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南航空海航帝国:万亿终是一场空..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05-07 , 3849 , 101 , 95

[编按: 转载于 腾讯微信/ 你兽爷 兽楼处 , 2022-05-06。兽爷丨万亿终是一场空。]

2020年12月上旬,海航董事长陈峰带着未婚妻悄悄从海口过了轮渡,连夜驱车去深圳。他准备从深圳过关,前往香港。通关未遂,他被留在了深圳。这次出行也没有跟组织汇报。他后来解释说,自己未婚妻是香港身份证:
去香港是要跟她去领结婚证的。

2020年2月底,工作组进驻海航后,创始人陈峰跟这家公司终于渐行渐远了。他似乎还是不甘心,经常给老领导写信诉苦。在这期间,他还去了一趟东山岭拜佛。
其实最开始,他还每周召开一次海航安全工作会。不过会上讲的大家都不太爱听,讲禅修、讲因果,讲同仁十条,讲这家曾经世界一百强的公司:
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境地。

慢慢地,他已经讲不出什么新意。最后,拯救这家摇摇欲坠中国第二大民企的重担,都交给工作组了。
68岁的陈峰又一次   “退休”了。但工作组进驻后,他比以前还勤勉,每天很早到海口新海航大厦30层的办公室,晚上五六点回家,工作组每开完一个大会,他都要召集心腹开小会。
但就像2016年海航   “阳光宣言事件”之后一样,心腹也越来越少了,新海航大厦的30层,实际上又一次成为孤岛。

他去了一趟万宁海边的东山岭。宋朝名将李纲被贬海南后,据说在东山岭修行。不到半年,他就接到朝廷赦免,官至宰相。回去后他对东山岭念念不忘,常和人提起。海岛民间有了   “东山再起”之说。
后来东山岭成了很多官员爱去的地方。
陈峰也爱去。每到这种时刻,他总会去求佛。二十年多前他跟索罗斯谈投资,关键时刻他说自己在佛前   “说”了几嘴,最后索罗斯就爽快签约了。

这一次,爬完东山岭下来,陈峰或许也想着佛祖能保佑自己迎来转机。就像2018年王健突然去世、自己东山再起一样。
但到了2020年年中,随着对神秘   “八爪鱼”风险化解的推进,海航其实早已资不抵债的现状,已经揭开冰山一角。
或许预感到什么。后来有了那个香港的通关未遂。再后来,陈峰被公安机关带走。他的案子,已经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1
 
伴随着海航集团上上周日的一封   “风险处置相关工作顺利完成”的公告,历经两年多的海航工作组使命正式宣告完成:
海航工作组正式撤出了海航集团。

从2020年2月29日工作组进驻,再到2022年4月24日撤出,工作组在海航集团驻扎了近800天。
工作组的进驻,源于一封求助信。

-loading- -loading--loading-



2018年7月王健意外离世,陈峰重新出山。这家海南最大的民营企业,在陈峰带领下踉踉跄跄自救了一年多。
到了2019年年底,陈峰做了个新年献词,说过去一年,海航配合相关单位摸清了家底:
2020年是化解流动性危机的决胜之年。

现实并非如此。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疫情来了。海航连航空主业都陷入了危机,连续几个月发不了员工工资,甚至交不起航油费,无力更新航材,导致飞机不少都停飞了。
走投无路的陈峰,在2020年2月中旬写信向海南省政府求助。
这不是陈峰第一次给省政府写信。从1993年海航首飞,陈峰与海南副省长一起为乘客提供机舱服务开始,海航和海南一直同呼吸共命运。

十九年前,陈峰卯足劲大步前行,将美兰机场、新华航空等收入囊中。转头就遇上了非典,海航第一次亏损14亿多。很快,海南省政府15亿元注资表示支持。
然后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海航那年又亏了14个小目标,危难时刻,海南政府又一次拿出了15亿元注资。
陈峰在接受采访时曾感慨,搞航空公司是   “走上了不归路,下一辈子不来了,实在困难太多,能够搞成实属偶然”。
说   “实属偶然”略微夸张。海南政府的支持,其实一直未离开过海航。

