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年前后各地区不同学历对应工资差距较大..


2020年前后各地区不同学历对应工资差距较大

2021-10-07 , 3262 , 101 , 95

[编按: 转载于 腾讯微信/成长树, 2020-10-05. 原标题:小明上了普高,小红上了职高,他们都会有美好的未来吗?看完这几个数据,扎心了!。 原作者:文 | 十一姐,来源 | 帝呱呱星球(ID:diguaguaxingqiu)]

前几天我偶然看到湖北日报发布的一个「武汉打工人工资段位」,有几个数据,估计很多家长看了都会觉得扎心。里面统计的是 2019 年不同学历的薪酬。
在武汉,研究生以上学历的人,月薪中位数是 11000 多元,本科生的中位数是 7100 多元。
可是大专(也就是常说的高职)呢?
中位数是 5400 元,是研究生的一半,本科生的三分之二。
至于中职生,也就是没上普高,被分流去了中专、技校的,就更低了。中位数只有 4400 元,几乎是研究生的三分之一,本科生的一半。


再来看看高位数,也就是赚的多的那一部分人。研究生的高位数可以达到将近 3 万元,大学本科的高位数是 2 万元。而大专生,高位数是 1 万元,是本科生的一半。
至于中职生,8000 元封顶,将近是研究生的四分之一,本科生的一半不到。
在上面两张图上能看的很清楚——大学生,和高职、中职生,收入的分层非常明显。

之前站在舆论风口浪尖的海淀家长和顺义妈妈,焦虑的可能是怎么把孩子「鸡」进最好的重点高中,「鸡」进清华北大和常青藤大学。

2019武汉分行业学历vs工资.webp

2019年武汉学历vs工资


2020厦门学历vs工资.png

2020年厦门学历vs工资


但其实对于绝大多数的家长来说,胃口没有那么大,真正让他们坐立难安的,还是传说中的「普职分流」。
「小红上了普高,小明上了职高,他们都有美好的未来」,这是国家描绘的图像。现实真的如此吗?

高度分层的未来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想看看全国的数据。
我专门去找到了中国社科院的合作机构,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 2021 年的就业蓝皮书,里面有两本,一本是《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一本是《中国高职生就业报告》,正好做个对比。
先看收入。
2020 届高职生毕业半年后的平均收入是 4200 多元,本科生是 5400 多元,差距没有武汉的数字那么明显。
但是,在就业的出口上,差距就体现出来了。2020 届本科生,有 42%,在国企,政府、科研机构或者其它事业单位工作。高职生只有 25% 能找到这样的工作。

61% 的高职生,在 300 人以下的中小微企业工作。除了像幼儿教师、文员、会计这些共通的职业之外,本科生就业量最大的职业是:
互联网开发人员、银行柜员、程序员、行政助理、出纳、教育培训人员、护士……

UfqiLong

而高职生就业量最大的职业是:客服专员、建筑技术人员、营业员、销售服务人员、房地产经纪人、餐饮服务生……
这也是为什么,高职生工作的流动性很大,毕业 3 年内,平均换过 2.4 个工作,一半的人会换行业或者换工种。

离职原因排名靠前的是:工资低;发展空间不够;工作压力大;就业没有安全感。

一个普通家长关心的,无非就是孩子未来的收入怎么样、稳定不稳定、上升空间、还有工作环境,但这些家长最在意的东西,高职生和大学生差距明显。
难怪家长可以接受孩子是个普通人,但接受不了孩子是个上不了高中的普通人。

《爱,金钱和孩子》这本书里说:
如果一个教育系统高度分层,而且在孩子很小的年纪就能预先确定他们的经济未来,那么这个教育系统会引发家庭之间的「育儿战争」。
谁都不希望自己家的小孩,在十三四岁,还懵懵懂懂、很不成熟的时候,就被三下五除二的,拨拉到了不同的阶层。
图片来源:电视剧《我在未来等你》

就业歧视: 不平等的文凭

这几年,国家其实出台了很多政策,支持职业教育的发展。2019 年,国务院就发布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也被称作「职教20条」,里面提出:

