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游记-25:第25回 :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4-18 , 2633 , 101 , 111

第25回 :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

却说他兄弟三众到了殿上,对师父道:   “饭将熟了,叫我们怎的?”
三藏道:   “徒弟,不是问饭。他这观里有甚么人参果,似孩子一般的东西,你们是那一个偷他的吃了?”
八戒道:   “我老实,不晓得,不曾见。”
清风道:   “笑的就是他,笑的就是他。”
行者喝道:   “我老孙生的是这个笑容儿,莫成为你不见了甚么果子,就不容我笑?”
三藏道:   “徒弟息怒。我们是出家人,休打诳语,莫吃昧心食。果然吃了他的,陪他个礼罢,何苦这般抵赖?”
行者见师父说得有理,他就实说道:    “师父,不干我事。是八戒隔壁听见那两个道童吃甚么人参果,他想一个儿尝新,着老孙去打了三个,我兄弟各人吃了一个。如今吃也吃了,待要怎么?”
明月道:    “偷了我四个,这和尚还说不是贼哩。”
八戒道:   “阿弥陀佛!既是偷了四个,怎么只拿出三个来分,预先就打起一个偏手?”
那呆子倒转胡嚷。
  二仙童问得是实,越加毁骂。就恨得个大圣钢牙咬响,火眼睁圆,把条金箍棒揝了又揝,忍了又忍道:   “这童子只说当面打人也罢,受他些气儿。送他个绝后计,教他大家都吃不成。”

好行者,把脑后的毫毛拔了一根,吹口仙气,叫:   “变!”
变做个假行者,跟定唐僧,陪着悟能、悟净,忍受着道童嚷骂。他的真身出一个神,纵云头,跳将起去,径到人参园里,掣金箍棒,往树上乒乓一下,又使个推山移岭的神力,把树一推推倒。可怜叶落枒开根出土,道人断绝草还丹。那大圣推倒树,在枝儿上寻果子,那里得有半个。原来这宝贝遇金而落,他的棒两头是金裹的,况铁又是五金之类,所以敲着就振下来;既下来,又遇土而入。因此上边再没一个果子。他道:   “好,好,好!大家散火。”
他收了铁棒,径往前来,把毫毛一抖,收上身来。那些人肉眼凡胎,看不明白。
  却说那仙童骂够多时,清风道:   “明月,这些和尚也受得气哩,我们就像骂鸡一般,骂了这半会,通没个招声,想必他不曾偷吃。倘或树高叶密,数得不明,不要枉骂了他,我和你再去查查。”
明月道:   “也说得是。”
他两个果又到园中,只见那树倒枒开,果无叶落。諕得清风脚软跌根头,明月腰酥打骸垢,那两个魂飞魄散。有诗为证。诗曰:
  三藏西临万寿山,悟空断送草还丹。
  枒开叶落仙根露,明月清风心胆寒。
  他两个倒在尘埃,语言颠倒,只叫:   “怎的好?怎的好?害了我五庄观里的丹头,断绝我仙家的苗裔,师父来家,我两个怎的回话?”
明月道:   “师兄莫嚷,我们且整了衣冠,莫要惊张了这几个和尚。这个没有别人,定是那个毛脸雷公嘴的那厮,他来出神弄法,坏了我们的宝贝。若是与他分说,那厮毕竟抵赖,定要与他相争;
  争起来,就要交手相打,你想我们两个怎么敌得过他四个?且不如去哄他一哄,只说果子不少,我们错数了,转与他陪个不是。他们的饭已熟了,等他吃饭时,再贴他些儿小菜。
  他一家拿着一个碗,你却站在门左,我却站在门右,扑的把门关倒,把锁锁住,将这几层门都锁了,不要放他,待师父来家,凭他怎的处置。他又是师父的故人,饶了他,也是师父的人情;不饶他,我们也拿住个贼在,庶几可以免我等之罪。”

