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视物模糊诊断为白内障需要手术治疗

时光在病态疫情防控中过得忽快忽慢。这期间排除困难去北京同仁医院问诊了眼睛视物模糊的病症,初步诊断为核性白内障,需要进行手术治疗。本篇尝试记录这一前后历时两个月的眼睛白内障手术治疗过程。

当全世界的外国都翻过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这一篇之后,只有中国还在由于“中国特色”而不得不进行各种自杀式地防控——尽管检测出的病例中,70%以上都是无症状感染者( 2022年11月22日0时至24时,北京新增388例本土确诊病例和1098例无症状感染者,重庆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215例和无症状感染者6728例,广东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53例和无症状感染者7951例 )。无症状感染者是一个极具艺术的描绘,言下之意是这种病毒是不通过专项检测就无法获知被感染,就是说它对人体没有任何影响,不会导致人体有任何不适的症状。那么,对这种人畜无害的病毒还进行自杀式地封城禁足防控还有什么意义呢?病毒一直潜伏下去不发作,直到人体自愈,可以算作良性吗?

不过翻开我国不算长的历史,全民捕杀麻雀这种无厘头的运动也搞了四五年,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搞个七八年也不算太过头。可怜吾国吾民,遭遇此大不幸。上次写生活类的记录还是三个月前: 长治久安之本与繁荣昌盛之道( https://ufqi.com/blog/long-peace-and-prosperity-flourish/ ) 。

2018年底、2019年初以来,个人感觉眼睛看不清东西了,尤其是近两年,情况越来越糟糕。2021年夏天回江苏常州,通过调整近视眼镜度数也无法改进视力后。验光师建议前往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由于疫情防控,出行各种受限,2020年夏秋、2021年春天分别前往医院眼科进行检查。
没想到眼科检查可以细分到七八十来项,而越是到后期,关于眼睛的各种检查项目越多越细,比如确诊为白内障需要进行手术时,术前的眼睛检查多达十好几项,检查的各种费用几乎占到手术费用的1/3到1/2左右。

起初的眼科检查,分别在北京潞河医院(前期1次问诊)和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 前期2次问诊 ),各种检查指标均显示眼睛正常,佩戴近视镜后的矫正视力 0.7 左右,在可接受的范围,无需做进一步的介入治疗,也不可诊断为白内障疾病。

及至2022年春夏,视力感觉进一步下降。散步时无法看清对面来人的脸部,认不清人。孩子放学时,接孩子认孩子无法看清脸,需要靠衣服的颜色来辨认哪个是孩子,如果哪天都穿了校服,就看书包或者鞋子的颜色。更有甚者,一张圆桌上用餐,看不清坐在对面的人的脸部,认不清人。
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结合网上搜集的资料,所遇到的情况很可能是白内障的早期表现,视物模糊。于是本人再次就医( 前期3次问诊 ),2022年夏天挂号北京朝阳医院的眼科专家号,主任医师看完了初步诊断,眼科各项指标正常,但晶状体轻度浑浊(白内障的学术说法或者指标?)。
医生建议可以考虑进行白内障手术,清除浑浊的晶状体,而且提示目前受疫情影响,全国各地患者无法轻易进京看病,该院目前手术排期较快,请考虑。关于做手术,对自己动刀子,还是没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毕竟是眼睛,心灵之窗容不得一丝半点的马虎。可视力下降已经是可以感知到的速度了,看不清电视上的人了,看不清电脑屏幕上的字了,几乎脸要贴在屏幕上了也看不清了。


第一次问诊。迫不得已,本人再次突破疫情防控,前往北京同仁医院眼科进行复查。眼科细分下的白内障门诊的何渊医师的号很难挂上,网页上的资料介绍,她经手的白内障病例已经9000多,很快会突破一万例,多次尝试还是有了。
何渊医师对本人的首诊进行的很快( 后面才觉得快是常态 ),矫正视力有 0.6、0.7 是可以接受的,眼睛各项指标正常,除了晶状体轻度浑浊。目前不建议手术,需要再观测白内障的发展情况再决定是否手术。

