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久安之本与繁荣昌盛之道

进二十年来,开这个Blog网络日志,很少写政论文章。专业不搭,也无所积累,所以能写的主题大致都是计算技术相关的,偶尔也会夹杂一些生活随笔。虽然也有一些历史杂记,多几篇都是读着觉得不错,就转载来了共享之。这次打算开一个较为宏大的题目,写写对国家社会宏观层面的一些感性的认识。所谓处江湖之远,忧庙堂之高,以期有后进小生在参政议政之前,能够读到,大家多一些共识,少一些分歧,善莫大焉。

促使我动笔斗胆写这篇的,还有下面这一笔要记录下来。2022年8月2日,在几十万人的瞩目和网络跟踪下,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罗西的专机22:40分按预期顺利降落在台湾台北松山机场。原本叫嚣着一旦南希佩罗西的飞机试图进入或者降落台湾台北,中国政府将使用武力战斗机伴飞或者将她的专机驱逐驱离或者击毁击落,并没有出现。
“玩火自焚”、“搬石头砸脚”、“后果自负”、“拭目以待”各种嘴炮战足足喧嚣了半个月,然而时间到了之后,一切都没有发生。美国说到做到,议长访台就去访台,而中国政府除继续发新闻稿“严正抗议”外,再无实质作为。一时间滑天下之大稽,颜面尽失。诚如满清名臣左宗棠所云:“说硬话,办软事,实乃误国之贼也”。
尤其国内民众对“中美开战”事件,高度关注,微博平台 weibo.com 一度因此大流量冲击而崩溃宕机,这是流量高峰期的春节晚会期间都不曾有的网络故障。(后经多方信源披露,此次站点及应用崩溃,是主动关停进行舆论控制的行为,非是流量太大而不足以承载。)

人类社会发展文明进步,从原始狩猎,到发明和制作更多工具得以筑屋定居、驯养动植物,从而完成原始社会向农业社会的转变。在漫长的几千年的农业社会发展中,借着蒸汽机的发明和创造,人类从牛耕人织的农业社会迈入工业社会。
在知识的传播、思想和科学技术的大道上,人类发现了电子,创造了电力,从而实现了从蒸汽工业时代迈向电子电气化时代。
电气时代后期,人类又一次发明创造了信息社会,万物互联,地球村形成,全球一体化、大一统,势在必行。
这个简短的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始终是发明创造和使用工具,是科学技术。科学技术的发展,其先导往往是思想和文化。思想和文化引领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技术又反向推进着思想文化的进步。

现当代的科技发展史已经证明,只有在自由的无拘无束的思想氛围中,发明创造才能成为可能。发明创造首先是在思想上没有禁区,可以天马行空、肆无忌惮地空想、假象和幻想,然后依据现有的科学理论和技术工程条件去验证、去应用、去转化。
或者可以较保守地说,越是自由散漫的思想环境和社会氛围中,发明创造也就越是积极活跃丰富;反之,越是压抑钳制的境况下,发明创造也就越是消极低微稀落。
在思想封闭文化愚昧的地区或时代,以科学和技术为代表的生产力也是低下的;相反,在思想逐步开化或者文化稍微宽松多元的地区或时代,生产力会随着有明显地进步与提升。
我们的读历史,或者生活直接感受,能够发现,现在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的速度,比之前一代或者几代要快的多得多。

自由的社会环境的获得并不会天生的,而是需要处心积虑地创造。这可能源于我们作为人的本性,在生物系的食物链的顶端,我们的基因里似乎早就写死了要控制、要把握、要征服。而自由社会往往需要让步、要容忍、要妥协。人可以去征服一座高山,攻克一个科学难题,但不能征服、控制另外一个人;同样地,一群人可以填海造山,上天入地,但不能征服、控制另外一群人。

