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歌手刘欢的一场大病之后的感悟与转变-2..


2020-07-28 06:10 , 18

人一闲下来,身体的各种毛病就显现了,我才发现过去的那种生活让我的身体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首先是,体质不好,爬个楼梯都气喘嘘嘘的,干我们这行的,经常熬夜,所以晚上那一顿吃的特别多。 

白天在家睡觉,一天都不吃东西,也缺乏运动,人看起来很胖,但那是虚胖。

最要命的是,我发现我的腿出了问题,一开始是酸疼,再后来发现一个简单的翘二郎腿的动作都无法完成了。 

去医院一检查,确诊为“股骨头缺血性坏死”,医生说这主要是我喜欢喝酒造成的。 

似乎搞创作的人都喜欢喝酒,那种半醉半醒的状态下灵感最活跃。

我家里就有一个小酒吧,三五好友小聚或者一人独酌,是经常的事情,但这个爱好终于让我付出了代价。 

因为“股骨头缺血性坏死”是一种致残率很高的疾病,虽然可以手术,但手术是否能够成功,以及术后的效果,却是一个未知数。  

卢璐知道这件事,急得要命,赶紧从北京飞了过来,女儿也一下子变得懂事起来。    

   

这个病不能负重,凡是家里需要搬动东西时,她都不让我干。  

有一次她想把她房间里的床换个位置,就自己爬到床底下,趴着,扛着床,像只乌龟一样一点一点挪动,也不让我动手。   

有时候在外面吃饭,凡是吃到骨头之类的东西,她都会放进我的盘子里:这个爸爸吃! 

这样的时候,我总是很感动,也一次次觉得,有个女儿真不错。  

做手术的那天,女儿不顾我的反对请了假陪我,母女俩一边一个坐在我身边。 

女儿说:爸爸,你别担心,我有预感,你这个手术一定会成功,相信我,我的预感一向都是很灵的!

妻子说:我一点都不害怕,手术不成功,你就守着我呗,我给你买个轮椅,天天推着你出去玩去!  

听她们这么说,说实话,我也一下子放松了。  

有亲人在身边的感觉可以最大程度缓解人的紧张和忐忑,我可以说是和护士说着笑着进手术室的。    

   

一如女儿的预感,我的“关节置换”的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术后的第二天我就拄着拐杖下地了。

现在,基本上我已经能健步如飞了,除了不能从事剧烈运动之外,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UfqiLong

经过这场大病,我有一个深切的感受,就是在人生的关键时刻,那些被你奉为人生价值的东西,比如财富、名誉和地位,都帮不上什么忙。  

真正有用的,是那些一直被你忽视的东西:亲情的支撑、家人的陪伴和安慰。 

术后康复的那些日子里,我一次次想到这样一句话:爱是人生所有的意义。    

   

03                        

 重新上路没一切都和从前不一样                        

去年(2019年)12月底,女儿如愿以偿提前半年拿到了她最向往的大学的通知书,我比她还激动。 

女儿上大学住校,不再需要我们的贴身照顾,我的腿基本也康复得差不多了,我和卢璐又回到了北京。 

但是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首先是我对工作的态度,以前呢,我是什么事都想掺和,好像这个歌坛缺了我就不行了似地。

其实,我在美国这两年,歌坛不一样欣欣向荣新人辈出吗?    

现在我只选择性地做一些以前没做过的觉得有意思的工作,比如给电影写配乐,写写音乐剧什么的。

至于那些演出邀请,那些选秀比赛请我去做评委什么的,我全都拒绝。

因为这些对我来讲已经都是无意义的重复,名是挣不完的,钱是挣不完的,而人生却是有限的。

属于我的黄金时间已经不是很多了,我想留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作品下来。    

   

让以后的人,评价起刘欢,会说:喔,那是一个真正懂音乐、爱音乐的人,足矣。

我把身体健康当做了头等大事,我一直喜静不喜动,这对于一个中年男人来说真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但是现在我发现,没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如果一件事情你办不到,那只能说明你没有足够的重视。

一旦你真的重视了一件事情,了解其利害关系,咬咬牙,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    

   

回国之后我就给自己办了游泳卡,每周三次,一次45分钟,我风雨无阻,一次不漏。

即便是去外地出差,我也要事先打听好入住的酒店有没有游泳池。 

UfqiLong

这样坚持的效果令人吃惊,我的体重最高时达87公斤,现在我的体重是70公斤,得了好多年的脂肪肝也不治而愈。  

   

最重要的是每天都精神好,头脑清醒,不像以前,不管睡了多少觉,还是觉得提不起精神来。   

现在我把更多的时间用来陪伴家人,每周雷打不动要去看父母。

以前我觉得让父母生活得衣食无忧安稳舒服就是孝敬,其实父母根本就不在意吃什么好的穿什么好的。    

   

就像我爸总说:人老了,再好的东西吃到嘴里也没滋味了。

也就是儿子、孙女的陪伴,能够让他们真正感觉到开心,中国的父母含蓄又克己,他们心里的愿望是不会对儿女提出来的。  

拿我爸来说,我每次回去,他其实都是特别盼望,老早就站在楼下等。      

但当我对他说:爸,我说回来就会回来,你别到楼底下等我。   

他就会说:我哪是等你啊,我在楼下锻炼身体呢!   

每次我走的时候,他心里依依不舍,想送我,想和我多呆一会儿。   

但他嘴上永远是说:我正好要去取报纸,顺便送送你吧!  

哈,特别有意思。     

   

对卢璐,我也鼓励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说:你去做,我给你当后勤。

她现在和几个朋友经常在一起跳跳舞什么的,她每次跳舞,都是我开车接送。

她们跳舞的时候,我就给她们看管衣物、端茶递水,拿本书边看边在外头等。  

她的那帮朋友经常拿我开玩笑:哟呵,大歌星当跟班啊,我们这面子也太大了吧。     

   

她们这样说,我还挺高兴,真的,现在我特别喜欢做一个普通人的感觉:普通的儿子、普通的父亲、普通的丈夫。  

走过这么长的人生,经历过繁华荣耀,我特别想说的是:在你忙碌的时候,在你埋头赶路的时候,停下来,等一等自己的心和灵魂;     

   

了解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真正缺失的是什么。     

然后,调整自己的方向,再次出发,生命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供我们浪费。


+歌手 +大病 +手术 +东西 +人生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