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东农商行五亿存款失踪案..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11-19 , 3414 , 101 , 60

[编按: 转载于 新浪网/财经频道, 2021-11-18. 原发于 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调查丨山东农商行五亿存款   “失踪”谜案:失控的金融掮客,记者:刘向南 赵翔。]

  在这宗巨额存款   “失踪”事件背后,反映的是当地以“金融掮客”为媒介、高息揽储、垫资过桥的混乱的金融生态。

 武汉人张轩第一次和山东潍坊的几家农商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打交道是在2016年底,那时他正在做贴息存款的   “生意”——据张轩介绍,这门“生意”也叫“存款冲量”,主要是在某个时点,如某月的最后一天,某些银行特别是小银行因存款不够,需临时找资金;找到资金后,资金方去开户存款,在正常的存款利息外,资金方还会收到一笔贴息。张轩正是这样的资金方。
  那一年,他得到消息,山东潍坊下属的临朐县农商行需要一笔资金,就让表哥韩志航去临朐农商行的三个网点开了户,存入款项。没过多久,张轩又被告知,同为潍坊下属的昌乐县和青州市的农商行也需资金,他让姐姐张丽楠也去这两家农商行开了户存款。
  虽然开户是在韩志航、张丽楠名下,但实际操作的是张轩,存入银行的资金也是张轩所有。张轩回忆,2016年底,韩志航在临朐农商行开户当天,他存入三个网点的资金总额是1亿元。张轩以韩志航、张丽楠所开银行户头,在临朐、昌乐、青州农商行的网点进行贴息存款,一直持续到2019年上半年,直到一直联系他做这种业务的一名被他看来是   “银行客户经理”的临朐人被抓。
  他发现,他存入临朐三个农商行网点的近4亿本金,以及存入昌乐、青州三个农商行网点的逾1亿本金,不能兑付,用他的说法是“失踪”了。

  自2019年上半年起,张轩开始为能让这几家农商行支付5亿多元存款及利息而奔走。他曾向山东银监部门举报,并以韩志航、张丽楠为原告分别起诉农商行,但是,从潍坊中院到山东省高院,均驳回起诉,韩志航还因涉嫌虚假诉讼被刑事立案。
  《中国新闻周刊》在山东当地了解到,在这一巨额存款   “失踪”事件背后,当地农商行长期存在着与考核相关的高息揽储和过桥业务,公司或个人都从这两项业务中淘金。


  巨额贴息存款


  张轩的主业是证券投资,2016年,由于   “股票、证券都不好做”,手上也有闲置资金,他给银行提供资金存款做得多起来,“全国各地的银行都做过”。也是在2016年,他与山东潍坊的几个农商行之间开始了这种业务。
  张轩进入贴息存款的资金圈子有些年头了,哪里有需要资金的信息,他都能及时获知。在这个圈子,这种需求信息被称作   “单子”。提供“单子”的是专事对接银行与资金方的中介。
  2016年底,一个中介向他提供了一个“单子”:山东临朐农商行的三个网点共需资金一个亿,存一个月,除了存款利息外,额外给5.8‰的贴息。接到这个“单子”后,张轩即让表哥韩志航到临朐农商行七贤支行、城关支行、龙山支行三个网点开设账户,办了银行卡。
  给张轩提供   “单子”的中介是个苏州人,他们之前就有过多次合作。按照“行规”,在往银行存款前,通常先由中介给资金方一笔定金,这次,中介先给张轩打了2万元定金。但不同于以往的是,那天韩志航到临朐农商行,要先后在三个网点开户,在第二个网点,一个年轻女士从银行里走出来,“说她是银行的客户经理,叫小刘”。
  她陪着韩志航在这个网点开了户,还跟着韩到了第三个网点开户。

