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方快车谋杀案-24:第二部 第十五章 旅客的行李-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3-03-22 , 8111 , 116 , 47

听音频 🔊 . 看视频 🎦

东方快车谋杀案-24:第二部 第十五章 旅客的行李-2

她心肠的太太同情心一触即发。她立刻就去找美国太太聊聊。她的神经怕是受到极大的刺激,这一趟旅行早已搅得这个可怜的老太太心绪不安,何况还要久离自己的女儿。啊,是的,她这就去──箱子反正没锁──她要给她带点氯化铵去。
她拔腿就走。她的财物很快就检查完毕。她带的东西少得可怜。显然,她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帽盒里少了几只金属网罩。
德贝汉小姐放下书,注意着波洛的一举一动。当他问她时,才把钥匙递过去,看他拿下箱子,打开来,她说:   “你为什么打发她走,波洛先生?”
  “我吗,小姐?让她照料美国老太太去。”
  “说得多动听──借口而已。”
  “小姐,我不理解你的意思。”
  “我认为,你完全理解。”
她微微一笑。
  “你想留我一个人单独呆着,是吗?”
  “除非你硬要我这么说。”
  “还说硬要你这么说?不,我不承认。你早有这个主意了,对不对?”
  “小姐,我们有句古话──”“做贼心虚。你来就为了这话?你应该相信我还有点儿观察力和常识。由于某些原因,你认为我对这件可悲的案件是知情的── 一个我素不相识的人的死。”

-loading- -loading--loading-


  “小姐,这是你的想象。”
  “不,根本不是我的想象。我认为,不说真话,浪费了许多时间──说话不直截了当,而是转弯抹角,躲躲闪闪。”
  “你也不喜欢浪费时间,很她。那我就照着办:直接法。我要问你,我在叙利亚的车上听到的几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曾在康尼雅站下车去,你们英国人称之为活动手脚,小姐,夜里你和上校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你跟他说:‘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等事情全部结束,等那事情过去之后。’小姐,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非常平静的说:   “你可认为我这是指──谋杀?”
  “小姐,是我有问你。”
她叹了一口气──沉思片刻,然后象是苏醒过来似的,说道:   “先生,这话是有所指的,不过不是由我来说,我可以庄严地以名誉担保,这以前我从未亲眼见过这个叫雷切特的人。”
  “如此说来──你拒绝解释?”
  “是的,如果你这样理解──我拒绝。这是跟,跟我所承担的任务有关。”
  “一个已完成的任务?”
  “你这是什么意思?”
  “完成了,还是没有完成?”
  “你干吗要这样想呢?”
  “小姐,听着,我要提醒你另一件事。快到伊斯坦布尔那天,火车出了点小毛病,你焦急不安。小姐,你是个何等冷静,自制力又很强的人,可你失去了冷静。”

UfqiLong

  “我不想误了我的下一趟车。”
  “这是你的说法。可是小姐,东方快车本周每天都有,即使误了一班车,只不过误了二十四小时。”
德贝汉小姐第一次露出要生气的样子。
  “你根本不知道人家有朋友在伦敦等着,误了一天就会失约了,这要使人多着急。”
  “哦,是这样吗?朋友等你,你不愿使他们等着急?”
  “那还用说。”
  “可是,奇怪的是──”“有什么奇怪?”
  “这趟车,我们又耽误了。而这次情况更严重,因为你不可能给朋友发个电报,或通个长──长──”“唔,正是。你你英国人管它叫多有电话。”
玛丽·德贝汉小姐不由自主地微微笑了起来。
  “干线电话。”
她纠正道,   “正象你所说的,双方既不能通电话,也不能拍电报,实在令人焦急。”
  “可是,小姐,这一次你的态度可大相同。你上点也不着急。你镇镇自若,沉着从容。”
玛丽·德贝汉咬着嘴唇,脸窘得通红,她再也笑不起来了。
  “小姐,你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
  “很遗憾,我可不知道,还有什么需要回答的。”
  “说明一下你前后神态变化的原因,小姐。”

  “你不觉得这简直是鸡蛋里挑骨头吗,波洛先生?”
波洛推开双手,做了个歉意的姿势。
  “这或许是我们铸侦探的弱点。我们总指望一个人的态度始终如一,我们容不得情绪变化无常。”
玛丽·德贝汉没有回答。
  “小姐,你对阿巴思诺特上校很了解?”
他设想,话题这么一转,她要平静下来的。
  “这次旅行我第一次遇见他。”
  “你是不是有理由怀疑,他可能认识雷切特?”
她断然地摇摇头。
  “可以肯定,他不认识他。”
  “有什么根据可以这样肯定?”
  “从他说的话里。”
  “可是,小姐,我们在死者的包房的地板上捡到一根烟斗通条。而阿巴思诺特上校是唯一用烟斗的人。”

他紧紧地盯着她。可是她显得既不惊讶,也不激动,只是说:   “没有的事。荒谬之极。阿巴思诺特上校是世上最不会跟谋杀沾边的人──尤其是这种戏剧性的谋杀案。”
这种观点和波洛的想法多么的合拍,但是他嘴里却说:   “我得提醒你,小姐,你对他并不十分了解。”
她耸了耸肩。
  “对这类型的人我有足够的了解。”
他非常柔和地说:   “你还是不愿告诉我‘等那事过去之后’这些话的含义吗?”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她冷冷地答道:   “我再没什么可说的。”
  “那也没什么。”
波洛说,   “反正我会知道的。”
他鞠了个躬,随手带上门,离开了包房。
  “朋友,这明智吗?”
鲍克先生问,   “你这是促使她提防我们──通过她也使上校警惕起来。”
  “朋友,你想要逮兔子,就要往洞里放只雪貂;如有兔子,就会跑动。我用的就是这个办法。”
他们进了希尔德加德·施密特的包房。
这女人早就作好一切准备,站着。她毕恭毕敬,脸上却冷冰冰的毫无表情。
波洛对放在座位上的小箱子里装的东西匆匆地扫了一眼。然后他招列车员从行李架上搬下另一只较大的箱子。
  “钥匙呢?”
他问。
  “没锁,先生。”
波洛打开搭扣,掀起箱盖。
  “啊哈!”
他转身对鲍克先生说,   “可记得我说过话?往这里瞧一瞧!”
箱子上层摆着一件匆促卷起来的褐色的列车员的制服。
德国女人那呆板的表情霎时大大改了样。
  “啊!”
她嚷起来,   “这可不是我。我没放过。打从一离开伊斯坦布尔,我就没留意过这只箱子。”
她哀求地轮番打量着三个人。



优美的自然景色壮观的世界风光-7

+小姐 +波洛 +谋杀案 +东方快车 +德贝汉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10 仁智互见 👎1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男人 男人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