清风闻言道:   “有理,有理。”
  他两个强打精神,勉生欢喜,从后园中径来殿上,对唐僧控背躬身道:   “师父,适间言语粗俗,多有冲撞,莫怪,莫怪。”
三藏问道:   “怎么说?”
清风道:    “果子不少,只因树叶高密,不曾看得明白。才然又去查查,还是原数。”
那八戒就趁脚儿跷道:   “你这个童儿,年幼不知事体,就来乱骂,白口咀咒,枉赖了我们也,不当人子。”
行者心上明白,口里不言,心中暗想道:   “是谎,是谎。果子已是了了帐,怎的说这般话?想必有起死回生之法。”
三藏道:   “既如此,盛将饭来,我们吃了去罢。”
  那八戒便去盛饭,沙僧安放棹椅。二童忙取小菜,却是些酱瓜、酱茄、糟萝卜、醋豆角、腌窝蕖、绰芥菜,共排了七八碟儿,与师徒们吃饭;又提一壶好茶,两个茶锺,伺候左右。那师徒四众却才拿起碗来,这童儿一边一个,扑的把门关上,插上一把两錤铜锁。八戒笑道:   “这童子差了,你这里风俗不好,却怎的关了门里吃饭?”
明月道:   “正是,正是,好歹吃了饭儿开门。”
清风骂道:   “我把你这个害馋劳、偷嘴的秃贼!你偷吃了我的仙果,已该一个擅食田园瓜果之罪;却又把我的仙树推倒,坏了我五庄观里仙根,你还要说嘴哩。若能够到得西方参佛面,只除是转背摇车再托生。”

三藏闻言,丢下饭碗,把块石头放在心上。那童子将那前山门、二山门,通都上了锁。却又来正殿门首,恶语恶言,贼前贼后,只骂到天色将晚,才去吃饭。饭毕,归房去了。
  唐僧埋怨行者道:   “你这个猴头,番番撞祸。你偷吃了他的果子,就受他些气儿,让他骂几句便也罢了,怎么又推倒他的树?若论这般情由,告起状来,就是你老子做官,也说不通。”
行者道:   “师父莫闹,那童儿都睡去了,只等他睡着了,我们连夜起身。”
沙僧道:   “哥啊,几层门都上了锁,闭得甚紧,如何走么?”
行者笑道:   “莫管,莫管,老孙自有法儿。”
八戒道:   “愁你没有法儿哩,你一个变,甚么虫蛭儿,瞒格子眼里就飞将出去。只苦了我们不会变的,便在此顶缸受罪哩。”
唐僧道:   “他若干出这个勾当,不同你我出去啊,我就念起旧话经儿,他却怎生消受?”
八戒闻言,又愁又笑道:   “师父,你说的那里话?我只听得佛教中有卷《楞严经》、《法华经》、《孔雀经》、《观音经》、《金刚经》,不曾听见个甚那‘旧话儿经’啊。”
行者道:   “兄弟,你不知道。我顶上戴的这个箍儿,是观音菩萨赐与我师父的,师父哄我戴了,就如生根的一般,莫想拿得下来,叫做紧箍儿咒,又叫做紧箍儿经。他‘旧话儿经’,即此是也。但若念动,我就头疼,故有这个法儿难我。师父,你莫念,我决不负你,管情大家一齐出去。”

-loading- -loading--loading-


  说话后,都已天昏,不觉东方月上。行者道:   “此时万籁无声,冰轮明显,正好走了去罢。”
八戒道:   “哥啊,不要捣鬼,门俱锁闭,往那里走?”
行者道:    “你看手段。”
把金箍棒捻在手中,使一个   “解锁法”,往门上一指,只听得突蹡的一声响,几层门双鐄俱落,唿喇的开了门扇。八戒笑道:“好本事,就是叫小炉儿匠使掭子,便也不像这等爽利。”
行者道:   “这个门儿有甚稀罕,就是南天门,指一指也开了。”
却请师父出了门,上了马,八戒挑着担,沙僧拢着马,径投西路而去。行者道:   “你们且慢行,等老孙去照顾那两个童儿睡一个月。”
三藏道:   “徒弟,不可伤他性命;不然,又一个得财伤人的罪了。”
行者道:   “我晓得。”
行者复进去,来到那童儿睡的房门外。他腰里有带的瞌睡虫儿,原来在东天门与增长天王猜枚耍子赢的。他摸出两个来,瞒窗眼儿弹将进去,径奔到那童子脸上,鼾鼾沉睡,再莫想得醒。他才拽开云步,赶上唐僧,顺大路一直西奔。
  这一夜马不停蹄,行到天晓。三藏道:   “这个猴头弄杀我也,你因为嘴,带累我一夜无眠。”
行者道:   “不要只管埋怨。天色明了,你且在这路旁边树林中将就歇歇,养养精神再走。”

