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国梦魇-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2-08-02 , 4037 , 896 , 0

从个人的角度说,有没有创意与他的思维习惯是紧密相连的,而思维习惯又是在幼年,少年时代逐渐形成,在青年时代就固定的行为模式。

一个在整个幼年、少年、青年时期都被严格要求服从,不准提出不同意见,不能听到不同想法的人,到了成年大概率会成为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即使有些例外,为数也不多。
同时,一个社会的创新必须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凭着个别人抖抖机灵就可以得到成功的。

我在《人性兽性各州半边》一书中提到过瓦特发明蒸汽机的故事。x共的教科书里总是说瓦特发明蒸汽机是受了水壶烧水的启发,而实际上在瓦特之前早就有蒸汽机,瓦特不过是根据新的材料对已有的蒸汽机进行了改良,使之更有效率。


  也就是说,创新不是无根之水,可以天马行空的想象,成功的创意需要一定的基础。
同时,并不是每一个创新都是成功的,创新更多的是试错过程。好莱坞电影大家都知道好,但其实每年几百部上千部电影里为人所熟知的也就几部,更多的是烂片,很多连进电影院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一个社会必须宽容,允许别人犯错,要有足够量的不成功创新才会有少数成功的创新,而这些创新会为社会带来巨大的效益。
因此,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必须有制度保证人可以自由思想,自由发表自己的观点,创新才有可能发生。

同时,这种社会制度也必须保证大部分人不为生存而担忧,使之有闲暇时间去胡思乱想,创新才有可能。

如果一个社会的绝大部分人成天都愁着如何混饱肚子,最多的发明大约就是啥东西能吃了。

-loading- -loading--loading-


而民主制度正是这样一种保证人们能够自由思想,自由表达的制度,专制制度则是民主制度的反面。
因为民主制度保证了思想的自由,言论的自由,自然对政治的人物的监督就更加严厉,民主社会的政府就会更加清廉。相反的例子就是专制政府。

UfqiLong

所以我们看到大规模贪腐现象只会发生在专制国家,没有了言论自由,官员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只要巴结好上司就好,民众的利益永远是牺牲品。
自由的意义在这次俄乌战争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苏美两国的军事技术没有太大的差别,除了美国拥有原子弹以外(后来苏联从美国偷得原子弹技术,在1949年也拥有了原子弹)。由于从德国抢夺了很多科学家,苏联比美国更早推出喷气式战机,弹道导弹技术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甚至早于美国将人类发射上了太空。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苏联以及之后的俄国由于缺乏自由,与西方世界的军事技术的差别越来越大,到了俄乌战争就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
  当然还有在情报方面的失灵、后勤供应方面的迟缓,无一不与腐败有关,说到底还是有没有自由的问题。


我在《帝国梦下的个人命运》一文中说到的独裁病也是失去自由后专制政治制度下的特有产物。专制制度特有的劣币驱良币效应最好例子就是那个大言不惭给拜登总统打电话说专制制度强过民主制度的x华帝国二杆子皇帝。
老傅很难想象一个正常的国家领导人会说出如此弱智的语言。因为决策,尤其是国家决策,速度其实从来不是问题,一个事关国家命运的决策其影响是以年,甚至十年,几十年来计算的,多讨论几个小时,几天,几十天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决策是否正确才最重要。

如果由一个人迅速做出决断,十有八九是拍脑袋决策,错的可能性非常大,就像x二杆子本人的决策一样,快是很快,但无一不烂尾。
 

这都是由于没有自由表达个人意见的可能性,专制制度没法根据个人能力挑选官员,也没有公共监督,只能通过熟悉程度和忠心程度来筛选官员,势必造成专制体制中官员劣质化,直至最高层。
反观民主社会,不管其选出的各级官员之前是干什么的,最起码他们的执政理念为选民认可,同时经过残酷的选举考验,他们的能力也有一定保障,尤其重要的是干得不好下次选举就得滚蛋,在实行内阁总理制的国家,甚至不必等到选举就可能被轰下台,最近的例子就是英国首相强生的遭遇。
在专制制度中,不管是狡诈如普京,还是愚蠢像x二,殊路同归,都患上了独裁病,都变成了历史的笑料。如果我们仔细考察,可以发现,他们能长期执政的原因就是阉割了自由。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又因为他们阉割了自由,也让他们统治的社会失去了活力,最后一定会败给自由的世界,败给自由的人民。
所以老傅会在俄乌战争第三天就说,普京已败。


从现在北约的政策来看,首先削弱俄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然后支持俄国反对派赶走普京,最后促进俄国内部的民主化已经是既定目标,而且实施的步骤很稳健,普京已经来时无多。

普京之后,俄罗斯帝国将成为过去式,至于在那块土地上会出现多少国家,谁也不知道。
当俄罗斯帝国不复存在的时候,x华帝国也就是到了解体时分。

不管xx平是不是继续做总书记,维吾尔人问题,香港问题都是绕不过的坎,国际社会不会允许x共继续挟中国人民为人质,对抗文明世界。

x共的军力比俄国弱,(老傅总讲,俄军的地板就是x共的天花板,)经济上对西方社会的依赖程度远远超过俄国,解体的速度怕是不比俄国慢。
 

俄x两帝国一消亡,剩下的小帝国如北朝鲜、叙利亚跟着也得完蛋,这世界是否就此和平老傅不敢断言,但帝国这种国家形态怕是不会再有了。
所以,2022年2月24日是帝国的梦魇开始,是帝国结束过程的开始!

+梦魇 +帝国 +专制制度 +老傅 +俄国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7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杨昂 杨昂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