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1:五、信用扩张..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10-18 , 4828 , 104 , 30

听音频 🔊 . 看视频 🎦

XXXI. CURRENCY AND CREDIT MANIPULATION
第31章 通货与信用的操纵
5. Credit Expansion
五、信用扩张

前面曾经指出,把信用扩张看作完全是政府干涉市场的一个方式,这是错误的。信用媒介的出现,并不是由于政府有意提高物价、提高名目工资率、降低市场利率,以及减轻债务而设计的政策工具。信用媒介是从银行业务演化出来的。银行给活期存款户的收据(也即银行钞票)被大众当作货币代用品。当银行利用这种情形,开始把存款的一部份贷放出去的时候,他们只就自己业务的利益打算。他们认为,对于存款不保持十足准备,是没有什么害处的。
  他们相信,即令把存款贷出一部份,他们总可以履行兑现的义务而不致迟缓。在自由市场经济的运作中,银行钞票成了信用媒介。信用扩张的醸成者,是银行不是政府。
但是,今天的信用扩张,却是政府的绝对特权。就私人银行有助于信用媒介之发行而言,它们的作用只是辅助的,只与技术上的事情有关。惟有政府在全程中是指挥者。关于信用流通量的一切事情,政府握有充份的最高权力。私人银行在自由市场上所能操纵的信甩扩张量,是严格地受限制的,可是,政府却以最大可能的信用扩张为目的。信用扩张是政府用以对付市场经济最重要的斗争工具。
  这个工具在政府的手中成为可以用来耍许多把戏的魔杖:可用它驱除资本财的稀少性,可用它降低或完全消除利率,可用它供应政府的浪费支出,可用它没收资本家的财富,可用它「激发持久的繁荣」,可用它「使每个人富有」。

信用扩张不可避免的后果,已由商业循环论指出。即令那些拒绝承认商业循环的货币论或流通信用论的正确性的经济学家,也不敢对这个理论所说的信用扩张的必然后果表示怀疑。这些经济学家也要承认,而且确已承认:信用扩张必然引起循环上升的趋势;
  如果没有信用扩张,上升的趋势不会发生,也不会继续;当信用扩张一旦停止的时候,萧条马上到临。他们给商业循环的解释,事实上也即是说,最初引起上升趋势的不是信用扩张,而是其他的一些因素。
  甚至在他们的见解中,那种为一般繁荣之必要条件的信用扩张,也不是一个故意降低利率和促进投资的政策之后果,信用扩张总是在那些其他因素开始发生作用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出现,无须政府方面有何积极的作为。

很明显地,这些经济学家在反对不以信用扩张来消除经济波动的那些计划时,是自相矛盾的。至于那些膨胀主义历史观的天真的支持者,当他们从他们的信念——信用扩张是经济的万灵药——来推理的时候,倒是一贯的,尽管他们的信念是错误的。但是,那些不否认信用扩张是繁荣的必要条件的人们,在反对抑制信用扩张的计划时,却违背了他们自己的信条。
  政府和压力团体的发言人,以及现在支配大学经济学系的「非正统理论」的拥护者,都同意经济萧条是应该设法避免的,而且也同意要达成这个目的必须防止市面的突然兴旺。他们提不出站得住的议论来反对放弃鼓励信用扩张的那些建议。但是,他们顽固地拒绝听取这方面的任何意见。
  他们热烈地骂那些防止信用扩张的计划,认为那些计划会使经济萧条延续下去。这种态度很明白地指出,「商业循环是那些故意降低利率促进人为的繁荣的政策的后果」这一说法是正确的。

凡是用以降低利率的方法,现在普遍地被认为极有利,而信用扩张被认为是达到这个目的的有效方法。这个偏见使得所有的政府都反对金本位。扩张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口号。所有的政党,所有的压力团体,都坚决地致力于放松银根的政策[5]。
信用扩张的目的是有利于某些人群而损及其他的人群。干涉主义在不损害所有的人群时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它固然使全社会更为贫穷,它还可使某些阶层富有。至于富有的是属于那些阶层,那就要看个别的情形。

