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藏传佛教假活佛..


真是藏传佛教假活佛

2021-02-23 , 2099 , 116 , 60

[编按: 转载于 腾讯微信/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 2021-02-21. 原标题为——“我当了10年活佛,骗财10亿,骗色8人”:为什么越低端的骗局,越多人上当?。]


前不久,济南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出现了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藏族活佛,洛桑丹真。
活佛成罪犯,还被判了25年,听上去挺不可思议。要知道,在信众眼中,这个洛桑丹真德高望重:
一生清贫,住在40多年前建的老房子里。四处奔走,只为宣扬佛法。3000多名弟子对他顶礼膜拜,其中不乏大学教授、企业董事长。
这样一位“高僧大德”,怎会沦为阶下囚?耳朵出于好奇,深扒了一下这位“活佛”。才发现背后剧情,可谓魔幻。

不劳而获是骗局.webp

一切要从5年前的一封求助信说起。2016年,有网友举报,四川甘孜地区的一个活佛,欺骗她整整10年。矛头直指洛桑丹真,说他骗财骗色。此贴一发,震惊四座。
毕竟,宗教庄严,藏传佛教更是神秘。活佛也不比一般和尚,而是转世灵童,地位很高。堂堂一个上师怎么可能骗人呢?一定是有人在故意泼脏水。
洛桑丹真所在的俄若寺还特地发了一份情况调查报告,为大师澄清。

假活佛-202102.webp


寺庙都出来说话了,举报的帖子也被删除,谁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在一切快要不了了之时,警方察觉到不对劲,开始着手调查。不查不知道,一查毁三观。这个藏传佛教的所谓活佛,其实不是僧人,甚至连藏族人都不是。
他本名王兴夫,出生山东。招摇撞骗来到藏区,借着假活佛之名,干着真流氓的事。高僧活佛,有着两副面孔。
人前,王兴夫是没有私欲、一心礼佛的大师。他住在老破小的房子里,家中除了佛经佛书,没有半点钱财傍身。

可背地里,一切道貌岸然,都是为了遮掩贪念。不到10年时间,他从信徒手中骗取了近2个亿。前前后后,买了12套房产,光是成都就有一套1000平米的豪华别墅。保险柜里,装满了金条和一沓一沓的现金。那场面,耳朵只在《人民的名义》里见过。

人前,王兴夫看起来慈眉善目。他告诉别人,自己早就为了皈依跟老婆离了婚,六根清净,看破红尘。
可背地里,他利用绝对的权威,“肉体控制”女信徒。每到一个地方传道,就让联络员每晚安排1-2个年轻女弟子“服侍休息”。从而强奸、猥亵。被逮捕的时候,王兴夫的包里甚至还搜出了避孕套和印度神油。一个本子上,记着100多位女弟子的电话号码。

扒去外衣,人们才发现这尊“佛”,实际是“魔”。但诡异的是,一个普通汉族人,到底是怎么摇身一变,成了藏族活佛?又是怎么让信徒毕恭毕敬,甘愿掏钱,又赔上整个人生?



20多年前,王兴夫还只是个普通的江湖骗子。那时候,民间兴起“气功潮”,他灵机一动,把自己包装成气功大师。胡编乱造了个所谓的“密宗洗心功”,在济南、成都、沈阳到处办班。好在没多久,国家取缔了有害气功等一系列功法。但王兴夫也借此成功骗到不少钱,实现了一波财务自由。


尝到甜头的王兴夫,寻觅着自己的下一个“角色”。当时,甘孜俄若寺的贡智活佛在当地颇有名望。但活佛已染上重病,垂垂老矣,王兴夫见势趁虚而入,想着法儿地献殷勤。一会儿说自己曾在西藏阿里修行,一会儿说久闻上师大名,真心想拜师。刚开始,贡智和弟子鲁绒都没理他。

UfqiLong
但王兴夫凭借早年积累的财富和信众,动辄一掷几十万“供养”寺庙,要么拉着自己的“弟子”捐钱捐物,金额高达百万。一来二去,贡智和鲁绒对他态度大变。在他们的“帮助”下,王兴夫就这样摇身一变成了藏族人洛桑丹真,还有了假身份证。

有钱,不仅能让鬼推磨,还能让普通人立地成佛。2008年,为了感谢王兴夫对俄若寺的巨额“供养”,贡智和鲁绒违规为他举办了“坐床仪式”。这个藏传佛教里最隆重的仪式,意味着王兴夫正式成了活佛。

他也煞有介事,做戏做全套,编故事说自己是怎么转世的。还让弟子把自己的照片PS一番,端坐于莲花台上,头顶佛光。多年后,当师兄鲁绒被警察问起为什么要“帮”王兴夫。他直截了当地说:“因为王兴夫在内地有好多弟子,对寺庙供养多。”
一个明明不信佛,却想用信仰的力量发财;一个明知对方是骗子,却要借他的“人脉”牟利。这对狼狈为奸的师兄弟,就这样开启了共同暴富之路。