于是找到不对自己动刀子的理由,继续在模糊的世界中挨下去。同时辅助的点滴医生推荐的一款中药眼药水,希望能有所改善。不过刚滴了几次,就差不多扔了,本来就对中药不信任,这种药水加重了本人的这一认知。
苦挨了两个月,考虑到视物模糊已经严重影响了学习、工作和生活,2022年9月决定再次去北京同仁医院复查视力。

第二次问诊,2022年9月中旬,再次挂了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何渊主任医师的号,复查白内障症状。
这次复查矫正视力已经没有 0.6、0.7了,而是下降到0.3,0.4,医生看了晶状体,的确是浑浊了,但还是不能确诊,于是进一步地开列了七八项眼科检查项目。叮嘱这些项目做完,有了结果之后再次问诊,基本可以决定是否需要手术。

第三次问诊,北京同仁医院,何渊医师看了各种检查结果,排除了近视、散光、青光、眼底、眼压、泪道、玻璃体、结膜、角膜、巩膜、视网膜等各种干扰因素,锁定视力下降视物模糊是由于晶状体浑浊一个成因导致的,进一步地推断,如果进行晶状体摘除和人工晶状体植入大概率可以有效改善视力。
医生建议可以考虑做白内障手术,现在轮到患者做决定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似乎没有第二个选项了,于是选择决定做手术。
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不是安排手术时间,而是开具了更大更多的眼科手术前检查项目。
更出乎意料的是,在这些检查项目做完之后,也不是安排手术时间,而是要先去看内科医生,进行手术前的会诊。

第四次问诊,北京同仁医院,在完成名目繁多的各项眼科术前检查之后,问诊了内科医师,根据其中部分检查结果,内科医生判断,该患者目前适合进行白内障手术。

第五次问诊,北京同仁医院,何渊医师看了术前眼科检查的各种结果,结合内科医生的适合手术的意见,开始讨论手术的安排。
一是人工晶状体的选择,通常有单焦点和多焦点的选择,进口和国产的选择,医生会根据患者的各种检查数据,推荐1-2项选择,对于多数人来说,单焦点的国产足以满足需求。
关于晶状体的选择,网上有很多资料,只是当时本人并为此做功课。
不过遗憾的是,人工晶状体没有收缩扩张的能力,不如母体自然生长的晶状体,既可以读书看报,也能够远眺群山。人工晶状体要么选择看清近处(无法看清远处),要么选择看清远处(无法看清近处)。
二是时间的预约,白内障手术被北京同仁医院被成之为日间手术——不需要住院,但需要走住院的流程。
紧接着是 2022年十一国庆节长假,手术被安排在过节后的第一周。

第六次问诊,北京同仁医院东区日间手术中心,下午的白内障手术,通常要求上午11点半前去办理各种术前的手续,排队排号大致的时间段。
真正漫长的流程是从下午手术登记开始,然后是各种名目的再次检查、等待。包括血压、眼底、视力等等,当然还有核酸——疫情防控需要。
进入手术区后又是一系列的检查和准备,各个环节几乎都有不同程序的点滴眼药水的操作。
单例手术大约持续20分钟左右。
期间本人全过程都是清醒的,刺眼的高强度光束打到因麻醉无法闭合的眼睛里,而且要求不能随意转动眼球来躲避强光。本人也能感觉到角膜被切开的动作,甚至能看到晶状体植入后,稍稍移动一点,整个世界就跟随着转动。

直到此时,患者才能明白,在签署手术知情书时,读到的骇人听闻的描述不是瞎说胡说,而是真切的描述。白内障手术,也包含任何其他手术,都是对身体的一次有伤害的创伤,包括身体的和精神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选择。
这一点,在术后最初的24小时里,痛苦的体验尤其明显。
根据主刀何渊医师的描述,手术快结束时,机器从眼球中撤离过程中,我稍微转动了一下眼球,这样无知的转动,可能导致我晚上回去休息时眼睛有“磨”的感觉。

