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股神沃伦巴菲特致股东公开信--2016年-3..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7-13 , 2922 , 101 , 30

 美联集团(Marmon)的汽车零件业务扩张迅速,截至去年年底,已拥有13.322万个单位的零部件,自去年9月30日向通用电气(12.9163, -0.19, -1.48%)公司购入25085台汽车后,其业务量便实现了显著增长。倘若将我们的各项业务比作一列火车,那么奥马哈市就是引擎,最后一节车厢位于缅因州的波特兰市。
  截至去年年底,我们97%的轨道车已租出,其中15-17%的车辆需每年重新续租。尽管这些铁路油罐车听上去像是满载原油的货轮,但实际上只有7%的车辆用于运载原油,我们承运的主要是化工产品以及精炼石油。当列车从你面前徐徐驶过,请仔细寻找我们油罐车上的UTLX或者Procor标志。
  当你看到那个标志时,请挺起你的胸膛,作为股东,你也是那辆车的主人之一。
  下图为此部分业务的收益概况:
  投资
  下图为截至去年年底,我们投资的普通股中市场价值最大的15家公司。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并未列入排名,因为我们实际上拥有公司控制权,根据   “权益法”,我们对其盈亏需承担责任。
  * 此为我们的实际买入价,且为课税基础;在某些情况下,一般公认会计原则中的   “支出”科目不尽相同,在运用该原则时,账面价值依据需要而相应提高或降低。
  ** 不包括伯克希尔子公司名下养老基金所持有的股票。

  *** 此金额依买卖合同约定。
  表格中并未体现伯克希尔大量持股的另一家公司:在2021年9月之前,我们能够以50亿美元的价格随时买下美国银行(39.965, -0.67, -1.64%)的7亿支股票。截至去年年底,这些股票价值118亿美元。我们打算在约定到期日前再购入这些股票,如果我们乐意的话,还可以将占6%份额的这50亿美元美国银行股票用于优先投资这笔交易。
  同时,各位必须认识到,实际上,美国银行是我们持有普通股数额第四大的公司,而且我们十分看重这家公司。


  生产力与成功
  早些时候,我曾向各位汇报过,我们卡夫亨氏的合伙人是如何杜绝效率低下的现象,并因此提升了每小时的工作产量。此类生产力的进步是美国自1776年建国以来,生活水平大幅改善的秘诀。不幸的是,这   “秘诀”知道的人还真不多:只有极少数美国人能真正悟出生产力与成功之间的关联性。
  要知道究竟关联在何处,先来看看美国最经典的实例——农业,再来通过伯克希尔的3个特殊投资领域进行验证。
  1900年,美国有2800万劳动力。其中高达四成,即1100万人口,在农业领域进行劳作。当时的主要农作物与现在一样,是玉米。约9千万英亩的农田用于种植玉米,每英亩产量为30蒲式耳(1蒲式耳=35.238升),每年总产量为27亿蒲式耳。

  后来,人们发明了拖拉机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农业工具,使农业生产力有了革命性的进步,种植、收割、灌溉、施肥、选种等流程的效率皆大大提升。如今,美国约8500万英亩的农田用于种植玉米。虽然面积并未增加,然而产量却翻了好几番,每英亩产量超过150蒲式耳,每年总产量为130-140亿蒲式耳。
  其他农作物的产量也不相上下。     美国人不仅仅在产量上有了突破,更掀起了一场劳动力的变革,农业劳动力大幅减少。如今仅剩3百万人口在田间劳作,仅占1.58亿总劳动力的2%。由此可见,农业技术的进步解放了成千上万的美国人,让他们得以将时间和才智投入到其他领域,人力资源的再分配使如今的美国人得以享受琳琅满目的商品和服务,如果不是生产力的提高,人们的生活只能停留在男耕女织时代。
    回顾过去的115年历史,我们意识到,农业发明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有益,不仅仅减轻了农民的负担,更推动了整个社会的进步。如果我们当年不幸扼杀了生产力的进步空间,就不会有现在的美国。(幸好马儿们不会投票,否则它们要抗议了。)然而,在柴米油盐层面,跟那些失业的农场工人们大谈科技的美好无异于对牛弹琴,由于机器干起活来更利索,因此,工人们无用武之地,只好下岗。之后我们会进一步讨论生产力发展导致的失业问题。
  现在,我们来谈谈伯克希尔子公司效率提升产生重大变化的3个实例。这类励志故事在美国商界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UfqiLong

  ·1947年,二战刚结束那会儿,美国共有4400万劳动力。约135万工人供职于铁路行业。当年由一级铁路承载的每吨英里运输量总计6550亿。
  到了2014年,一级铁路每吨英里运载1.85兆货物,增幅达182%,而雇员人数仅为18.7万,相比1947年减少了86%。(包括部分乘务工作人员,但大部分被裁的是货运工作人员。)鉴于这一革命性的生产力发展,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每吨英里的货运成本自1947年来降低了55%,按当下物价计算,每年为托运方节省了约900亿美元的开支。
    再来看另一组令人震惊的数据:假如,今天的运输业发展停留在1947年的水平,我们需要300多万的铁路工人来负荷如今的运输量。(当然,如此多的人工成本将大大增加运输费用,运输行业也很难发展到今天这般规模。)
  1995年,当时的伯林顿北方公司与圣塔菲公司合并,成立了我们的柏林顿北方圣塔菲公司。1996年,是这家新合并公司第一个完整营运的年份,4.5万名员工完成了4.11亿吨英里的运货量。2015年,这一数据达到了7.02亿吨英里(增幅达71%),而雇员人数为4.7万(仅增加4%)。
  生产力的提升不但惠及运输公司,也惠及托运方。同时,柏林顿北方圣塔菲公司的生产安全性也得到了提升:1996年上报的因工受伤人数为2.04人/每20万人工时数,而今下降了超过50%,仅为0.95人/每20万人工时数。

