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头条抖音等可能正摧毁着用户的世界观..


2020-08-28 10:39 , 11

[編按: 轉載于 caoliu社區/甄鞭识逼, 2020-08-28.]


三观不正这个词自从其在中国大陆流行起以来,就没有停下其恶化的步伐,给人的感觉是现在三观不正的人越来越多,三观不正的程度也越来越严重。

这些恶果第一当然是离不开中 * 长期有效的信息封锁以及愚民教育,然而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基于数据的机器学习及其应用,似乎让中 * 这项邪恶的事业如虎添翼。

不过基于类似技术对用户投其所好的做法在互联网各个角落都存在,比如facebook,YouTube,twitter。在所有SNS应用里,我个人使用YouTube相对较多,过去几年我发现youtube给我推荐的视频都是与我看过内容相关的,由于我需要看的内容涉及面比较广,而且比较专业,所以它的推荐有许多类似内容实际上与我看的内容是重复的,就会让我觉得很烦,不过谷歌公司对于incognito似乎是真的没有去对我使用我的浏览记录,在我使用incognito并且不登陆的前提下那种重复推荐的情况会好很多。


不过同时也是因为没有无法记录浏览记录,对自己的使用也会造成一些不便。

不过很可悲的是,作为用户,我发现我没有选择,我只能选择这些大公司给予我的选择,而且由于这些大公司已经形成了很高的竞争壁垒,正常情况也很难打破,绝大多数用户如我,也只能任其鱼肉。

这个世界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美好,民主世界是很多时候是大资本垄断了人们的生活,而中国大陆等独裁世界是极权垄断了人们的生活,区别只是民主世界的人多一些喘息的空间,多一些抗争的自由,多一些上升的可能等。

我本人从未看过头条,也没用过抖音,直到最近tiktok在美国面临被制裁才让我关注起这项应用。

实话说,这个应用还是相当了不起,光是在2019年的美国,就有近五千万的下载量,在美国年轻人中的使用率更是达到了近50%。而且在2019年,其全球下载量达到15亿,位居第一。

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有一个中国应用在各大世界互联网巨头的夹缝中取得如此成就还是值得敬佩的。

然而有一点我是觉得非常不合理的,tiktok在全球除中国以外的下载量已经高于国内抖音、头条了,而且在许多国家都能达到免费应用类排名第一的地位,也就是说在全球许多国家及地区,tiktok都没有明显的竞争者,正常来说他可以选择不在中国挣钱了.

说白了就是他可以选择像Google、facebook这些世界互联网巨头一样,把中国的业务卖掉,专心做全球其它地区的业务就好了,他为什么会顶着在全球各地被封的风险,也不肯放弃区区一个中国市场呢。


UfqiLong

它并不像阿里、腾讯、华为、中兴这些,在其相同领域在世界其它地方已经有大佬级的对手,而没有办法放弃中国市场,以前这个可以作为辟谣有中共权贵资本注入并控制这些企业的依据。但是对于tiktok来说这个依据的基础就不存在了。tiktok宁愿冒着放弃美国、印度这样巨大市场的风险也不愿与中国市场分离让我觉得它也是被中共权贵资本所控制。然而如今,中共权贵资本控制已经做得相当隐蔽,不像当年阿里是有比较直接的信息。

虽然tiktok在全球的成功表面上是一件为中国争光的事情,但是我还是非常厌恶并且不推荐这类应用。信息传递的方式主要有三种,文字,图像和视频。

其中效率最低的就是视频。在看视频的时候,人会得到更多的灌输,同时需要更少的思考,而且由于视频变化的快速性,大脑会长期适应不去思考暂时没有理解的地方。

长期大量看视频的人的思维能力一定是下降的,而且长此以往,不光是看书也会看不进去,就是长一点的文章都看不进去,这种伤害甚至大于看微博那种碎片化的文字信息。

在搜集tiktok资料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对于其创始人张一鸣从来不使用抖音和头条的报导,但是同时也看到了一些说他是头条重度用户的官方辟谣。

这种报导引起了我的兴趣,然后我去看了一下一些对张一鸣的采访和报导,发现其优良的品质有一条备受推崇的就是延迟满足,甚至还把作为他可以自律的前提。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一个人需要先能自律,才能延迟满足。其实延迟满足最初的模型来源于其创始人沃尔特·米歇尔的一个设计,20世纪60年代,他设计了一个著名的关于“延迟满足”的“棉花糖实验”,就是对小朋友说:盘子里有棉花糖,你如果肯多等待一会儿,可以给你两个。如果你不能多等一会儿,就只能拿到一个棉花糖。15分钟后,实验人员发现,只有只有30%的孩子可以等到15分钟。


多年以后,米歇尔偶然发现,这30%的孩子人生各方面表现更好。这30%的孩子正是由于其自制力的优秀,才到到了延时满足的结果,而他们这种优秀的自制力是导致他们人生表现更好的原因之一。

如果张一鸣在很多时候都可以做到延时满足,那说明他有着惊人的自制力,而这一点与其它许多对于他的报导也是符合的。

然而我认为一个非常有自制力而且能够经常做到延时满足的人是很难成为抖音或者头条这种快餐文化的重度用户的。因为快餐文化是反自制力的,就是要及时行乐,我一看到我感兴趣的我就看,这种满足就类似于那些每次只吃一个棉花糖的小孩,而且因为它还很短,所以这个兴趣可以被反复多次的满足,长此以往,自制力就被摧毁了。


UfqiLong

作为张一鸣本人,我深信他相当明白这一点。另外我还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那个官方辟谣不是张一鸣本人辟谣的,而是一个叫李亮的副总裁出来辟的谣。
如果张一鸣本身是头条抖音的重度用户,他手指一划15秒自己辟个谣有多方便。当然谁辟谣并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一个自制力极强的人同时又是快餐文化的重度用户的逻辑太难成立。我觉得这就有点像制度贩毒的大毒枭,他自己几乎不用毒品,都是给别人吃,别人一开始吃的欢快后来废了,他自己却挣得盆满钵满。

我以前看火影忍者漫画里,当佐助多年有第一次见到他哥哥鼬的时候,鼬使出了月读和天照两个写轮眼超高级的忍术,佐助不光没见过,估计连想象都没想象到过。当时鼬对佐助说了一句话我映像深刻:“人实际上只是生活在他自己所认识的世界里。”

说通俗些就是我们的世界观是以我们自己认识的世界为基础的,而实际上的世界很可能并不是我们所认识的样子。

当头条抖音这类软件通过算法让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感兴趣的内容,那些我们本来不知道不会不感兴趣的内容我们都看不到了,久而久之,我们就会以为,我们的世界就是我们感兴趣的这个样子,却不知道这个世界实际上并不是我们所认识的样子。

因为大家对世界的认识离其真实面目的距离越来越远,所以不同人之间的世界观的差异也就越来越大,于是想找到一个三观一致的人就变得越来越难。而且由于思维能力的下降,就算因为兴趣相投而三观接近,但是当彼此之间出现问题的时候却无法找到问题根本所在,也就很难做到有效沟通,最终也是不欢而散。

不是所有大多数人都会喜欢的事物就都是好的,有时候它甚至可能是邪恶的。就比如Porn,绝大多数人都喜欢,但是它真的谈不上是个好东西,沉迷其中一定不会有好的结果。希望大家远离头条抖音这类快餐文化应用,多看长文多看书。另外对于下一代,由于这种快餐文化的普遍性及便利性,培养其能抵御这类精神毒品的自制力就变得更具难度。

+头条 +世界观 +张一鸣 +三观 +世界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