木刺兒刺破。在行動前,我預料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出門前我備了手套,並叮囑Yoyo也帶手套。顯然,YOyo沒儅個事,也沒戴手套就上手幹活了。木刺兒很鋒利,穿刺了Yoyo食指的表皮,從另一側穿出。我看著都覺得疼得厲害,她居然還開玩笑說,木刺兒刺穿了表皮、真皮和小部分組織細胞等等,然後將餘留在皮膚裏的木刺拔出。我趕緊制止了她的任務,讓她趕緊清洗,並將我的手套給她,囑咐她保護好手指,回去后再消毒、包紥處理等。

這些發生時,我忽然覺得Yoyo這孩子長大了,有能力處理一些突發情況,她對疼痛的耐受,超乎我的想象,即便受傷了,仍然繼續上上下下地幫我搬運完所有的木料,然後我隨著出發,她再自行騎電動車返回。

作爲父親,我既爲Yoyo的勇敢而欣慰,也有點擔憂,她這種超乎異常的鎮靜與堅强,會不會太狠了點?

貨到之後,Yoyo也前後脚回來,還好!我隨即囑咐她回去喝水、消毒包紥手指。另外讓她叫Hanu下來幫我搬運東西到樓上去。我連忙從車上卸貨,在單元門口堆放了一地。

不久,Hanu就樓裏冲出來,擼起袖子就開始搬運木料。我讓他擔心木刺兒,回去穿長袖衣服,撿自己能搬得動的木料往回搬。Hanu幹起活來,也很積極主動,一趟一趟,樓上樓下,和Yoyo,我,三人穿插著不停地往返,不一會,就搬木料從單元門口悉數運到了家裏來。僅僅多了Hanu一雙手,我忽然覺得比從賣方樓上運到樓下快了很多!

說易行難,待到我們將木料運到家裏之後,三日幾乎都累的不想動了,我們決定稍事休息,然後再進行組裝。

由於拆卸的時候進行的匆忙,沒有拍照留存樣子,我只好凴印象,一點一點地回想某個部件該在什麽部位,組裝的時候先組裝什麽再組裝什麽的先後順序等。而且在組裝之前,我們需要把原來室内的物件再歸置一下,在Hanu和Yoyo的幫助下,事情一一有序進行。

組裝最難的部分是將床鋪的骨架裏起來,在一個有限的空間裏,我們三個人覺得有點困難。主要是Hanu不能單獨扶住樹立一根床腿,太粗壯、太厚重了,如果兩根、三根甚至四根柱子不同時立起來的話,就沒法往一起使用橫梁連接、固定起來。辦法總比困難多,我們一起還是想了很多辦法,剋服了這些問題,最終樹立起骨架,後面就相對容易,逐漸上架更多的部件。

這期間,門口居然接連有兩次快遞送到門口,不得已我們沒法接,之後大聲地對門口喊,知道了把快遞放門口吧,而快遞員也有回應說,好的,只是運來的東西是冷鏈食品,需要馬上放冰箱裏…., 一片忙碌中.

Minina下班歸來,也加入我們的隊伍之中,協助清洗、消毒木料等,同時還為我們準備晚餐,對了,已經忙了一下午了,1拆卸—2搬運下樓—3裝車—4運送—5卸車—6搬運上樓—7組裝–8清洗消毒…., 這個漫長的流程,我們已經幾乎快完成了。

中間多次休息喝水,然後還有一次吃完飯,晚飯后繼續歸置,清理,大約忙到晚上21:30左右,終於結束當天的工作。從15:30出發啓動任務,差不多進行了連續6個小時的辛勞忙碌。

稍後休息。我回想之前有過 的一些搬家、運床的經歷。最早我從學校的宿舍搬出到平房居住,後來搬家到樓房,再後來搬家到我和Minina購置的新房,然後從這個小房搬家到現在住大房子。期間經歷可謂曲折、艱辛。這些搬家中,每一次幾乎都是親朋好友有力出力,有車出車,都來搭把手,雖然辛苦,卻也順利。

好像這是第一次,我帶兩個孩子,完成了將一個碩大的木製上下床從一個地方搬運到另外一個地方。孩子們大了? 我有幫手了?真相可能是孩子們真大了,而我還未老,也許現在就是創建功業的大好時機。 在不遠的將來,孩子們將重新走我和Minina年輕時走過的路,如果我們能將孩子們的起點墊起得更高些,或許他們能走得更遠些。

正如我們的父輩不辭辛苦地支持我們向更高、更好地生活邁進,我們也要沿著這樣的路綫,將孩子們遞送到更高、更好的生活方向和軌道上去,扶上馬,再送一程。這,或許就是人類生生不息、代際傳承的文化内涵和精神圭臬

一而再,再而三,家族之勢可成也。


姐姐Yoyo苦練一陣子的菊花字體“期末”,出現在學校班級的板報上,她言自己有兩科目以上都是榜眼,所以未能留言“狀元語錄”。我聞,亦爲之嘆息不已。


弟弟Hanu隔三岔五地會臨描一些圖畫書的插圖,如小鹿斑比(上圖),丁丁歷險記等,惟妙惟肖,煞是逼真。我意甚喜,而她母親則說,畫什麽像什麽並不是想象力的發揮。

時光就是這麽一晃就過去好幾年,上次寫 Yoyo的帖子是2015年,《化干戈为玉帛:平息争执的四个方法》:https://ufqi.com/blog/four-ways-to-get-out-of-disputes/ , 上次寫Hanu的帖子是2016年,《鸡蛋黄色的Orange和外教课english dict》:https://ufqi.com/blog/hanu-egg-yolk-orange-yoyo-eng-dict/ 。

—-

https://ufqi.com/blog/xenxin-family-hardwork-202006/

-R/S2SP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会生活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