UfqiLong

那长老只得下马,倚松根权作禅床坐下;沙僧歇了担子打盹;八戒枕着石睡觉。孙大圣偏有心肠,你看他跳树扳枝顽耍。四众歇息不题。
  却说那大仙自元始宫散会,领众小仙出离兜率,径下瑶天,坠祥云,早来到万寿山五庄观门首。看时,只见观门大开,地上干净。大仙道:   “清风、明月,却也中用。常时节日高三丈,腰也不伸;今日我们不在,他倒肯起早,开门扫地。”
众小仙俱悦。行至殿上,香火全无,人踪俱寂,那里有明月、清风。众仙道:   “他两个想是因我们不在,拐了东西走了。”
大仙道:   “岂有此理!修仙的人,敢有这般坏心的事?想是昨晚忘却关门,就去睡了,今早还未醒哩。”
众仙到他房门首看处,真个关着房门,鼾鼾沉睡;任外边打门乱叫,那里叫得醒来。众仙撬开门板,着手扯下床来,也只是不醒。大仙笑道:   “好仙童啊,成仙的人,神满再不思睡,却怎么这般困倦?莫不是有人做弄了他也?快取水来。”
一童急取水半盏递与大仙。大仙念动咒语,噀一口水,喷在脸上,随即解了睡魔。
  二人方醒,忽睁睛,抹抹脸,抬头观看,认得是仙师与世同君和仙兄等众。慌得那清风顿首,明月叩头道:   “师父啊,你的故人原是东来的和尚,一伙强盗,十分凶狠。”
大仙笑道:   “莫惊恐,慢慢的说来。”
清风道:   “师父啊,当日别后不久,果有个东土唐僧,一行有四个和尚,连马五口。弟子不敢违了师命,问及来因,将人参果取了两个奉上。那长老俗眼愚心,不识我们仙家的宝贝。他说是三朝未满的孩童,再三不吃。是弟子各吃了一个。不期他那手下有三个徒弟,有一个姓孙的,名悟空行者,先偷四个果子吃了。
  是弟子们向伊理说,实实的言语了几句。   他却不容,暗自里弄了个出神的手段。   苦啊!   ……”二童子说到此处,止不住腮边泪落。   众仙道:“那和尚打你来?”

明月道:   “不曾打,只是把我们人参树打倒了。”
大仙闻言,更不恼怒,道:   “莫哭,莫哭。你不知那姓孙的也是个太乙散仙,也曾大闹天宫,神通广大。既然打倒了宝树,你可认得那些和尚?”
清风道:   “都认得。”
大仙道:   “既认得,都跟我来。――众徒弟们,都收拾下刑具,等我回来打他。”
众仙领命。
  大仙与明月、清风纵起祥光,来赶三藏,顷刻间就有千里之遥。大仙在云端里向西观看,不见唐僧。及转头向东看时,倒多赶了九百余里。原来那长老一夜马不停蹄,只行了一百二十里路;大仙的云头,一纵赶过了九百余里。仙童道:   “师父,那路旁树下坐的是唐僧。”
大仙道:   “我已见了。你两个回去安排下绳索,等我自家拿他。”
清风、明月先回不题。
  那大仙按落云头,摇身一变,变作个行脚全真。你道他怎生打扮:
  穿一领百衲袍,系一条吕公绦。手摇麈尾,渔鼓轻敲。三耳草鞋登脚下,九阳巾子把头包。飘飘风满袖,口唱月儿高。
  径直来到树下,对唐僧高叫道:   “长老,贫道起手了。”
那长老忙忙答礼道:   “失瞻,失瞻。”
大仙问:   “长老是那方来的?为何在途中打坐?”
三藏道:   “贫僧乃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者,路过此间,权为一歇。”