当我们人类在生物系抵达食物链的顶端时,对手已经只有我们的同伴了。是尊敬对手和谐共生,还是彼此搏杀你死我活,两种不同的选择就演化成了自由社会和专制社会,私有制社会和公有制社会,民主共和社会和君主独裁社会。这种差别同时也体现在强调个体权利的右派和强调集体利益的左派之间,也体现在是人权大于主权,还是主权大于人权的回答上。
专制社会与自由社会是有天生的“不共戴天之仇”。这主要取决于两方面的原因:
1. 专制社会的本身的排他性和对权力的无限贪婪 ,
2. 民主社会对专制社会的掐尖与收割。

专制社会排他性——一神论的政教合一

几乎所有的专制与极权社会都需要控制舆论,通过对舆论的控制,消除不同政见,消灭不同思想、文化,实现对人的思想的集中统一的控制与管理。所谓“洗脑”,是一个很形象的说法,不允许众说纷纭,只能一个核心思想、一种声音腔调。凡是与之不同的杂音,都需要消除,而且是肉体的消灭。
这种认识和行为,不但在政权内部、领土之下是如此,打开国门放眼全球,专制独裁者也看那些人畜无害的民主社会个个都不顺眼,乱七八糟的人,乌烟瘴气的事——世界人民始终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些林林总总在急于扩大自己的领土征服更多臣子的祸心下,一副世界大同人类救世主的面目出现在国际社会的舞台上,表面光鲜、辞藻华丽,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听起来,都很蛊惑人心。

无论是家里有矿,还是通过某种生意,专制独裁政体一旦获得了一定的经济发展,必然将触角伸向外部世界,攫取更多的领土和奴隶。这是对权力具有无限贪欲的领导集体的毕生追求,也是维系这个专制独裁整体继续运转下去所必需的。
尽管每一个专制独裁政体的实质都是纸老虎,但就一时一地来说,世界往往拜服于它的淫威之下。一是它总是通过宣传系统把真实问题掩盖的很密实,二是它得以立足的军事武力在一定程度上让人无法直视。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专制独裁社会没有或者较低频次的发明创造,专制独裁政体基于科技力量的军事武力会逐日退化、弱化,但由于密不透风地宣传管制,外界只能凭空猜测。
尤其是,当面对诸如民主社会这种对手时,要大多数民众投票决策,大众看到和听到的都是专制独裁社会外表多么的光鲜,现在让我们去跟它开战,把握有几成?
不到万不得已,人畜无害的民主社会是不会去主动开战的。

所以,专制独裁政体害怕的不是民主社会,它的真正的敌人是另一个专制独裁社会。如同两个黑社会团伙一样。另一个专制独裁社会可能在外部的另外一个地区,也可能是在内部的某个团伙,多数情况下,专制独裁社会会被另外一个专制独裁政体社会吞吃掉,或者内部的另外一个团伙取而代之,循环往复。整个氛围就是丛林发展,弱肉强食,成王败寇。
除非它得到民主社会的接管与救济,经过漫长的过度与成长,逐渐蜕变为民主政体社会。

民主社会对专制极权政体的人才掐尖与财富收割

民主政体社会,可以用人畜无害来形容的,源于她的决策是公开而透明的,允许思想文化的多元,允许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乱七八糟,乌烟瘴气。
“尽管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力。”
自由社会对个体的无限友好,持续地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只此一点,自由社会便有了对专制社会悄无声息地“打击”——专制社会精英人群持续移民出,社会财富持续流出。

人群的觉醒,良知的启蒙,对自由的向往,专制社会顶尖精英人才持续流向自由社会。
互联网络的普及与发展,极大地促进了信息的流动的速度与效率。越来越多人的可以较低成本轻易地获取事实或真相。基于正确的逻辑推理和事实与真相,越来越多人会逐渐觉醒,逐渐对基于公有制的专制独裁社会的失望,直至彻底抛弃。
而且越是受教育年限长、受教育层次高的人群,对基于公有制的专制独裁社会越是更早地认识到其与人类文明社会发展背道而驰,与普世价值格格不入。

