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浒传-71:第51回 :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2-23 14:04 , 116 , 22

第51回 :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话说宋江主张“一丈青”与王英配为夫妇,众人都称赞宋公明仁德,当日又设席庆贺。正饮宴间,只见朱贵酒店里使人上山来报道:“林子前大路上一伙客人经过,小喽啰出去拦截,数内一个称是郓城县都头雷横,朱头领邀请住了。见在店里饮分例酒食,先使小校报知。”

晁盖、宋江听了大喜,随即同军师吴用三个下山迎接。朱贵早把船送至金沙滩上岸。宋江见了,慌忙下拜道:“久别尊颜,常切思想。今日缘何经过贱处?”

雷横连忙答礼道:“小弟蒙本县差遣,往东昌府公干回来,经过路口,小喽啰拦讨买路钱,小弟提起贱名,因此朱兄坚意留住。”

宋江道:“天与之幸!”

请到大寨,教众头领都相见了,置酒管待。一连住了五日,每日与宋江闲话。晁盖动问朱仝消息,雷横答道:“朱仝见今参做本县当牢节级,新任知县好生欢喜。”

宋江宛曲把话来说雷横上山入伙,雷横推辞老母年高,不能相从,待小弟送母终年之后,却来相投。雷横当下拜辞了下山,宋江等再三苦留不住。

众头领各以金帛相赠,宋江、晁盖自不必说。雷横得了一大包金银下山,众头领都送至路口作别,把船渡过大路,自回郓城县去了,不在话下。


  且说晁盖、宋江回至大寨聚义厅上,起请军师吴学究定议山寨职事。吴用已与宋公明商议已定,次日会合众头领听号令。先拨外面守店头领。宋江道:“孙新、顾大嫂原是开酒店之家,着令夫妇二人替回童威、童猛别用。”

再令时迁去帮助石勇,乐和去帮助朱贵,郑天寿去帮助李立,东南西北四座店内卖酒卖肉,招接四方入伙好汉。每店内设两个头领。

“一丈青”、王矮虎后山下寨,监督马匹。金沙滩小寨,童威、童猛弟兄两个守把。鸭嘴滩小寨,邹渊、邹润叔侄两个守把。

山前大路,黄信、燕顺部领马军下寨守护。解珍、解宝守把山前第一关。杜迁、宋万守把宛子城第二关。刘唐、穆弘守把大寨口第三关。

阮家三雄守把山南水寨。孟康仍前监造战船。李应、杜兴、蒋敬总管山寨钱粮金帛。

陶宗旺、薛永监筑梁山泊内城垣雁台。侯健专管监造衣袍、铠甲、旌旗、战袄。朱富、宋清提调筵宴。穆春、李云监造屋宇寨栅。萧让、金大坚掌管一应宾客书信公文。

裴宣专管军政司赏功罚罪。其余吕方、郭盛、孙立、欧鹏、马麟、邓飞、杨林、白胜分调大寨八面安歇。晁盖、宋江、吴用居于山顶寨内。

花荣、秦明居于山左寨内。林冲、戴宗居于山右寨内。

李俊、李逵居于山前。张横、张顺居于山后。杨雄、石秀守护聚义厅两侧。一班头领,分拨已定,每日轮流一位头领做筵席庆贺,山寨体统,甚是齐整。有诗为证:

  巍巍高寨水中央,列职分头任所长。

  只为朝廷无驾驭,遂令草泽有鹰扬。


  再说雷横离了梁山泊,背了包裹,提了朴刀,取路回到郓城县;到家参见老母,更换些衣服,賫了回文,径投县里来拜见了知县;回了话,销缴公文批帖,且自归家暂歇。依旧每日县中书画卯酉,听候差使。因一日行到县衙东首,只听得背后有人叫道:“都头,几时回来?”

UfqiLong

雷横回过脸来看时,却是本县一个帮闲的李小二。雷横答道:“我却才前日来家。”

李小二道:“都头出去了许多时,不知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那妮子来参都头,却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现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品调,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戏舞,或是吹弹,或是歌唱,赚得那人山人海价看。都头如何不去睃一睃?端的是好个粉头!”

