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到无形,Best as Air

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是一种进步的原动力,尽管做到完美和极致有些偏执,但Intel就是那么执着地要No.1,还有奔驰汽车的广告语“The best or nothing( Das Beste oder nichts)”,中国移动通信的“臻于至善”,还有我们在 -gMIS 和 -GWA2 的技术团队时强调的“起步就与世界同步”。

抛弃中庸吧,去追求极致。

最好的(the best)会是什么样子的?我的回答是“无形的(shapeless)”。在“读“男不入川,女不入藏”文忆罗素人生三追求(-R/s2Sj)”文章时,写道年届不惑,或已近知天命、耳顺之年。今尝试回答一个“知好歹”的简单问题。

“不知好歹”是长辈批评孩子的一个常用词汇。其实很多成人未必能够回答什么是“好”,什么是“歹”,如果有,可能是笼统和抽象的“真善美”。如今思考,好的东西应该是“无形的”,这种无形不是没有具体的形态和可度量的长宽高,而是这样一种“无形”——用到它时,它能够近乎完美地完成心中预期,不用它时,它就像空气一样无形。空气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这个话题触发于网上一个技术测试”闲的蛋疼,安装了五个流氓软件,看它们最终谁能压得过谁(-R/g2Sr)”,这让我再次想起自己用了几年的  -avg  ,从来都是那么安静,没有弹窗,也没有傻愣的“你的开机速度击败…..”的无聊。 它总是在那里,忠于职守,近乎完美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不做任何“干扰”,与那些流氓软件比起来,真应该让人点赞。

我理解的好的,就是 -avg 这样的。

稍微回想一下,我觉得在软件方面,还有一些像 -avg 一样,我曾经在“如何打造一台清爽的电脑/Make a clean and clear runtime for pc(-R/12TX)”做过一些推荐,那些软件几乎都遵循了这样的准则, 如 -7zip , -google  ,  -potplayer  ,  -notepad++ , -wordweb  等等。

在PC上播放3D影片,这是个有极高要求的技术活(-R/Q2Sv),计算机软硬件支持情况和纷乱的3D格式,让一般用户很难体验到。然而在 -potplayer 这里,一切都是浮云般流畅。 它如此的好用,各种格式的音视频,皆行云流水,以至于当朋友提醒我有新版本了,可以升级一下时,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家伙还可以再“好”吗?

不独是软件,有些服务也有这种特征,比如几年前曾经有段时间用动态DNS服务,国内的有个叫Oray服务,用了一阵子,各种问题,各种钻研,仍时不时不能用,有些是其自身问题,有些是超出其能力之外的,总是不能满足预期;后来改了 dyndns 的服务,一晃一年多过去了,只有该续费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家伙一直在工作着,从未让人操心,从未让人失望——这就是“好的”

Nokia的手机是这样吗,除非自己弄死它,或者丢掉,或者换掉,它总是那么坚挺地工作着。每每都能满足预期地完成任务。

Sony和Sanyo的电视机是这样吗,IBM的ThinkPad是这样吗,能够换几拨主人,依然坚挺地活着,履行着职能。

拐弯到朋友是这样吗?好朋友,想起他,在一起的时候,求他办事时,当自己的事办, 不在一起时,可能也没有过于亲昵或者频繁的互动,淡如水?甜如蜜?

用PC的人也许会遇到麻烦,但能够遇到CPU的问题的,少之又少;开奔驰的车,我还没有,是否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中国移动的服务,也基本趋于“至善”?

喷泉的高度高不过水塔,去追求完美和极致吧;抛弃中庸,扔掉辩证法,执着地追随内心的呼唤,出发,在路上,再出发….

为何那些流氓软件,那些丑恶的事物一直存在着?为了映衬美好这样的狡辩是站不住脚的,或者可能是用户的认知和思考,没有认识到可以有更好的,也没有这个想法或者途径去接触更好的。固有的习惯?群体的迷茫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会生活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好到无形,Best as Air

  1. wade lau says:

    太上,下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 老子《道德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