  这天是2016年11月24日。张轩向三个户头分别存入3000万、3000万、4000万元。 

 
  按照那位中介提供的   “单子”,这次临朐的几家农商行网点只需要张轩的资金充量一个月。“一个月到期,把款一出,这个事情就结束了。”
张轩回忆。但是,在他存入第一笔资金10天后,之前韩志航开户时遇见的   “银行客户经理小刘”又出现了。
     “小刘”名叫刘倩倩。这一次,刘倩倩先是找到韩志航,说还需要资金,这次就不希望找中介了。韩志航就让刘倩倩加了张轩的微信,刘倩倩与张轩通了电话。刘倩倩告诉张轩,临朐农商行还有存款需求,“好像又要一个亿”。这次,张轩是把钱存入了已经办好的三张银行卡中的两张里。
(资料图片)刘倩倩。图/受访者提供
  据张轩回忆,做了这次存款后,刘倩倩还要续做,她给贴息。再次续做之后,刘倩倩还要求续做,张轩就一次次存款。
  后开,刘倩倩说昌乐农商行与青州农商行也需要资金。有两个人加了张轩的微信,一个自称是昌乐农商行昌城支行的行长,另一个自称是青州农商行北关支行的行长,都说需要存款冲量。张轩就让张丽楠到昌乐农商行昌城支行与北岩支行开设账户,到青州农商行北关支行也开了账户。

UfqiLong


  金融掮客


  2019年4月22日,张轩突然发现,他的几张用来操作贴息存款的银行卡被司法冻结了。   “这几张卡都是用来做临朐、昌乐、青州农商行的贴息存款的。我们找银行,拿到一个电话,打过去,是昌乐公安,他们说你涉及一个刑事案件,要来配合调查。”

张轩说。
  到了昌乐县公安局,张轩被告知,刘倩倩被抓了。
  据张轩回忆,除了韩志航在临朐与刘倩倩见过那一面外,从始至终,他都没跟刘倩倩见过面,也没跟后来加了他微信的自称昌乐、青州农商行支行行长的另外两人见过面。张轩说,刘倩倩曾自称是临朐农商行城关支行的客户经理,张轩也对此深信不疑,因为过去两年多,他要出款的时候,需要出多少,都是通知她来操作,贴息也是由她来付。张轩在农商行方面有什么需求,比如临朐农商行的网银交易限额起初是单笔50万、一天累计200万,张轩多次找刘倩倩要求调额,她说不好调,但会想办法,后来就真的调成了,调到了单笔100万、一天累计2000万。
    也正是因此,在刘倩倩案发后,当张轩得知她并非临朐农商行的工作人员时,他一下子就   “蒙掉了”。警方还告诉张轩,微信联系他的所谓昌乐农商行与青州农商行的支行行长,也是刘倩倩冒充。
  时至今日,张轩能掌握的关于刘倩倩的信息仍旧有限。他这样向《中国新闻周刊》描述刘倩倩:应该是30多岁,曾经在潍坊当地工商银行工作过,出来后开了一个小额贷款担保公司。   “表面上看,刘倩倩是在给银行拉存款,也就是做‘金融掮客’。”
  《中国新闻周刊》在潍坊当地了解到,刘倩倩于1988年出生于临朐县的一个农民家庭,于2007年高中毕业后进入中国人寿(29.510, 0.41, 1.41%)保险临朐分公司,随后被派驻银行大堂推销保险。据她的前同事陈静介绍,在银行大堂工作没多久,刘倩倩就学会了相关银行业务,在大堂里还兼顾银行客户的业务咨询,推销股票、基金等理财业务,这让她每月能赚两份钱。