雷横听了,又遇心闲,便和那李小二径到勾栏里来看,只见门首挂着许多金字帐额,旗杆吊着等身靠背。入到里面,便去青龙头上第一位坐了。看戏台上,却做笑乐院本。

那李小二人丛里撇了雷横,自出外面赶碗头脑去了。院本下来,只见一个老儿裹着磕脑儿头巾,穿着一领茶褐罗衫,系一条皂绦,拿把扇子,上来开呵道:“老汉是东京人氏,白玉乔的便是。如今年迈,只凭女儿秀英歌舞吹弹,普天下伏侍看官。”

锣声响处,那白秀英早上戏台,参拜四方,拈起锣棒,如撒豆般点动,拍下一声界方,念了四句七言诗,便说道:“今日秀英招牌上明写着这场话本,是一段风流蕴藉的格范,唤做豫章城双渐赶苏卿。”

说了开话又唱,唱了又说,合棚价众人喝采不绝。雷横坐在上面看那妇人时,果然是色艺双绝。但见:

  罗衣迭雪,宝髻堆云。樱桃口,杏脸桃腮;杨柳腰,兰心蕙性。

歌喉宛转,声如枝上莺啼;舞态蹁跹,影似花间凤转。

腔依古调,音出天然,高低紧慢按宫商,轻重疾徐依格范。

笛吹紫竹篇篇锦,板拍红牙字字新。



  那白秀英唱到务头,这白玉乔按喝道:“虽无买马博金艺,要动聪明鉴事人。看官喝采道是去过了,我儿且回一回下来,便是衬交鼓儿的院本。”

白秀英拿起盘子,指着道:“财门上起,利地上住,吉地上过,旺地上行,手到面前,休教空过。”

白玉乔道:“我儿且走一遭,看官都待赏你。”

白秀英托着盘子,先到雷横面前,雷横便去身边袋里摸时,不想并无一文。雷横道:“今日忘了,不曾带得些出来,明日一发赏你。”

白秀英笑道:“‘头醋不酽彻底薄’,官人坐当其位,可出个标首。”

雷横通红了面皮道:“我一时不曾带得出来,非是我舍不得。”

白秀英道:“官人既是来听唱,如何不记得带钱出来?”

雷横道:“我赏你三五两银子,也不打紧,却恨今日忘记带来。”

白秀英道:“官人今日见一文也无,提甚三五两银子,正是教俺‘望梅止渴,画饼充饥’。”


白玉乔叫道:“我儿,你自没眼,不看城里人、村里人,只顾问他讨甚么?且过去自问晓事的恩官,告个标首。”

雷横道:“我怎地不是晓事的?”

白云乔道:“你若省得这子弟门庭时,狗头上生角。”

众人齐和起来。雷横大怒,便骂道:“这忤奴,怎敢辱我?”

白玉乔道:“便骂你这三家村使牛的,打甚么紧?”

有认得的喝道:“使不得,这个是本县雷都头。”

UfqiLong

白玉乔道:“只怕是驴筋头。”

雷横那里忍耐得住,从坐椅上直跳下戏台来,揪住白玉乔,一拳一脚,便打得唇绽齿落。众人见打得凶,都来解拆开了,又劝雷横自回去了。勾栏里人,一哄尽散了。



  原来这白秀英却和那新任知县旧在东京两个来往,今日特地在郓城县开勾栏。那娼妓见父亲被雷横打了,又带重伤,叫一乘轿子,径到知县衙内,诉告雷横殴打父亲,搅散勾栏,意在欺骗奴家。知县听了,大怒道:“快写状来。”

这个唤做“枕边灵”。便教白玉乔写了状子,验了伤痕,指定证见。本处县里有人都和雷横好的,替他去知县处打关节,怎当那婆娘守定在衙内,撒娇撒痴,不由知县不行。立等知县差人把雷横捉拿到官,当厅责打,取了招状,将具枷来枷了,押出去号令示众。

那婆娘要逞好手,又去知县行说了,定要把雷横号令在勾栏门首。第二日,那婆娘再去做场,知县却教把雷横号令在勾栏门首。这一班禁子人等,都是和雷横一般的公人,如何肯絣扒他?