大仙佯讶道:   “长老东来,可曾在荒山经过?”
长老道:   “不知仙官是何宝山?”
大仙道:   “万寿山五庄观,便是贫道栖止处。”
  行者闻言,他心中有物的人,忙答道:   “不曾,不曾,我们是打上路来的。”
那大仙指定笑道:   “我把你这个泼猴!你瞒谁哩?你倒在我观里,把我人参果树打倒,你连夜走在此间,还不招认,遮饰甚么?不要走,趁早去还我树来。”
那行者闻言,心中恼怒,掣铁棒,不容分说,望大仙劈头就打。大仙侧身躲过,踏祥光,径到空中。行者也腾云,急赶上去。大仙在半空现了本相,你看他怎生打扮:
  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翎迭鬓边。相迎行者无兵器,止将玉麈手中捻。
  那行者没高没低的,棍子乱打。大仙把玉麈左遮右挡,奈了他两三回合。使一个   “袖里干坤”的手段,在云端里把袍袖迎风轻轻的一展,刷地前来,把四僧连马一袖子笼住。八戒道:“不好了,我们都装在褡縺里了。”
行者道:   “呆子,不是褡縺,我们被他笼在衣袖中哩。”
八戒道:   “这个不打紧,等我一顿钉钯,筑他个窟窿,脱将下去,只说他不小心,笼不牢,吊的了罢。”
那呆子使钯乱筑,那里筑得动:手捻着虽然是个软的,筑起来就比铁还硬。

  那大仙转祥云,径落五庄观坐下,叫徒弟拿绳来。众小仙一一伺候。你看他从袖子里却像撮傀儡一般,把唐僧拿出,缚在正殿檐柱上。
  又拿出他三个,每一根柱上绑了一个。   将马也拿出拴在庭下,与他些草料。   行李抛在廊下。   又道:   “徒弟,这和尚是出家人,不可用刀枪,不可加鈇钺。且与我取出皮鞭来,打他一顿,与我人参果出气。”
众仙即忙取出一条鞭,――不是甚么牛皮、羊皮、麂皮、犊皮的,原来是龙皮做的七星鞭,着水浸在那里。令一个有力量的小仙,把鞭执定道:   “师父,先打那个?”
大仙道:   “唐三藏做大不尊,先打他。”
  行者闻言,心中暗道:   “我那老和尚不禁打,假若一顿鞭打坏了啊,却不是我造的孽?”
他忍不住,开言道:   “先生差了。偷果子是我,吃果子是我,推倒树也是我,怎么不先打我,打他做甚?”
大仙笑道:   “这泼猴倒言语膂烈。这等便先打他。”
小仙问:   “打多少?”
大仙道:   “照依果数,打三十鞭。”
那小仙抡鞭就打。行者恐仙家法大,睁圆眼瞅定,看他打那里。原来打腿,行者就把腰扭一扭,叫声:   “变!”
变作两条熟铁腿,看他怎么打。那小仙一下一下的打了三十,天早向午了。大仙又吩咐道:   “还该打三藏训教不严,纵放顽徒撒泼。”

那仙又抡鞭来打。行者道:   “先生又差了。偷果子时,我师父不知,他在殿上与你二童讲话,是我兄弟们做的勾当。纵是有教训不严之罪,我为弟子的也当替打,再打我罢。”
大仙道:   “这泼猴,虽是狡猾奸顽,却倒也有些孝意。既这等,还打他罢。”
小仙又打了三十。行者低头看看,两只腿似明镜一般,通打亮了,更不知些疼痒。此时天色将晚,大仙道:   “且把鞭子浸在水里,待明朝再拷打他。”
小仙且收鞭去浸,各各归房。晚斋已毕,尽皆安寝不题。
  那长老泪眼双垂,怨他三个徒弟道:   “你等闯出祸来,却带累我在此受罪,这是怎的起?”
行者道:   “且休报怨,打便先打我,你又不曾吃打,倒转嗟呀怎的?”
唐僧道:   “虽然不曾打,却也绑得身上疼哩。”
沙僧道:   “师父,还有陪绑的在这里哩。”
行者道:   “都不要嚷,再停会儿走路。”
八戒道:   “哥哥又弄虚头了。这里麻绳喷水,紧紧的绑着,还比关在殿上,被你使解锁法搠开门走哩。”
行者道:   “不是夸口说,那怕他三股的麻绳喷上了水,就是碗粗的棕缆,也只好当秋风。”
  正话处,早已万籁无声,正是天街人静。好行者,把身子小一小,脱下索来道:   “师父去哑。”