现在有所谓「质的信用控制」。这种控制之所由产生的想法,是要把信用扩张所引起的所谓利益给某些人群而不给其他的人群。据说,信用不应流进证券交易所,不应使股票价格飞涨。
  信用的授与应该是利于加工业、鑛业、「合法的商业」,尤其是农业的「合法的生产活动」。此外,有些主张质的信用控制的人们,想防止增加的信用用之于固定资本的投资因而被冻结不动。他们想把增加的信用只用之于流动财货的生产。
  按照这些计划,政府给银行一些具体的指示,那些款可以放,那些不可以放。
但是,这些计划是白费的。放款的差别待遇,决不可替代对信用扩张所加的限制。对信用扩张加以限制,是真正能够防止证券市场风险,和防止固定资本投资扩展的惟一方法。
  至于信用的增加量如何进到借贷市场,只是次要的问题。重要的是有了一笔新生的信用流入。如果银行对于农民的授信较多,农民就能够偿还从别方面借到的债,以及能够用现款来购买东西。
  如果银行以较多的信用授与商人作为流通资本,商人就可把原先用作流通资本的资金用在其他用途。在任何情形下,银行创造出许多可支用的货币,而这些货币的所有者用来作最有利的投资。很快地这些资金会在证券市场或固定的投资方面找它们的出路。
  信用扩张而不引起股票价格上涨和固定的投资扩张这个想法,是荒谬的[6]。

-loading- -loading--loading-


信用扩张的典型过程,直到几年前才由两个事实确定:一是金本位下的信用扩张,一是各国政府和受这些政府指挥的一些中央银行不一致的行动结果。第一个事实就是政府不准备放弃银行钞票按照固定的平价兑换黄金。第二个事实的结果是信用扩张的规模缺乏量的一致。
  有些国家跑在其他国家的前面,而它们的银行面对黄金和外汇准备有大量外流的严重危险。为保持它们自己的偿付能力,这些银行不得不采严厉的信用限制。于是,它们就引起经济恐慌,使国内市场陷于萧条。
  这种恐慌很快地蔓延到其他国家。   而这些其他国家的商人也就开始戒惧,因而增加借款以加强他们的流通资金以备万一。正由于这新的信用薷求的增加使得本国的货币当局——已经因第一个国家的经济恐慌而引起戒惧的——也采取紧缩政策。
  于是,在几天或几周以内,经济萧条就成为国际现象。

贬値政策已经使这种典型的过程有些改变。货币当局遇到黄金外汇准备有枯竭的危险时,他们不以信用限制来对付,而提高中央银行体系所收取的利率。他们贬値。可是贬値解决不了问题。如果政府不管汇率上升得多高,一律置之不顾,它还可以暂时继绩固执于信用扩张。但是,总有一天,市面的突然兴旺会毁灭它的币制。
  另一方面,如果政府想避免一再地加速眨値,它就必须把国内的信用政策安排得在信用扩张上不超过它所想与之保持货币平价的那些国家。

UfqiLong

扩张信用总会引起兴旺期与后继的萧条期。这几乎是有规律的交替。这是许多经济学家所视为当然的。他们以为,信用扩张的后果,将来也不会不同于十八世纪末期以来,英国所经历的,以及十九世纪中期以来,西欧、中欧和北美所经历的那些后果。但是,我们不知道情况是否已经有了转变。商业循环的货币说,到了今天已成为大众皆知的教义,以致在过去兴旺期激发企业家的那种天真的乐观,已经被某种戒惧心替代了。
  商人们将来对信用扩张所采取的反应态度也许不同于过去所采取的。他们也许不把便宜得到的金钱用之于扩张他们的营业,因为他们将记住兴旺的必然结局,有些迹象预示了这样的改变。但是要作肯定的断言,却还太早。