UfqiLong

海航不仅是一家航空公司,也曾是海南一面旗帜。巅峰时它总资产总额超过1.5万亿元,年营收超过6000亿,拥有员工40万名。海南省2021年的GDP,也才刚过6000亿。
现在,海南志在打造国际自贸港,也经不起海航出事引起的风险冲击,中国的金融市场也经受不起。所以当海航出现流动性危机时,国开行等八大银行牵头组成了债权银行一致行动机制,给海航续了几百亿贷款。
陈峰给我说过这笔贷款。他说在2019年3月偿债高峰时,有上百亿资金缺口。他就去和天上财神借钱去了。

突然有一天,钱就从天上掉下来了,近百亿。
但这一次,窟窿太大了。

几百亿给到海航后,宛如船沉入海。债权人和   “财神”都慌了,他们成立了国开行为主的债权工作组,核心工作就一个,对海航的救助性贷款进行管理。
这些贷款用到哪里去了,海航管理层要进行报备。
央行和银保监会发现,办这事,离开地方政府好像不行,这一次收到求助信后,央行和海南省领导召集组织了很多部门,在2020年2月23日开了一个会。
他们判断这家国际瞩目的公司要出事了,尤其航空安全是重大问题,决定:
海南省牵头多部门配合派联合工作组进驻海航。

2


2020年2月26日,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成立。
工作组由海南省政府牵头,成员包括海南省官员,也包括中国民航总局和国开行等部门的干部。国开行是海航集团最大债权人之一。
组长是时年43岁的顾刚。这个在东北财经大学读完大学的陕西人,在北京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担任过上市公司财务总监。

后来他南下成了   “赶海人”。作为专业化人才被引进到海南,先后担任过海口国家高新产业开发区工委书记、海口常务副市长。
出任工作组组长时,他是海南省最大的国企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任海南医疗特区的博鳌乐城管理局局长。
常务副组长是任清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她,曾在多家大公司担任法务和商务高管,后来同样作为人才被引进到海口,担任过海口市副市长。

出任常务副组长之前,她是洋浦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
两位前海口副市长挂帅,一个财务出身,一个法务出身,海南省对于化解海航风险的重视可见一斑。
但当时,不管是中央部门,还是陈峰及其团队,还是债权人,对这两个年轻的正厅级干部并不以为然,但不到半年,他们都发现了,
工作组可以说集结了海南最精干、最市场化的干部。

工作组成立的前两天,他们研究的,是怎么以法制化、市场化的形式进驻海航,以什么形式参与海航的日常管理和决策。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四天之后,也就是2020年2月29日,他们进驻了海航大厦办公。顾刚和任清华被聘任进入海航集团董事会,分别担任海航执行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
进驻之初,领导和债权人给了工作组两条建议。

第一就是要保证航空安全,他们认为海航的问题在于把航空的钱挪走搞多元化投资了,现在把航空公司封闭起来,资金闭合管理就可以了;
第二就是要加速处置资产。陈峰说海航资产有2000亿,政府认为要解决流动性问题,就是抓紧卖资产,哪怕赔个几百亿,把负债降下来,海航问题迎刃而解。
工作组进去后才发现,海航的问题已不是从航空里抽钱保集团了,而是航空不一定能保得住。

当时,海航很多员工半年没发工资,员工士气低落,飞机不仅交不起航油费,甚至无力更新航材。
所以他们决定必须先稳定航空、先救航空,保证航空安全问题。但工作组一对账目,发现航空公司的报表也不对。航空公司对外说有3000亿资产,但相关的资产无法真实反映价值,大量都是往来和投资。
他们开始重新梳理海航集团的投资和往来,发现2300家公司的历史账务往来,高达上万亿。
由此可见航空公司可能已经资不抵债了。
紧接着,他们又发现公司账上受限现金非常多,上市公司可能也有问题了。工作组当即喊停了资产处置,抓紧做一件事:
摸底。


+一场空 +海南 +航空 +帝国 +陈峰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6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