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买不起的流量,创业者每一天..


2019-10-16 09:30

不过,促使流量价格上涨的,不止是供需博弈,还有欲望和野心。


百度是个典型:为了业绩增长,把流量卖给出价最高者,包括那些能获取暴利的不法和灰色领域公司。

据财新报道,从2010年开始,为完成百度每季度布置的业绩任务并获取绩效奖金,全国各地代理商不惜加大补贴,吸引中小客户跨区域投放广告。

目前“非企(非渠道企业户)”业务占百度总业绩的比例或达到30%以上,据保守估计,这块业务可能占百度营收的20%-30%。

百度“非企”业务囊括游戏、招商加盟,甚至赌博、色情、办证等众多非法领域。


今年5月,经历了莆田系、魏则西一系例丑闻的百度宣布,百度搜索实现每页面商业推广信息条数所占比例低于30%,数量低于4条。

但一名搜索引擎广告的代理商告诉媒体,这相当于把以往16 个广告位减少到只剩下4个。“实际上竞争更激烈了,百度那里很多热门关键词的价格涨了 300%到 450%。”


在利益驱动之下,流量巨头也并不顾及创业公司间的竞争生态如何。

百度竞价排名允许竞对公司之间相互买关键词,例如输入一家公司,可能首先弹出来的是竞争对手的名字。“这就要看哪一家出价更高,我们也花过大价钱去买关键词,保证自己公司的名字能够排在搜索引擎的最前面。”一个O2O领域的员工说,因为百度竞价是按照点击收费,流量竞争最疯狂的时候,他们曾临时组建了一个几十人的小团队,包下一个网吧不间断地点击竞对公司的百度词条。


对中小企业的过分收割,对商业环境的破坏,以及在利润高压下的动作变形,最终势必伤害到巨头自身。然而在一辆疯狂行驶的汽车上,没有人能做出改变。

流量价格昂贵还滋生了刷榜流行。

营销优化公司九枝兰的合伙人傅强说,最近两年开始有很多小公司来找他们合作,对方只有很低的成本预算,目的也并不是为了获取真实用户。

“他们希望通过我们给自己营造一个很好看的数据,用来应付投资人或者拿着这些数据去找融资。”傅强说,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建议这些小公司刷榜,例如App下载量和微信公号阅读数。


“妙计旅行”推广初期,有人曾劝张帆花钱刷榜,但是衡量再三他决定不趟这滩浑水,“刷榜的本质是造成整个领域的虚假繁荣,一些公司在排行榜上排名靠前,或者声称自己盈利多少,但是最后死得无声无息”。

这是一个对早期创业者、对创新非常不利的生态环境。


出路:没有出路

“找出路”是几乎所有创业公司在接受36氪采访时提到的高频词汇,但出路并不好找。

 

电商创业者刘强在今年年初带着一个三人的团队自建微信公号,在上面发一些流行的热点话题,并设置抽奖环节,只要读者将文章转发到朋友圈,就有就会获得大闸蟹或者澳洲进口牛奶。 


虽然这让他的公号在三个月内涨粉近2万,然而转化购买率并没有太大提升。今年夏天,投资人开始暗示刘强要尽快开始盈利,这让他陷入苦恼。 

已经完成B轮融资的游戏媒体魔方网在积极探索海外业务,为国内的游戏发行商提供海外推广运营方面的服务。不过最近东南亚和印度等海外市场的流量价格也开始水涨船高,不再是明显的流量洼地。 


一直在做创业公司出海调查的某投资人告诉36氪记者,他发现海外市场的流量价格最近几年涨势凶猛,“以印度为例,现在的流量已经比两三年前贵了十倍,东南亚的流量价格也不再那么便宜”。

这个投资人已经不再建议自己投资的公司再出海,在他看来,如果不改变目前流量市场的生态,而只是一味寻找价格洼地的话,等全国范围内的流量红利耗尽,创业者将会陷入死循环。 


互联网电商易果生鲜选择拥抱巨头。公关部负责人万德乾告诉36氪记者,2013年接受阿里巴巴投资后,易果生鲜目前是天猫超市的独家运营商。有了阿里平台导流,“流量价格的上涨对我们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困扰”。 

但在很多创业者看来,这种拿股权换流量的行为前途难料。不想依靠巨头的电商平台爱鲜蜂创始人张赢认为,因为巨头手头上的企业会特别多,“他们也没有办法在某个公司上有特别大的倾斜,并且巨头们的资源并不是无偿的。当初创公司股权不断被稀释,而流量价格居高不下,他们将失去话语权。” 


最近,张帆和他的团队用很低的价格在百度搜索上买下了几十万个和旅行相关的生僻词句,例如“明天11点北京到巴黎的飞机”,他们将24个小时的整点时间全部买下,搜索地点除了“北京”和“巴黎”之外,还有类似驻马店、波多黎各等非热门区域。 

“如果不是这么买关键词,而是像其他人一样追着买‘北京飞巴黎’,那价格贵得根本接受不起。”张帆说。不过这个创业之前在搜狗做搜索引擎,深谙关键词搜索优化的工程师发现,即使他觉得自己已经将各种优化做到了极致,效果依旧杯水车薪。“我们也只是将获客单价从30块钱降到了10块钱,这依旧是相当高昂的成本。” 


倒闭正在不断发生。 

成都曾经是游戏开发的“千游之城”,有上千家游戏公司,但现在倒闭成风,据成都媒体估算,目前活下来的游戏公司不到100家。 

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在线旅游创业公司淘在路上宣告内部清算;更早之前,麦兜旅行被证实欠款跑路;曾以尾单模式扬名的爱旅行已经解散,它的主要竞争对手来来会则在大幅裁员;曾拿到了腾讯投资的我趣旅行也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转型,团队缩减为不到原来的一半。 


今年4月,海淘电商蜜淘倒闭。它在2014年获得B轮融资后,用补贴打价格战,耗费千万元买广告,以获取流量以及用户。然而好景不长,当更强的对手入场时,蜜淘网却开始后劲不足。更糟糕的是,去年下半年互联网寒潮,蜜淘网C轮融资迟迟没有敲定,公司最终兵败如山倒。 

妙计旅行的张帆曾听说,一个旅行App的CEO曾卖掉自己的房子来做广告投放,“结果公司垮了,房子也没了”。 


在张帆看来,流量成本居高不下是打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盈利模式是因为没有用户转化,获客成本太高,本来就不多的子弹都用在购买流量上了。” 

创业公司们都希望流量价格能够不久就有所回落。“但是因为有盈利的巨大压力,卖方的流量广告不太可能会变得便宜”。品友互动CEO黄晓南说,从去年开始,合作的创业公司中的很大一部分都自动缩减了一半的广告投放,“对于这些公司来说,他们是资本市场的弱者,只能被动地缩减开支,而无力改变现实。” 


很抱歉我们无法给出一个光明的结尾:流量之贵是一个无解的问题,而创业环境被挫伤也在所难免。也许,只有死掉一大批企业,买方数量大幅减少,迫使卖方不得不调低价格,创业的生态才能重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强为化名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官宣 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