In another direction the monetary theory of the trade cycle has certainly affected the course of events. Although no official—whether he works in the bureaus of a government's financial services [p. 798] or of a central bank, or whether he teaches at a neo-orthodox university—is prepared to admit it, public opinion by and large no longer denies the two main theses of the circulation credit theory: viz., that the cause of the depression is the preceding boom and that this boom is engendered by credit expansion. The awareness of these facts alarms the financial press as soon as the first signs of the boom appear. Then even the authorities begin to talk about the necessity of preventing a further rise in prices and profits, and they really begin to restrict credit. The boom comes to an early end; a recession starts. The result has been that in the last decade the length of the cycle was considerably cut down. There was still an alternation of boom and slump, but the phases lasted a shorter time and succeeded one another more frequently. This is a far cry from the "classical" period of the ten and a half years of William Stanley Jevon's crop cycle. And, most important, as the boom comes to an earlier end, the amount of malinvestment is smaller and in consequence the following depression is milder too.


----

The Chimera of Contracyclical Policies
反循环政策这个怪想

所有的社会主义者和所有的干涉主义者所提出的一些「非正统」学说的精髓都是说,经济萧条的反复出现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固有现象。但是,社会主义者认为,只有以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才能消除这个祸害,而干涉主义者则主张,把那纠正市场经济运作的权力委之于政府,由政府运用权力达到他们所说的「经济安定」。如果这些干涉主义者的反萧条计划是要彻底放弃信用扩张政策,那么,他们是对的。
  可是,他们预先就拒目个想法。   他们所想的是,把信用扩张再扩张,而采用特别的「反循环的」措施来防止萧条。
在这些计划的前后关系中,政府像神一样地站在人事轨道以外而作为,它独立于人民的行为以外,而具有从外部干涉这些行为的权力。它保有可以自由处分的资金,而这资金不是人民提供的,可以自由地用在统治者所想的用途。要使这个权力运用得最有利,所需要的只是听取专家们的建议。
在这些建议中吹捧得最力的,是公共工程和公营事业支出的反循环的时间安排。这个想法并不是像它的鼓吹者希望我们相信的那么新颖。过去,当萧条到临的时候,舆论总是要求政府兴办公共工程以创造就业机会,阻止物价下跌。
  但是,问题是在如何筹取公共工程的经费。   如果政府向人民课税,或向他们借债,这就对于凯因斯学派所说的总支出量没有什么增加。人民的消费或投资能力的减低,抵消了政府支出的增加。
  可是,如果政府采用素所喜欢的通货膨胀这个方法来筹取经费,那就把事情弄得更糟,而不是弄得更好。它可以把物价暴跌的开始期延缓一时。但是,到了不可避免的后果终于到来的时候,激变的程度视其延缓时期的长短为转移,延缓的时期愈长,激变的程度愈厉害。
 


