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哨子的人..


发哨子的人

2020-03-10 , 555 , 0 , 179

[编按:原载于 红歌会网/资讯中心, 2020-03-10, 始发于《人物》,作者:龚菁琦,编辑:金石, 摄影:尹夕远]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同意采访的短信是3月1日凌晨5点,大约半小时后,3月1日凌晨5点32分,她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两天后,该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过世,他和李文亮是同一科室。

截止2020年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发生以来,这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只几公里的医院成为了武汉市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家武汉市最大的三甲医院,有医生告诉《人物》,在医院的大群里,几乎没有人说话,只在私下默默悼念、讨论。


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3月2日下午,艾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接受了《人物》的专访。她一个人坐在急诊室办公室中,曾经一天接诊超过1500位患者的急诊科此时已恢复了安静,急诊大厅里只躺着一名流浪汉。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UfqiLong

关于武汉市中心医院和艾芬本人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到底经历了什么?以下,是艾芬的讲述——

武汉医生-艾芬-202003.jpeg

艾芬


前所未有的训斥

去年12月16日,我们南京路院区急诊科接诊了一位病人。莫名其妙高烧,一直用药都不好,体温动都不动一下。22号就转到了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外面做高通量测序,后来口头报出来是冠状病毒。

当时,具体管床的同事在我耳边嚼了几遍:艾主任,那个人报的是冠状病毒。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病人是在华南海鲜做事的。


紧接着12月27日,南京路院区又来了一个病人,是我们科一位医生的侄儿,40多岁,没有任何基础疾病,肺部一塌糊涂,血氧饱和只有90%,在下面其他医院已经治疗了将近10天左右都没有任何好转,病人收到了呼吸科监护室住院。同样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检测。


12月30日那天中午,我在同济医院工作的同学发了一张微信对话截图给我,截图上写着:「最近不要去华南啊,那里蛮多人高烧……」他问我是不是真的,当时,我正在电脑上看一个很典型的肺部感染患者的CT,我就把CT录了一段11秒钟的视频传给他,告诉他这是上午来我们急诊的一个病人,也是华南海鲜市场的。

当天下午4点刚过,同事给我看了一份报告,上面写的是: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我仔细看了很多遍报告,下面的注释写着:SARS冠状病毒是一种单股正链RNA病毒。该病毒主要传播方式为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的一种具有明显传染性,可累及多个脏器系统的特殊肺炎,也称非典型肺炎。


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病人收在呼吸科,按道理应该呼吸科上报这个情况,但是为了保险和重视起见,我还是立刻打电话上报给了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

当时我们医院呼吸科主任正好从我门口过,他是参加过非典的人,我把他抓住,说,我们有个病人收到你们科室,发现了这个东西。他当时一看就说,那就麻烦了。我就知道这个事情麻烦了。


给医院打完电话,我也给我同学传了这份报告,特意在「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这一排字上画了个红圈,目的是提醒他注意、重视。我也把报告发在了科室医生群里面,提醒大家注意防范。

当天晚上,这个东西就传遍了,各处传的截屏都是我画红圈的那个照片,包括后来知道李文亮传在群里的也是那份。我心里当时就想可能坏事儿了。

UfqiLong

10点20,医院发来了信息,是转市卫健委的通知,大意就是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随意对外发布,避免引起群众恐慌,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


我当时心里就很害怕,立刻把这条信息转给了我同学。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医院又来了一份通知,再次强调群内的相关消息不能外传。一天后,1月1日晚上11点46分,医院监察科科长给我发了条消息,让我第二天早上过去一下。

那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很担忧,翻来覆去地想,但又觉得凡事总有两面性,即便造成不良影响,但提醒武汉的医务人员注意防范也不一定是个坏事。第二天早上8点多一点,还没有等我交完班,催我过去的电话就打来了。


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当时,谈话的领导说,「我们出去开会都抬不起头,某某某主任批评我们医院那个艾芬,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是原话。

让我回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短信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他不是批评你这个人工作不努力,而是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我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我是一个平时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规矩来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么错?

我看到了这个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

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


我当时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这个事是我做的,跟其余人都没有关系,你们干脆把我抓去坐牢吧。我说我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了,想要休息一段时间。

领导没有同意,说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


当天晚上回家,我记得蛮清楚,进门后就跟我老公讲,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带大。因为我的二宝还很小,才1岁多。

他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跟他说自己被训话的事,1月20号,钟南山说了人传人之后,我才跟他说那天发生了什么。

那期间,我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要戴口罩。


+医院 +医生 +病人 +肺炎 +同学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2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8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8

    普通人李文亮:英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2 普通人李文亮:英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2

    普通人李文亮:英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 普通人李文亮:英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

    你的信息管道决定你的命运 你的信息管道决定你的命运

    你的信息管道决定你的命运-2 你的信息管道决定你的命运-2

    肺炎疫情:模糊不清的“零号病人”与病毒来源争议 肺炎疫情:模糊不清的“零号病人”与病毒来源争议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4:ICU

    林君走了 林君走了

    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 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6:人工肺(ECMO)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4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4

    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3

    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2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3:住院

    寒门再难出贵子-4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5

    仕途沉浮12年,他又回到了原点-3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7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7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11:弥离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相关精选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 武汉作家方方新冠肺炎疫情日记

    那些还活着的非典后遗症患者,现在都怎样了-2

    2003年那个非典肆虐的春天,我在北京-2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2:急诊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12:回乡

    江苏恒瑞医药行贿链条:三线城市医院麻醉科主任, 能收331万贿金 江苏恒瑞医药行贿链条:三线城市医院麻醉科主任, 能收331万贿金

    江苏恒瑞医药行贿链条:三线城市医院麻醉科主任, 能收331万贿金-2 江苏恒瑞医药行贿链条:三线城市医院麻醉科主任, 能收331万贿金-2

    中國卫生系统的待遇特点入职难度和相亲指南 中國卫生系统的待遇特点入职难度和相亲指南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32:类的或然率和个案或然率

    清華大學许章润教授被诊断肝癌晚期以后-2

    清华园里的悲剧和它折射的祖国之殇--评李佳佳女士《朱令的四十五年》-5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5:插管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9:生机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10:转院

    在医保目录中的自费药-2

    梦的解析-3:第二章 梦的解析方法-2

    在医保目录中的自费药

    “来看樱花吧,我永远都记得你们” 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专程回医院感谢医生,并向援鄂医生发出邀请

    瑞丽医生夫妻坚守隔离医院:全力守护新家园 瑞丽医生夫妻坚守隔离医院:全力守护新家园

     


    + 方杰见 方杰见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