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这对职业教育来说,可能是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句话。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现实中,职业教育依然像抱来的儿子,处处「低人一等」。
比如说,不上普高的孩子,也可以考大学,但是本科开放给他们的机会太少了,大概只有 5% 的职高生能考本科,绝大部分孩子只能通过「3+2」、五年一贯制这些方式读大专。

但是大专文凭,面临的就是赤裸裸的就业歧视。就拿考公务员来说。既然国家鼓励大家上职业教育,那本该对大专、本科一视同仁。
但 2020 年的国考,对大专生开放的职位非常少,一共只招 717 人,占总人数的 3%。

2020国考学历要求.webp
至于企业,腾讯阿里这样的大厂就不说了,我在《三联生活周刊》上看过一篇写职校年轻人的文章,里面有个叫李静怡的姑娘,专升本,去应聘链家,面试官说她文凭不行。
这就是职校生面临的现实,第一学历就像刻在他们身上的封印。是可以通往本科了,但只要你是非统招的第一学历,还是过不了筛简历那关。


想逆风翻盘,很难很难。前面说到的李静怡,其实算是逆风翻盘了。
她从徐州财校(徐州财经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毕业之后,进了一家很不错的人力资源公司做项目经理,和一帮 985 硕士做了同事,但这里面除了个人的努力,还有太多运气的成分。

本来她是要被公司安排到流水线上做工人的,想办离职的时候,站在她身边的,正好是人力资源部门的负责人,这才误打误撞的走上了人力资源的道路。
图片来源:电影《新喜剧之王》

《三联生活周刊》说,徐州财校没有邀请李静怡回学校做分享,因为她的故事,是职校生里的「异数」。要家长把孩子的未来,寄托在个体的运气和能力上,这是不现实,也是不公平的。
一半的孩子上不了高中是真的吗?

那么,既然职校生面临着这么多的困境,是不是就不应该普职分流呢?
「一半的孩子上不了高中」,是不是一个需要家长非常担心、非常焦虑的事呢?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普职比大体相当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真的有一半的孩子上不了高中?

普职比大体相当,其实是国家一种宏观调控的指导意见,并不是严格的按照 1:1 来。
国家研究过普职比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发现普职比有一个合理的区间,大概是在 40% 到 60% 之间,7:3 是个警戒线,一旦职业教育的占比低于 30%,劳动力结构、就业就会出现严重问题。
这个比例也不是中国一拍脑袋想的,在国际上,这也是一个受认可的比例。
世界经合组织三十几个成员国,绝大多数国家的普职比都在这个区间里。

UfqiLong

所以,国家允许的普职比是 4 比 6 到 7 比 3 这样一个区间,在这个区间当中,各个区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调整。
而且这个普职比,是把成人中专、下岗再就业工人等等都算在内,并不仅仅指初中应届毕业生。
拿北京来说,2020 年,普高招生 6.18 万人,中职招生 2.77 万人,普职比是 7:3。
而如果只算初中应届毕业生呢?
北京的中考报名人数是 7.8 万,这样算下来,应届毕业生当中,上不了普高、要分流去中职的大约是 20%。
再说大家一直认为普高录取率非常低的深圳,2021 年中考报名人数是大约 10 万人,普高招生大约 6.5 万人,也就是说大约有 35% 的应届毕业生上不了普高(不过深圳的公办高中数量很少是一个突出的问题,55%的孩子上不了公办高中)。

下面这张图是各个地区一个比较真实的普职比。从整体的面上来看,目前职业教育主要还是兜底的作用。

2020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占比分省数据.webp
根据统计,上中职的学生里将近 80% 来自农村和乡镇,70% 来自家庭年收入 3 万元以下的家庭。

也就是说,上中职的,绝大多数还是因为经济原因上不了高中,或者确实是成绩不太理想、不太适合走学术型路线的孩子。虽然各地的情况有差异,每个城市对这个问题的焦虑程度是不一样的。
但总体而言,普职分流,对于城市中重视教育的家庭来说,并不像之前被媒体渲染的那么可怕。


+学历 +差距 +对应 +工资 +地区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1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