干涉主义的专家们,对于这里的真正问题没有把握住。照他们的想法,主要的事情是「好好地预先计划公共资本支出,并准备一些作好了的,而且随时可以实行的方案」。他们说,这「是正确的政策,是我们建议的而所有的国家都应该采行的」[7]。
  但是,问题不在于制作一些方案,而在于如何筹取实施那些方案的资金。干涉主义者以为这易于办到,此即,在兴旺期节省政府的支出,到了萧条期增加支出。
节省政府的支出确是一件好事。但它并不能供给政府在以后扩张支出时所需要的资金。个人可以这样作。他可以在所得高的时候储蓄,到了所得低的时候用它。但就一个国家或所有的国家而言,情形就不同了。因为市面兴旺,税收增加,国库可能保有一大部份税收没有用出去。
  就这笔退出流通的资金的数量和其退出的时期长短,其紧缩后果的大小和久暂也随之确定,信用扩展所引起的市面兴旺,将同程度地减弱。但是,当这些资金再用出去的时候,那又改变货币关系而创造一个现金引起的货币单位购买力降低的趋势。这些资金决不能供应公共工程所需要的资本财。
  干涉主义者的基本错误,在于他们不管资本财的缺乏。在他们的心目中,经济萧条只是因为人们的消费倾向和投资倾向的神秘性的减退。惟一的真正问题是,要生产得更多,消费得更少,以增加可以利用的资本财存量,干涉主义者却想增加消费和投资。
  他们希望政府兴办那些没有利润的事业,而这些事业之所以没有利润,正因为它们所需要的那些生产要素必须从其他的用途挪过来,而那些生产要素用在那些其他用途更能满足消费者所认、为的更迫切的欲望。他们不知道这样的公共工程一定大大地加深这个真正问题——资本财缺乏——的严重性。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当然,我们也可想到另一方式来利用政府在兴旺期所留下的储蓄。财政部可以把它的超收用来购买萧条期到来时所要用以兴办公共工程的那些物资,以及做公共工程的员工们所需要的消费财。但是,如果政府这样作,那就是使兴旺更加兴旺,加强激变的到来,而使后果更加严重[8]。
所有关于反环境的政府活动的说词,其目的只有一个。即,使大家的注意转向,使其不能认淸循环波动的商业景气的真正原因。所有的政府都固执于低利率政策、信用扩张、和通货膨胀。当这些短期政策的必然后果出现了的时候,他们只知道一个挽救的办法一走向通货膨胀的冒险途径。

----

[5] If a bank does not expand circulation credit by issuing additional fiduciary media (either in the form of banknotes or in the form of deposit currency), it cann generate a boom even if it lowers the amount of interest charged below the rate of the unhampered market. It merely makes a gift to debtors. The inference to be drawn from the monetary cycle theory by those who want to prevent the recurrence of booms and of the subsequent depressions is not that the banks should not lower the rate of interest, but that they should abstain from credit expansion. Of course, credit expansion necessarily entails a temporary downward movement of market interest rates. Professor Haberler (Prosperity and Depression, pp. 65-66) has completely failed to grasp this primary point, and thus his critical remarks are vain.

[5] 如果银行不靠增发信用媒介(或者是银行钞票或者是存款通货)来扩张流通信用,它就不会引起市面的突然兴旺,即令它把收取的利息降低到自由市场的利率以下。降低利率只是对债务人的赠与。那些想防止突然兴旺的重现,因而防止后继的萧条的人们,从货币的循环论所应推演出来的不是说银行不应降低利率,而是说银行应该不做信用扩张的事情。
  Haberler教授(在他的Prosperity and Depression, pp. 65-66)完全没有理解这个要点,因而他的评议是白费的。
[6] Cf. Machlup, The Stock Market, Credit and Capital Formation, pp. 256-261
[6] 参考Machlup, The Stock Market, Credit and Capital Formation, pp. 256-261
[7] Cf. League of Nations, Economic Stability in the Post-War World, Report of the Delegation on Economic Depressions, Pt. II. (Geneva, 1945), p. 173.
[7] 参考League of Nations, Economic Stability in the Post-War World, Report of the Delegation on Economic Depressions, Pt. II. (Geneva, 1945), p. 173.

[8] In dealing with the contracyclical policies the interventionists always refer to the alleged success of these policies in Sweden. It is true that public capital expenditure in Sweden was actually doubled between 1932 and 1939. But this was not the cause, but an effect, of Sweden's prosperity in the 'thirties. This prosperity was entirely due to the rearmament of Germany. This Nazi policy increased the German demand for Swedish products on the one hand and restricted, on the other hand, German competition on the world market for those products which Sweden could supply. Thus Swedish exports increased from 1932 to 1938 (in thousands of tons): iron ore from 2,219 to 12,485; pig iron from 31,047 to 92,980; ferro-alloys from 15,453 to 28,605; other kinds of iron and steel from 134,237 to 256,146; machinery from 46,230 to 70,605. The number of unemployed applying for relief was 114,000 in 1932 and 165,000 in 1933. It dropped, as soon as German rearmament came into full swing, to 115,000 in 1934, to 62,000 in 1935, and was 16,000 in 1938. The author of this "miracle" was not Keynes, but Hitler.

