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个远未终结的世纪神话:计划经济、分配正义和消灭宗教..


三个远未终结的世纪神话:计划经济、分配正义和消灭宗教

2022-04-12 , 3802 , 104 , 172


[编按:转载于 腾讯微信/先知书店 千字君的疫会言传, 2022-04-11。]

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回望人类历史,每一次经济大萧条、社会大动荡、文明大倒退,几乎都缘于错误思想的流毒——20世纪的历史,尤其如此。 发生在20世纪的一战、二战、冷战,是人类先辈们不敢想象的——不仅规模空前、损失惨重,更是一种波及所有领域、裹挟所有阶层的   “全面战争”。
   最令人唏嘘的,是20世纪的多起内战。   西班牙内战、越南内战、东西德之间的柏林墙,以及持续至今横在南北朝鲜之间的三八线……其手段之酷烈、仇恨之深重,甚至远远超过古代的异族征战——冲突双方都坚信,自己正在捍卫一种更先进、更高尚的观念。
然而,与观念带来的后果相比,这些导致了剧烈冲突的观念本身,却因为种种原因,长期无法被大众知晓。


▋乌托邦神话:计划指导市场 


亚里士多德说,人不可能掌握全部真理。但是在整个20世纪,总有人幻想着人类可以达到   “全知全能全善”,建成尽善尽美的制度——为着这种观念,他们甘愿赌上(所有人的)性命。 一战前后,恰逢“第二次科技革命”——爱因斯坦“相对论”的诞生、电气化的起飞,都极大地助长了人类的自负。
  人们痛恨资本主义的“软弱和不公”,盼望以“科学主义”构建出完美的经济和政治,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社会问题。 1917年,苏联在一战的余烬中诞生。随后,旨在“消灭剥削、消灭私有制,通过强大的政府,以科学的方法,管理整个国家生产与需求”的计划经济模式,在短短几年时间,缔造了20世纪历史上的苏联神话。
   就在“苏联神话”让世界侧目时,年仅30岁的奥地利经济学家米塞斯( https://ufqi.com/news/ulongpage.1975.html?tit=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 )发表了一篇石破天惊的文章,对“苏联神话”,尤其是“经济奇迹是否可行”的问题,发出有力的质疑。 这个话题相当庞大,但米塞斯的论证和逻辑链条非常简洁清晰: 


-1. 生产、消费是最基本的经济活动,两者都是靠“经济计算”来达成的。即是说,生产者和消费者在估算一笔买卖时,只能凭借“由竞争产生的真实价格”作出决策。


   2. 价格反映的是消费者的需求程度,以及生产资料的稀缺性和可靠性——任何个人或组织都不可能掌握如此庞杂的信息。 


3.生产资料一旦被垄断,自由竞争一旦被人为消灭,价格会因此被扭曲,失去其尺度功能——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失去了唯一的参考。 

-loading- -loading--loading-



4.生产者为了虚假的需求做无用功,消费者花高价也买不到合适的商品。

UfqiLong


  最终,整个经济体因为严重的浪费和短缺,不可避免地走向衰亡……

简言之,米塞斯以事实和逻辑证明:

任何强大的单一组织,都无法完成经济计算,计划体制的结果必然是混乱、奴役和衰败。

这篇文章连同后续的论证,后来被扩充为一本旷世巨著《Sozialismus》。


20岁的哈耶克在读完这本书后,立即决定拜米塞斯为师,并从一名   “温和的激进主义者”转向了坚定的市场派。而最能代表哈耶克学术水平的《科学的反革命:理性滥用之研究》一书,正是沿着米塞斯提出的问题追根溯源之作。
哈耶克尖锐地指出,计划经济之所以不可行,首先不是因为人们厌恶它,而是那些滥用理性、狭隘理解   “科学”的文人们始终拒绝承认的一个最基本的“科学事实”:

一个大学教授不可能比农民更懂得经营自己的土地,也不可能比早餐店老板更清楚居民饮食偏好的变动……
凭借对   “知识分散性”原理的挖掘和坚持,哈耶克在1974年获得经济学诺奖——但这都是后话,先知般的米塞斯于1973年逝世,没能看到市场经济挽救更多生命的时刻。