-loading- -loading--loading-


UfqiLong

沙僧慌了道:   “哥哥,也救我们一救。”
行者道:   “悄言,悄言。”
他却解了三藏,放下八戒、沙僧,整束了褊衫,扣背了马匹,廊下拿了行李,一齐出了观门。又教八戒:   “你去把那崖边柳树伐四颗来。”
八戒道:   “要他怎的?”
行者道:   “有用处,快快取来。”
那呆子有些夯力,走了去,一嘴一颗,就拱了四颗,一抱抱来。行者将枝梢折了,教兄弟二人复进去,将原绳照旧绑在柱上。那大圣念动咒语,咬破舌尖,将血喷在树上,叫:   “变!”
一根变作长老,一根变作自身,那两根变作沙僧、八戒;都变得容貌一般,相貌皆同,问他也就说话,叫名也就答应。他两个却才放开步,赶上师父。这一夜依旧马不停蹄,躲离了五庄观。
  只是到天明,那长老在马上摇桩打盹。行者见了,叫道:   “师父不济,出家人怎的这般辛苦?我老孙千夜不眠,也不晓得些困倦。且下马来,莫教走路的人看见笑你,权在山坡下藏风聚气处歇歇再走。”
  不说他师徒在路暂住。且说那大仙天明起来,吃了早斋,出在殿上,教:   “拿鞭来,今日却该打唐三藏了。”
那小仙抡着鞭,望唐僧道:   “打你哩。”
那柳树也应道:   “打么。”
乒乓打了三十。抡过鞭来,对八戒道:   “打你哩。”

那柳树也应道:   “打么。”
及打沙僧,也应道教打。及打到行者,那行者在路,偶然打个寒噤道:   “不好了!”
三藏问道:   “怎么说?”
行者道:   “我将四颗柳树变作我师徒四众,我只说他昨日打了我两顿,今日想不打了,却又打我的化身,所以我真身打噤。收了法罢。”
那行者慌忙念咒收法。
  你看那些道童害怕,丢了皮鞭,报道:   “师父啊,为头打的是大唐和尚,这一会打的都是柳树之根。”
大仙闻言,呵呵冷笑,夸不尽道:   “孙行者,真是一个好猴王。曾闻他大闹天宫,布地网天罗,拿他不住,果有此理。――你走了便也罢,却怎么绑些柳树在此冒名顶替?决莫饶他,赶去来。”
  那大仙说声赶,纵起云头,往西一望,只见那和尚挑包策马,正然走路。大仙低落云头,叫声:   “孙行者,往那里走?还我人参树来。”
八戒听见道:   “罢了,对头又来了。”
行者道:   “师父,且把善字儿包起,让我们使些凶恶,一发结果了他,脱身去罢。”
唐僧闻言,战战兢兢,未曾答应。沙僧掣宝杖,八戒举钉钯,大圣使铁棒,一齐上前,把大仙围住在空中,乱打乱筑。这场恶斗,有诗为证。诗曰:
  悟空不识镇元仙,与世同君妙更玄。
  三件神兵施猛烈,一根麈尾自飘然。

  左遮右挡随来往,后架前迎任转旋。
  夜去朝来难脱体,淹留何日到西天!


  他兄弟三众各举神兵,一齐攻打;那大仙只把蝇帚儿演架。那里有半个时辰,他将袍袖一展,依然将四僧一马并行李一袖笼去。返云头,又到观里,众仙接着。仙师坐于殿上,却又在袖儿里一个个搬出:将唐僧绑在阶下矮槐树上;八戒、沙僧各绑在两边树上;将行者捆倒。行者道:   “想是调问哩。”
不一时,捆绑停当,教把长头布取十疋来。行者笑道:   “八戒,这先生好意思,拿出布来与我们做中袖哩。减省些儿,做个一口中罢了。”
那小仙将家机布搬将出来。大仙道:   “把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都使布裹了。”
众仙一齐上前裹了。行者笑道:   “好,好,好,夹活儿就大殓了。”
须臾,缠裹已毕。又教拿出漆来。众仙即忙取了些自收自晒的生熟漆,把他三个浑身布裹漆了,浑身俱裹漆,上留着头脸在外。八戒道:   “先生,上头倒不打紧,只是下面还留孔儿,我们好出恭。”
那大仙又教把大锅抬出来。行者笑道:   “八戒,造化,抬出锅来,想是煮饭我们吃哩。”
八戒道:   “也罢了,让我们吃些饭儿,做个饱死的鬼也好看。”
众仙果抬出一口大锅支在阶下。大仙叫架起干柴,发起烈火,教:   “把清油拗上一锅,烧得滚了,将孙行者下油镬炸他一煠,与我人参树报仇。”