  ·在电力这块公共事业领域,伯克希尔哈撒韦(420037.13, -899.87, -0.21%)能源(BHE)的运营模式正在改变。以已有的经验来看,效率并非地方电力企业生存的必要条件。事实上,从财政角度来看,   “随便”一些的运营方式可能恰到好处。
  这种经验是由于公共事业往往是某种产品的唯一供应商,并能够基于投入的资本,设定一个确保盈利的定价。业内有这样一个笑话,说公共事业是唯一比装修老板办公室更挣钱的行当。许多公共事业公司的执行总裁也确实是按着这个套路操作的。
  但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享有美国联邦政府补贴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有益于我们的长远利益,这已经成为了如今的社会共识。联邦政府通过税款抵免来落实这一政策,以支持特定地域内可再生能源价格的竞争力。
  这些针对可再生能源的税收抵免(或其他支持政策),最终可能会侵蚀现有的公共事业公司,尤其是那些运行成本较高的公司。长期以来,哪怕BHE公司并不需要依靠这一点确保收入,但公司一直都非常注重效益,而这种对效益的重视让BHE在如今的市场变得越发具有竞争力。更重要的是,这种竞争力在未来还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1999年,BHE公司获得了爱荷华州的公共事业代理权。而1998年时,该公共事业雇佣着3700名员工,电能产量只能达到1900万兆瓦/时。现在,在BHE的管理下,只需3500名员工,就可以达到2900兆瓦/时的产能。
  效益的巨大飞跃,让我们在这16年来的运营中费率从来没有增长过,而同期工业成本费率上涨了44%。我们在爱荷华州的公共事业公司的安全记录也非常出挑。2015年,员工的事故率只有0.79%,比我们接手前那家公司7%的记录优秀了太多。
 

UfqiLong

  2006年,BHE收购了俄勒冈州和犹他州的电力企业美国太平洋公司(PacifiCorp)。收购前一年,太平洋公司雇佣员工为6750人,产能效率为5260万兆瓦时。而去年,我们只用5700名员工就达到了5630万兆瓦时的产能效率。
  安全系数的提升也非常显著,2015年的事故率从2005年的3.4%下降到了0.85%。安全方面,BHE可以在行业排到前十。
  这些杰出的表现都可以解释,为什么BHE希望收购某个地区的公共事业企业时,当地的监管机构会表现出如此大的欢迎。监管者们知道,我们的公司会带来高效、安全又可靠的生产操作,同时也会为各种有意义的项目带来无数的资金。(虽然BHE隶属伯克希尔,但从未向我们支付过股息。
  BHE对投资的热情在全美投资者所有的公共事业中都属绝无仅有。)
  * * * * * * * * * * * *


  我刚刚详细解释的生产能力的提升,以及其他方面的成就,都为社会带来了惊人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全体公民享受到的不仅仅是产品和服务。
  出于这一点来看,这里头其实有一些抵消交易。首先,近年来的生产率提升让富人们收获颇丰。其次,生产力提升也常常会带来剧变:如果创新或新的效率颠覆了已有世界,不管是资本家还是劳动者,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资本家们(不论是私人拥有者还是组团的公众股东)都不需要我们的同情,他们可以顾好自己。

正确的决定为投资者带去了大量的回报,那错误的决定带来巨大的损失也无可避免。

此外,那些广泛地分散投资又静观其变的投资者们一定会成功:在美国,成功的投资回报往往高于失败带来的损失。
  (20世纪,道琼斯(34942.0391, -54.14, -0.15%)工业平均指数从66点飙升至11497点,所有的零部件企业始终享受着增长的分红。)

  但工龄较长的工人所面临的问题却与他们截然不同。当创新与市场体系相互作用,提升生产效率,许多工人会因此失去价值,他们的能力会变得过时。或许有些人能在别的地方找到体面的就业机会,但其他人却别无选择。
  当低成本竞争将鞋业生产的中心转向亚洲,我们曾经繁荣的德克斯特(Dexter)鞋业倒闭了,缅因州小镇1600名员工因此失业。许多人已经过了可以再学习另一门营生的年纪。我们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投资,但这是我们能够承受得起的,许多员工失去的是根本无可替代的生计。
  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我们原来的新英格兰纺织厂   “慢性死亡”的过程中。这家纺织厂垂死挣扎了整整20年,许多新贝德福德厂的老员工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们只会说葡萄牙语,有的能说一点点英语,几乎不会其他语言,他们没有第二个选择。
  上述这些例子的解决方法不在于限制或禁止提高生产力。如果我们坚持1100万人口不应该失去农业上的工作,那么美国人将永远享受不到如今这样优渥的生活。
  问题的解决方案在于,为那些愿意继续工作、但其才能却因为市场原因贬值的人提供多样而广泛的保护网络。(我个人非常赞成改革扩大劳动所得税减免制度,为那些愿意工作的人们提供最大的保障。)美国的大多数人享受着不断增长的繁荣,这不应当成为不幸的小部分承受贫困的理由。


+公共事 +生产力 +美国 +英里 +蒲式耳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