实际情况是,晚上回去后,眼部麻醉的麻药逐渐消散,眼睛开始疼痛肿胀,躺在床上几乎无法睡眠。辗转反侧的挣扎,无法找到一个舒服的睡姿,痛苦地清醒着直到凌晨3-4点钟,期间多次要求爱人反复看看术后注意事项。好几次疼痛到要连夜赶往医院处置,但最终忍住了没去。
无论谁再对你说,白内障手术是个小手术,无痛,请不要相信,那是骗人的。

第七次问诊,北京同仁医院,术后次日一早,还要挣扎着爬起来去医院做第一次复查。
正常人,无法体会到病痛中睁眼和闭眼这样的动作,会疼痛到出冷汗!
接下来是按时点滴眼药水,想象不到,术前术后的各种眼药水,足足有6-7种之多,而且每一种的点滴时间和次数又各个不同,几乎在术后一周的静养中,天天就忙着点滴眼药水。
术后48小时过后,不适感开始消失,睁眼闭眼不再疼痛,手术的左眼惊奇地能看清世界了,久违的,高清的世界,全都是高清大片的感觉!
这种能够清晰明亮地看到世间万物的观感,可以抵消之前的种种痛苦煎熬。

由于初期睁眼闭眼都疼痛难忍,索性就躺在床上不触痛处。迫不得已需要饮水,上洗手间等,就紧闭双目,抹黑盲人一样前往。切实地体验到盲人生活的不便和健康视力的可贵。
两相比较,盲人世界与明亮世界,简直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差。
这也似乎能体验到在 weibo.com 上,武汉医院的艾芬医生因为在 爱尔眼科医院做的晶状体植入手术失败,而痛恨万分。这也能理解,北京同仁医院何渊医师在实施白内障手术前,多批次大量地做各种检查和进行会诊的必要性。甚至在首诊时,视力还能凑合时,不建议患者进行手术。

第八次问诊,术后一周的复查,向何渊医师报告体验良好。手术的左眼睛进步到高清时代,未手术的右眼还是一片模糊。
于是预约对右眼的白内障手术,处于安全考虑,左右眼选择大致相同的晶体和参数。
补做术前检查血液常规,再加上疫情防控的核酸。

第九次问诊,第二次白内障手术,右眼。
由于第一次的经验教训,这次手术全程积极配合,忍耐,不敢再转动眼球,尽管机器的强光依然很强烈。手术完成也是出了一身的汗水。
尽管这次何渊医师说一切顺利,没有提醒任何异样。但术后回家休息,晚上依然有疼痛难挨的感觉,所幸疼痛的烈度和持续的时间,都较上次左眼有所减缓和缩短。

第十次问诊,第二次术后次日复查,右眼。
一切顺利,尽管术后次日,睁眼闭眼的动作,仍有疼痛感。
术后48小时后,不适感消失,左右眼宛如高清望远镜。美好世界重新映入眼帘,本人已经记不得上次看到如此清晰明亮的世界是什么时候了。
九九归一,十全十美。

第十一次问诊,第二次术后一周复查,右眼。
一切顺利,说些感激的话给何渊医师,询问怎么赠送“秒手回春”的锦旗。医师回答不需要,在何渊医师的相应网页下点赞回复评论。医疗也越来越数字化。
关于人工晶状体无法远近视力兼顾的情况,可以通过佩戴眼镜进行辅助。

至此,漫长的眼睛视物模糊诊断为白内障需要手术治疗过程完美成功。前后历时大半年,经历了四家医院,多位医师。主体在北京同仁医院,前后问诊十一次,历时两个月。她们都很专业、敬业,也很辛苦,中国人太多了,而医疗资源与患者又产生了严重的错配。

当本人在电脑面前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距离最近一次右眼手术已经过去差不多一个月了。本人选择的晶状体是看近清楚,所以已经不需要佩戴眼镜了。可以当我需要看远处的电视,或者窗外的风景,或者外出驾车时,还需要戴上眼睛。

根据医生的建议,未来还需要两个月,视力才能恢复稳定下来。这期间还要注意用眼卫生,避免剧烈运动,静养为主。
希望明天会更好。

此条目发表在社会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