于是一些个体,在某个顿悟的清晨,开始选择用脚投票计划肉身翻墙——移民。这类人通常都是具有一定知识储备和科学素养的人才,而且同时具备一定的财富。如果类似的人群日渐增多,无疑对专制独裁政体来说,是一种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式的损害。
历史上,太多类似的例子,尤其是近现代,精英人群不断涌向自由社会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即便是专制独裁政体的主要领导者,也会考虑在自由社会为自己谋划后路、退路。
这背后的原因,既有良知的启蒙、认识的觉醒,也有对公有制的失望,对自由社会的向往。

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专制体制个人朝不保夕,社会财富不断流向自由社会。
专制独裁社会的立根之本是公有制,也只有如此其才能立足。
只有将所有生产生活资料都“公有”——归属于某一级权力所有者之后,其他人才会因为失去所有赖以生存的生产生活资料(土地、资本等),而不得不像奴隶一样依附于权力所有者,以期获得必需的生产生活资料。
尽管随着人类文明整体的进步,专制独裁政体做出某种媾和与让步,允许奴隶小量或局部的拥有一些非必需生产生活资料,但也伴随着高压恐吓政策,宛如一把悬在头顶上的利剑,随时劈向那些拥有私产的奴隶。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看清了专制独裁社会的本质之后,精英人群,不管是专制独裁社会中的奴隶,还是参与其中的“奴才”——各级管理者,都逐渐总结出一套从专制到自由的成功之路。而且这一成功模式是可以复制,也不断地在被复制和传播中。
从专制社会到自由社会的个人成功模式:
1.努力学习——2.出人头地——3.赚取权力或与权力媾和——4.权力变现为金钱财富
——5.设法转移财富到自由社会——6.肉身移民——7.颐养人生

这对专制独裁来说,几乎是一种釜底抽薪式的打击,日久天长,再丰富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财富,也会被这种蚂蚁搬家式的财富转移给掏空挖净。曾经的帝国荣耀最后只剩下白茫茫一片,一地鸡毛。

至此,专制独裁社会自创立第一天起就开始衰落,出道即巅峰。背后的原因是:
1. 扼杀异见,扼杀创新,从而消灭或者基本消灭发明创造,基于科技的生产力不增反减,开始逐日下滑,军事武力随之式微;
2. 自由社会不断地吸纳专制社会的人才,抽取其财富,专制社会不断地沦为明白事理的统治层和不明事理的暴民奴隶。而明白事理的统治层又各自在自由社会谋划自己的退路和后路。

如果没有自由社会的救济,专制社会中的统治层会逐渐转移到自由社会,专制社会最终会只剩下一群暴民奴隶,他们中彼此会继续厮杀,产生新的统治层;新的统治层继续在吸取财富后人财一并转移到自由社会;剩下的暴民奴隶继续彼此厮杀,产生下一代新的统治层, …. 循此往复。
生活在暴民努力中的人群,像打怪升级的斗争一样,在精致的利己主义下,披着天下为公的外衣,努力赚钱赚学分,争取早日从专制社会毕业,升级转身到自由社会中去。
没有自由社会的救济,专制社会可能是长夜一千年、一万年,永无天亮之时、光明之日。
而自由社会的人群,除了同情恻隐之心,有何动力去解放救济他们呢?

只有一种可能,某个专制社会的统治者权力欲望无限大到要领导世界时,就会动手去“解救”某个自由社会。这个时机,就是自由社会反向救济专制社会的良机。
如前述所言,专制社会尽管表面上光鲜亮丽威猛刚毅,实则是纸老虎,但独裁者信赖下面人一直报来的好消息,以为真,就会膨胀到动手开战。实际上,没有发明创造基于科技的生产力逐日低下,低下的生产力是无法造就强大军事武力的。
一动手就露怯,无论是军事武力,还是国力财力,专制社会都无法对抗自由社会,这也是全人类的希望所在。
我们也殷切希望,在每一个被动出击的时刻,自由社会能击败独裁者,彻底地将一个专制社会救济成自由社会。
如此善莫大焉。
长治久安之本在于容忍异见、尊敬对手、妥协谈判,
繁荣昌盛之道在于鼓励创新、保护私产、捍卫人权。

此条目发表在社会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