米塞斯在1920年的文章掀起千层巨浪,招来严厉的批驳,甚至激烈的谩骂。米塞斯孤军奋战,他的对手却是数不胜数——最著名的是波兰经济学家奥斯卡·兰格。 
如同所有乌托邦主义者一样,兰格指出了市场经济固有的缺陷: 

1. 自由市场的价格体系和自由竞争,必然导致极大的贫富悬殊、资源错配;
2. 自由市场的无序竞争,将无药可救地导致周期性的   “癫痫”——经济危机;

3. 自由市场的这一致命缺陷,必然导致   “繁荣—衰退—萧条—复苏”的周期轮回…… 


自由市场真的是弱肉强食、混乱无序吗?计划真的可以弥补市场吗?那些美好的乌托邦愿望,真的能实现吗?……

围绕这些问题,米塞斯与兰格等人爆发了旷日持久的大论战——它被称为“两种思潮、两种意识形态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兰格提出了一个“完美方案”:把经济运行的理论模式引入市场机制,实现资源合理配置、充分利用高效率增长的经济运行模式。简言之,就是“用计划指导市场,弥补市场的不足”。
   米塞斯毫不客气地反驳:计划经济无法弥补“市场的弱点”,计划的弊病会扩散到其他领域,导致巨大的社会灾难。 

-1.计划经济没有价格激励,创新和互助都会走向衰竭; 

2.计划经济的决策者,不用承担破产、退场的后果,因此其错误将会不断扩散;
3.计划经济的成果分配,是靠中央计划的强制命令,而不是价格贡献,其结果是更严重的不公和贫富差距……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米塞斯对计划经济的质疑和预判,每一点都切中要害,也几乎改变了世界的思想版图。 尤其是当兰格辩称“即便没有价格参照,我们也可以更细致地计算生产要素”时,他其实已经承认了米塞斯的预判:计划经济的确摧毁了估算商品的“唯一标尺”——每个外行人都能看懂的“价格”。 

遗憾的是,随着世界性经济危机爆发,论战的天平发生反转,反对市场、支持计划的观点很快取得了压倒性优势。
   各国央行的通胀政策引发全球性的错误投资,泡沫在1929年爆炸,大萧条持续到1933年,各大经济体哀鸿遍野。

而苏联靠着控制贸易流量、掠夺私人经济,它躲过了世界性的金融危机。再加上新技术革命的红利、欧洲文人的粉饰,苏联呈现出一派   “欣欣向荣”的景象。 

1932年乌克兰大饥荒。琼斯因坚持报道真相,死于非命。——《知识分子与社会》记载
尽管米塞斯早就预言了大萧条,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认为是   “兰格驳倒了米塞斯”——这场论战因此被称为“兰格论战”,这套“计划指导市场”的模式也被称为“兰格模式”。

于是,苏联计划体制借着知识精英的背书,戴着“关心劳苦大众”的冠冕,迅速成为摆脱萧条、弱国变强的“救世良方”。

致命的病毒开始在全球扩散:当时的纳粹德国、中国国民党政府,甚至美国罗斯福政府和阿根廷政府,都争相学习苏联的“成功经验”……


米塞斯-撒哈拉沙漠-计划经济.jpg



▋平等神话:分配带来正义 


亚当·斯密说:   “所谓正义,就是让一个人得到他应得的东西”。然而,古今中外的天才幻想家们,为了实现“人人平等的地上天国”,总喜欢以上帝自居,自行设立正义的标准——为了让一部分人得到“不应得的利益”,他们宁愿让另一部分人得到“不应得的下场”。 

1971年,罗尔斯在《正义论》开篇写道:“如果说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是真理,那么社会制度的首要目标,就是正义。”

罗尔斯主张,所有的社会基本价值,包括自由和机会,收入和财富、自尊的基础,都要实行   “平等分配”: 


-1. 平等自由原则:社会的基本结构要平等自由,即每个人获利的方式,应该符合基本的社会规范。 


2. 机会公平原则,结合差别原则:在实现机会公平之后,如果还“不够平等”,就要遵循“差别原则”——天赋高者得利多,就有义务帮助弱者。








+计划经济 +正义 +神话 +分配 +宗教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3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金鱼 金鱼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