  但是,刘倩倩很快发现,她的这两份收入仍远不及其他银行工作人员来钱快。陈静解释,这是因为,彼时的银行职工很多都在做   “高息揽储”与“过桥资金”业务。
  据陈静介绍,   “高息揽储”是指银行为了完成揽储任务,会在正常标准利息外“贴息”,用额外的高利息吸引客户存钱。银行工作人员不仅能赚取完成揽储任务的内部奖励,有的还能赚取给客户的“贴息”差价;“过桥资金”则是指向无力偿还贷款的客户提供资金还贷,等客户再次贷款后收回资金,在这期间赚取高额利息。
  陈静说,这两项业务在相关银行业法律法规中被明文禁止,银行内部开会时也会下发相关严令禁止的文件。此外,   “过桥资金”还会面临帮客户还贷后、客户资质不足无法再从银行贷款、导致资金无法收回的情况。但是,架不住利息高、奖金高的诱惑,这两项业务逐渐成为当地银行业的一种“潜规则”。
  刘倩倩很快就学会了这两项业务的操作方法。2008年,她通过向亲友借钱、办理多张信用卡套现,开始做一些5万元左右的   “过桥资金”小业务,刘倩倩曾经对陈静形容,“过桥挣钱快,时间自由。”
  2011年,刘倩倩从保险公司辞职,开始与在保险公司工作时的上司李某合伙做   “过桥资金”与“高息揽储”中介,凭借不断积累的人脉,她的资金池越做越大。一位曾经向刘倩倩提供过资金的当地人向《中国新闻周刊》描述:“刘倩倩个子不高,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做事果断,为人豪爽,很喜欢喝酒。”

UfqiLong

  《中国新闻周刊》从刘倩倩的多个资金方了解到,资金方借给刘倩倩的利息约为3分/月,10万元一天的利息约为100元。由于刘倩倩归还本金利息及时,很多资金方动辄数百万元、数千万元借给她,甚至不用写借条。刘倩倩的姐夫孙其刚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大部分资金方都从刘倩倩这里赚了很多钱。
  2016年,刘倩倩注册成立临朐县永润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下称   “永润公司”)。这时,她已逐渐拿下了整个临朐县的“过桥资金”与“高息揽储”市场,业务范围囊括临朐县大小银行。其中合作最多的是临朐农商行,其下属22家支行均与刘倩倩有密切合作,其中有9家支行行长、1家支行客户经理与永润公司签了《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永润公司给银行提供日均存款及月底冲量存款,银行为永润公司提供推荐过桥资金客户资源、信息及到期明细,永润公司根据银行提供的客户资源为其客户提供资金过桥服务;
  过桥资金兑换存款比例为1比3倍至1比5;   (贴息)收取比例按照实际存款需求每万元3元/天。
  永润公司员工何辉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这些《合作协议》都是刘倩倩、其合伙人李某与临朐农商行各支行行长或业务经理所签,他们还约定每月收取银行相应保证金,每1000万元   “高息揽储”业务收取1万元保证金,这笔保证金都是各支行行长交给刘倩倩或永润公司员工。
  何辉说,根据协议规定,每当有银行向刘倩倩提出给他们办理   “高息揽储”业务,刘倩倩就会要求他们介绍需要还贷款的客户,让永润公司给这些贷款客户提供“过桥资金”,永润公司每向银行拉入3万元存款,银行就会给永润公司提供需要1万元“过桥”资金的客户资源,以便永润公司给对方提供“过桥”资金。支行行长或客户经理还会在银行系统中批量找出贷款到期的客户姓名、电话、贷款额度、贷款到期日等信息提供给永润公司,永润公司在联系客户后敲定利息放款还贷,在银行再次发放贷款后,永润公司再从贷款客户手中将钱要回,收取高额利息,这笔利息最终由支行行长、客户经理与永润公司瓜分。

  据何辉介绍,以1万元   “过桥资金”为例,永润公司一日能赚20~30元利息,其中5元会是支行行长或业务经理的提成。而银行为避免直接将“高息揽储”的“贴息”交给刘倩倩,也会将每万元3元/天的“贴息”算入“过桥资金”利息中,这20~30元的利息中还有2.3~2.8元是给银行“高息揽储”的“贴息”,剩余就是永润公司所得。
  何辉曾经统计过,在临朐、昌乐、青州范围,和刘倩倩有业务往来的农商行支行行长达30多位。就是通过与各银行间的这种密切合作,在短短几年里,刘倩倩迅速积累了巨额财产。

+张轩 +商行 +刘倩倩 +临朐 +韩志航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2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