这婆娘寻思一会,既是出名奈何了他,只是一怪,走出勾栏门,去茶坊里坐下,叫禁子过去发话道:“你们都和他有首尾,却放他自在,知县相公教你们絣扒他,你倒做人情。少刻我对知县说了,看道奈何得你们也不?”

禁子道:“娘子不必发怒,我们自去絣扒他便了。”

白秀英道:“恁地时,我自将钱赏你。”

禁子们只得来对雷横说道:“兄长,没奈何,且胡乱絣一絣。”

把雷横絣扒在街上。



  人闹里,却好雷横的母亲正来送饭,看见儿子吃他絣扒在那里,便哭起来,骂那禁子们道:“你众人也和我儿一般在衙门里出入的人,钱财直这般好使!谁保的常没事?”

禁子答道:“我那老娘听我说,我们却也要容情,怎禁被原告人监定在这里要絣,我们也没做道理处。不时,便要去和知县说,苦害我们,因此上做不的面皮。”

那婆婆道:“几曾见原告人自监着被告号令的道理。”

禁子们又低低道:“老娘,他和知县来往得好,一句话便送了我们,因此两难。”

那婆婆一面自去解索,一头口里骂道:“这个贼贱人直恁的倚势!我且解了这索子,看他如今怎的!”

白秀英却在茶坊里听得,走将过来,便道:“你那老婢子,却才道甚么?”

那婆婆那里有好气,便指着骂道:“你这千人骑,万人压,乱人入的贱母狗,做甚么倒骂我!”

白秀英听得,柳眉倒竖,星眼圆睁,大骂道:“老咬虫、吃贫婆、贱人,怎敢骂我?”

婆婆道:“我骂你待怎的?你须不是郓城县知县。”

白秀英大怒,抢向前只一掌,把那婆婆打个踉跄。那婆婆却待挣扎,白秀英再赶入去,老大耳光子,只顾打。这雷横是个大孝的人,见了母亲吃打,一时怒从心发,扯起枷来,望着白秀英脑盖上打将下来。那一枷梢打个正着,劈开了脑盖,扑地倒了。

众人看时,那白秀英打得脑浆迸流,眼珠突出,动弹不得,情知死了。


+白秀英 +美髯公 +衙内 +水浒传 +雷横

本页地址: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 仁智互见
  • 116, 2021-02-24 07:53, 2
    "小衙内"死得好惨! 👍 👎 ✍️
  • 104, 2021-02-24 07:56, 1
    @116-2021-02-24-"小衙内&...
    的确是可怜,只因身在官宦家? 👍 👎 ✍️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水浒传-61:第44回 :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2

      62. 水浒传-62:第45回 : 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

      63. 水浒传-63:第45回 : 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2

      64. 水浒传-64:第46回 :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

      65. 水浒传-65:第46回 :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2

      66. 水浒传-66:第47回 : 扑天雕双修生死书 宋公明一打祝家庄

      67. 水浒传-67:第48回 : 一丈青单捉王矮虎 宋公明两打祝家庄

      68. 水浒传-68:第49回 : 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

      69. 水浒传-69:第49回 : 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2

      70. 水浒传-70:第50回 : 吴学究双掌连环计 宋公明三打祝家庄

      71. 水浒传-71:第51回 :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

      72. 水浒传-72:第51回 :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2

      73. 水浒传-73:第52回 : 李逵打死殷天锡 柴进失陷高唐州

      74. 水浒传-74:第52回 : 李逵打死殷天锡 柴进失陷高唐州-2

      75. 水浒传-75:第53回 : 戴宗智取公孙胜 李逵斧劈罗真人

      76. 水浒传-76:第53回 : 戴宗智取公孙胜 李逵斧劈罗真人-2

      77. 水浒传-77:第54回 : 入云龙斗法破高廉 黑旋风探穴救柴进

      78. 水浒传-78:第55回 : 高太尉大兴三路兵 呼延灼摆布连环马

      79. 水浒传-79:第56回 : 吴用使时迁盗甲 汤隆赚徐宁上山

      80. 水浒传-80:第57回 : 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

      81. 水浒传-81:第57回 : 徐宁教使钩镰枪 宋江大破连环马-2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