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个诚信的企业家,跑路了-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0-05-08 , 681 , 0 , 111

听音频 🔊 . 看视频 🎦

3

2010年初,我们县提出了“旅游兴县”的规划,江老板嗅到了商机,成立了一个“生态旅游农业公司”,大门上还挂了一块牌子,说是央视下面一个公司的广告部。

我就笑着调侃他:还和中央电视台接上了头,看来是越来越红火了。
江老板给我看了一份“广告授权书”,说是花了几十万才“挂上钩”。

我说:“你这个,就是中介,别人上央视打广告直接联系不行吗?还非得让你来赚中介费?你花这个钱给自己贴金,不划算,挺冤的。”
他说:“我们定了合同的,只要是周边县市的广告,经不经过我这里,都要提成给我,我是唯一的授权合作单位。”

我呵呵一笑:“这周围都是国家级贫困县,你看看哪家能有钱去央视做广告?做的也都是国家免费扶贫的农产品广告!”
见江老板有些尴尬无语,我又宽慰道:“倒是‘生态农业’还对路,国家扶持,还可以贷款,有发展前景,但这是个长投资项目。”

听我这么说,江老板马上来了激情,不无兴奋地对我说:“我主要是开发生态旅游,现在县里和乡镇都挺重视,县投资公司牵线搭桥,我和白马村现在正在搞联合开发,我出资,村里出土地,已投入几百万了,农家乐马上竣工了。”

江老板的农家乐开业的那天很热闹,我和大李也受邀参加。他的农家乐依山傍水,设有仿古阁楼、风雨廊桥、钓鱼场、娱乐场等,虽还显得有些粗糙,但已初具规模。村里负责农家乐的日常经营,江老板负责财务和管理,利润双方四六分。

江老板指点着周围奇峻的大山对我们说:“后续开发山水的同时,重点挖掘古人、神话、传说、民风民俗和山水的‘有机结合’,打造‘国家级民俗风景点’。资金由县投资公司和我出。”

后来我们公司和我私人搞活动,又去江老板的农家乐玩了几次。那里的农家菜做得很有特色,在我们县里小有名气,生意好得爆棚。江老板说,每天吃午饭的游客最少也有十几桌。

-loading- -loading--loading-


2012年4月,我儿子要在市里购买婚房,我便去江老板的公司找他退集资款。

那时,我们县在城郊创建了工业园区,四处招商引资,江老板作为县里的广告协会副会长,积极响应号召,已经带头将自己的公司迁了过去。
江老板的公司规模扩大了,从里到外修得焕然一新:气派的大门门头,落地玻璃门窗,前台有迎宾小姐,侧边是企业获得各种奖状的荣誉墙;大堂不再是格子间,而是做了一张很大的木质办公平台,设计员都在上面干活;电脑、桌子、文件柜都是新的,还增加了视频投影。公司里的规划井井有条,很上档次,估计花了百多万吧。

我觉得如果只是做广告业务,这个排场实在是浪费。广告公司还是设在县城里,开展业务才方便些。可江老板对我说:“现在我准备朝建筑房产上发展,接了几个小工程在做,有块地皮正在协商搞开发。”

我想也对:他现在干工程,要注重形象,别人才相信他有实力,这是必要的包装。
江老板听了我想退款的要求,抱歉地说这段时间资金紧张,只能先退我10万元,说剩下的钱,“有了马上给你”。

随后,他又说我们公司应酬多,想邀我入伙,用他公司原址的房产做火锅生意。我觉得那个地方不适合做餐饮,就说:“你那地方不是热闹的场所,就算有熟人来,吃个一回,照顾一下,第二回肯定就不来了。说实话,你现在资金肯定紧张,(做火锅店)再装潢又要投钱,假如生意不好,钱白甩了,不如租出去,来钱快,也没风险。”

但江老板对我的建议不置可否,我只好说自己没钱,可以帮他问问大李有没有兴趣。回来我跟大李说了,大李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干饮食既累人又麻烦,能不能赚钱都难说。” 后来,江老板应该是没找到开火锅店的合伙人,只好把房子租给了一个开超市的。

UfqiLong

4

半年后,我也要装修新房,便打电话跟江老板要那笔余款。他还是说资金紧张,“业务结了账马上给”。

我有些发愁,江老板接着在电话里问我:“你认不认识白马村的村主任古子红?” 
我说认识,古子红是开采石场的,曾因推销石料请我们建筑公司经理吃过饭,经理把我也拉去了。

我问他有什么事,江老板气愤地说:“我之前和他们村里办的农家乐,原来合作得很好,后来村里‘两委’换届选举,古子红选上村主任后,眼红农家乐生意好,就假公济私,毁了我和村里签订的协议,把农家乐给霸占了!”

我知道,这个古子红过去是村里的地痞,靠非法开采石场发了财。那时我们这里提倡找村里的能人、富人当村干部,“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一些靠不义之财发家的人,便通过操纵选举成了村领导。
江老板说:“古子红当上村主任后,修‘村民广场’要我赞助10万,我给了5万。接着,又要我出资给他儿子在镇上开个广告门市,说挣着钱了再还我。我拒绝了,应该就是这事得罪了他。”

“你没找乡政府?”
“找了无数次,经常找不到人,找到人了双方又谈不拢,乡领导尽和稀泥。”
“你和村里有协议,找律师起诉不行?”

“找了,律师去找他调查,古子红不认合同,说合同上村民代表签字不是本人签的——当时是不是来的本人,我也不认识啊。律师说,集体土地出租,村里盖了章,但还要村民代表签字认可,如果真的来的不是本人,打官司胜算不大,只有双方协商。”

“那你后续投资了没有?”我问。
江老板说:“没有,一怕今后扯皮,二来资金不活。”

江老板想请我和大李出面去找古子红谈一谈,大李听说后,把胸膛一拍:“我找几个道上的兄弟一起去协商,看他有什么日天的本事。” 
去白马村那天,大李说有事没去。他找来4个“兄弟”,其中一个外号叫“虾子”,还是个吸毒人员。

古子红一改过去光头大金链的形象,穿着西装系着领带,鼻子上还架着一副眼镜。我向他说了来意,望他高抬贵手,能帮着妥善处理此事。

“看你面子,我给他两个选择:第一,我给他补200万,他把土地租金、青苗费、旧房迁移费补了,然后退出(农家乐);第二,农家乐我们不要了,他得拆除房子,但第一条里的费用必须补,恢复土地原状。”古子红傲慢地说。

如果把这杂七杂八的费用算下来,估计远远不止200万,江老板怕拿不到一分钱,我想。
“我投了800多万,都是有账可查的。”江老板叫屈道。

“不愿意就拉倒,我没时间和你整天磨蹭。”古子红说。
“做事要讲良心,半夜才不怕鬼敲门!”虾子嚷道。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我自己就是鬼,我怕谁?!”古子红毫不示弱。

话不投机,两人争吵起来,进来不少村民围观。古子红狂妄地说:“你想在我地盘上搞事?!我只要在广播上一喊,你一个都跑不脱!” 

我看古子红又痞又赖,怕事情无法收场,就说双方都冷静一下,再找时间处理。

回去后,江老板请我们吃饭,虾子他们跟江老板要了1000元的红包。虾子走时,狠狠地对江老板说:“要不找个人把他弄残算了!” 
江老板摆了摆手,看来他虽被逼得无奈,还是保持了冷静。


x

+老板 +虾子 +村主任 +县里 +白马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6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霍山 霍山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