[8] 在讨论反循环政策的时候,干涉主义者总会提到,这些政策在瑞典的所谓成功。在一九三二至一九三九年间,瑞典的公共资本支出,事实上诚然增加了一倍。但是,这不是本世纪三十几年瑞典繁荣的原因,而是它的一个后果。
  瑞典的那个繁荣完全是由于德国的重新武装。   纳粹的这个政策,一方面增加了德国对瑞典产品的需求,另方面缩减了德国在世界市场上对瑞典所能供给的产品的竞争。于是,瑞典的输出大大地增加:铁砂从2,219千吨增加到12,485千吨;
  铁块从31,047千吨增加到92,980千吨;铁的混合物从15,453千吨增加到28,605千吨;其他各种钢铁从134,237千吨增加到256,146千吨;
  机器从46,230千吨增加到70,605千吨。申请救济的失业人数在一九三二年是114,000人,一九三三年是165,000人。一到德国重新武装进入高潮的时候,失业人数随之大减:一九三四年减到115,000人;
  一九三五年减到62,000人;   一九三八年减到16,000人。   这个奇迹造成者不是凯因斯,而是希特勒。  

x

+信用 +政府 +兴旺 +银行 +后果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9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12:第21章:三、工资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24:第23章:五、调整时期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36:第26章:六、数理经济学的一些微分方程式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44:四、作为一个经济制度的拘限

      45.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45:第30章 对于价格结构的干涉

      46.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46:二、市场对于政府干涉的反应

      47.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47:三、最低工资率

      48.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48:第31章 通货与信用的操纵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49.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49:三、现代通货操纵法的演进

      50.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0:四、通货膨胀贬値的目的

      51.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1:五、信用扩张 🔴

      52.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2:六、外汇管制舆双边外汇协定

      53.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3:第32章 没收与再分配

      54.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4:三、没收式的课税

      55.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5:第33章 工团主义与劳资协作主义

      56.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6:三、一些时髦政策中的工团主义的成份

      57.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7:第34章 战争经济学

      58.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58:二、战争与市场经济

    59

    60.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下部-60:第35章 福利原则与市场原则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 智能推荐

    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3:极限杠杆

    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2: 卅年风雨

    为谁悲鸣?评《两脚羊殇歌—2017,开不动的印钞机》-2

    2010年的房地产调控,我们收获了什么?写在房价暴涨前-3

    黄奇帆最新2万字解读中国地产大趋势-7 黄奇帆最新2万字解读中国地产大趋势-7

    中国房价有泡沫,但它真的不会跌-3

    中国房价有泡沫,但它真的不会跌 中国房价有泡沫,但它真的不会跌

    黄奇帆最新2万字解读中国地产大趋势-5

    中国引导资本良性发展及化解金融风险-2

    论美国的民主(上卷)-37:第8章 美国怎样削弱多数的暴政

    论美国的民主(上卷)-35:第7章 多数在美国的无限权威及其后果

    区块链研究报告-3 区块链研究报告-3

    帮河南算一算由于“永煤违约”所付出的成本 帮河南算一算由于“永煤违约”所付出的成本

    河南永煤集团债券违约事件 河南永煤集团债券违约事件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06:间接交换:金本位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01:第十七章--十三、现金握存的数额和成份

    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和城投公司快撑不住了 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和城投公司快撑不住了

    金融的本质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03:十六、利率和货币关系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相关精选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00:信用媒介发行量的限制-2

    日本移民移居指南手册-4:年金制度与税收制度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98:货币代替品

    财经作家吴晓波跨年演讲:预见2021年-2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99:信用媒介发行量的限制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板甲 板甲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