  行者闻言,暗喜道:   “正可老孙之意,这一向不曾洗澡,有些儿皮肤燥痒,好歹烫烫,足感盛情。”
顷刻间,那油锅将滚。大圣却又留心,恐他仙法难参,油锅里难做手脚,急回头四顾,只见那台下东边是一座日规台,西边是一个石狮子。行者将身一纵,滚到西边,咬破舌尖,把石狮子喷了一口,叫声:   “变!”
变作他本身模样,也这般捆作一团。他却出了元神,起在云端里,低头看着道士。
  只见那小仙报道:   “师父,油锅滚透了。”
大仙教:   “把孙行者抬下去。”
四个仙童抬不动,八个来也抬不动,又加四个也抬不动。众仙道:   “这猴子恋土难移,小自小,倒也结实。”
却教二十个小仙扛将起来,往锅里一掼,烹的响了一声,溅起些滚油点子,把那小道士们脸上烫了几个燎浆大泡。只听得烧火的小童喊道:   “锅漏了,锅漏了。”
说不了,油已漏得罄尽,锅底打破,原来是一个石狮子放在里面。
  大仙大怒道:   “这个泼猴,着然无礼,教他当面做了手脚。你走了便罢,怎么又捣了我的灶?这泼猴枉自也拿他不住;就拿住他,也似抟砂弄汞,捉影捕风。罢,罢,罢,饶他去罢。且将唐三藏解下,另换新锅,把他扎一扎,与人参树报报仇罢。”
那小仙真个动手,拆解布漆。
  行者在半空里听得明白,他想着:   “师父不济,他若到了油锅里,一滚就死,二滚就焦,到三五滚他就弄做个稀烂的和尚了。我还去救他一救。”

好大圣,按落云头,上前叉手道:   “莫要拆坏了布漆,扎我师父,还等我来下油锅罢。”
那大仙惊骂道:   “我把你这猢猴!怎么弄手段捣了我的灶?”
行者笑道:   “你遇着我就该倒灶,干我甚事?我才自也要领你些油汤油水之爱,但只是大小便急了,若在锅里开风,恐怕污了你的熟油,不好调菜吃。如今大小便通干净了,才好下锅。不要扎我师父,还来扎我罢。”
那大仙闻言,呵呵冷笑,走出殿来,一把扯住。
  毕竟不知有何话说,端的怎么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行者 +师父 +八戒 +果子 +三藏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11 仁智互见 👎1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西游记-12:第12回 : 唐王秉诚修大会 观音显圣化金蝉

    13 14 15 16 17

      18. 西游记-18:第18回 : 观音院唐僧脱难 高老庄大圣除魔

      19. 西游记-19:第19回 : 云栈洞悟空收八戒 浮屠山玄奘受心经

      20. 西游记-20:第20回 : 黄风岭唐僧有难 半山中八戒争先

      21. 西游记-21:第21回 : 护法设庄留大圣 须弥灵吉定风魔

      22. 西游记-22:第22回 : 八戒大战流沙河 木叉奉法收悟净

      23. 西游记-23:第23回 : 三藏不忘本 四圣试禅心

      24. 西游记-24:第24回 : 万寿山大仙留故友 五庄观行者窃人参

      25. 西游记-25:第25回 :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 🔴

      26. 西游记-26:第26回 : 孙悟空三岛求方 观世音甘泉活树

      27. 西游记-27:第27回 : 尸魔三戏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

      28. 西游记-28:第28回 : 花果山群妖聚义 黑松林三藏逢魔

      29. 西游记-29:第29回 : 脱难江流来国土 承恩八戒转山林

      30. 西游记-30:第30回 : 邪魔侵正法 意马忆心猿

      31. 西游记-31:第31回 : 猪八戒义激猴王 孙行者智降妖怪

      32. 西游记-32:第32回 : 平顶山功曹传信 莲花洞木母逢灾

    33 34 35

    36. 西游记-36:第36回 : 心猿正处诸缘伏 劈破傍门见月明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西游记-48:第48回 : 魔弄寒风飘大雪 僧思拜佛履层冰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西游记-60:第60回 : 牛魔王罢战赴华筵 孙行者二调芭蕉扇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西游记-72:第72回 : 盘丝洞七情迷本 濯垢泉八戒忘形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西游记-84:第84回 : 难灭伽持圆大觉 法王成正体天然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西游记-96:第96回 : 寇员外喜待高僧 唐长老不贪富贵

    97 98 99 100

    🤖 智能推荐

    + 索尔仁 索尔仁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