当时的鲁绒,还是俄若寺的主事,很有威望。为了捧高王兴夫,但凡寺庙搞活动,他都让师弟坐在主位,享受最高规格接待。信教民众一见这阵势,自然对王兴夫的活佛身份确信不疑。俯首供奉,毕恭毕敬。
有了地位权威的王兴夫,捞起钱来毫不手软。他把自己的“佛法体系”分为4个次级、12个修习阶层。不同阶段,弟子分别要交不少于300、800、3500、8000的供养。

当然了,“不少于”的意思,是多多益善。他劝诫弟子,供养的金额就是你修行的态度,给得越多,福报就会越好。被洗脑的信徒,都自愿成了ATM机。很多人几年不舍得买一件新衣,却舍得把钱全送给“活佛”。
有个姓周的弟子,两个儿子都是盲人,一个月只有3000块退休金。即便这样,她还要背着家人把大部分钱拿去给师父。某次王兴夫看中一套房,有个叫曹忠的弟子二话不说就转给师父120万。
后来他坦言,自己给父母的钱都从未超过10万。王兴夫还忙着到处“开光”“加持”。俄若寺原本有一种免费发放给信众的“甘露水”。到了他手里,他宣称这是自己念经加持过的水,服用后可以净化心灵,消除业障。一小瓶不明黄色液体,卖到300块。

还有网上几十块买来的花瓶。被他“加持”后,就成了“龙王宝瓶”,一只几千块。零售不过瘾,他还专门开了家公司卖他加持后的“法器”。取名:香德尼玛。靠着这样多元的“生意链条”,王兴夫10年捞了2个亿。信徒以为自己跟对了大师,倾尽所有;骗子在暗地里数钱数到手软,笑出了声。
最恶心的是,王兴夫不仅在经济上控制信徒,还在肉体上侵占。凡是皈依的弟子,他都会发一张自制的“证书”。皈依证内,他要求弟子写下自己最害怕的死法。如背弃师父,就“受五马分尸之罪”“被毒蛇咬死”......

王兴夫知道,只有在恐惧的“统治”下,自己才能肆无忌惮对弟子提要求。他找女弟子开房,让她们做自己的“小明妃”,要“身加持”她们。但凡不从,就用皈依证上的毒誓威胁。顶礼膜拜的信徒,哪敢拒绝?
有个遭到王兴夫性侵的女信徒回忆,“心里很害怕,但想到他是上师、活佛,担心反抗会遭报应。”
做了无耻之事,王兴夫还能替自己美化:“你那个臭垢不堪的身躯,上师为了净化你才加持你,你还有世俗男女之分?”

UfqiLong

假活佛-202102-2.webp


王兴夫被逮捕后,有8名女弟子举报自己曾遭他性侵。但警方表示,实际受害者应该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对于这一切,出家人鲁绒不是不知道。但这个唯一知道王兴夫假身份的人,从来都是包庇、掩护。
在2016年那封举报贴发出后,甚至以寺庙的名义为王兴夫作澄清。毕竟这些年,他从王兴夫那捞到的,可是不少钱。

作为佛门中人,他们似乎忘了:善恶终有报。2020年7月31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王兴夫有期徒刑25年,并处罚金两千万,没收财产五十万。而鲁绒,获6年有期徒刑。

看了王兴夫的“发家史”,足为震惊:这简直就是个奥斯卡影帝级的演员。人前一心向善,人后坑蒙拐骗。犯罪时胆大妄为,被逮捕后还能在警察面前抽自己耳光,表演“非常后悔”。
而扮演“大师”招摇撞骗的,王兴夫从来都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假活佛杨洪臣骗取钱财数千万,奸淫妇女数名,几个月前同样被判决。
前几年还有个长相酷似黄晓明的“活佛”,唱歌吸粉,被称为“西藏最帅活佛”。实际上,也是假冒的。
2015年,就有中央官员揭露假活佛,骗财骗色还支持分裂活动。

每当这样的假大师被曝光、揭穿,我们都会觉得他们的套路太荒诞,甚至可笑。但这背后有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就是这么可笑的套路,为什么每一次,还有无数人深信不疑,直至付出惨重代价?


王兴夫操着一口土里土气的山东方言,中专毕业,文化水平并不高。但他依然能让信徒认定他是藏族活佛,其中不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因为他的手段高明吗?
不,是因为太多人在“权威”和“从众”面前,放弃了叫做“独立思考”的能力。


有位信徒回忆,第一次听王兴夫讲经,不觉得有什么厉害之处。但后来“发现大学老师、公司董事长都相信师父,也就跟着信了”。还有信徒说,师父是有“活佛证”的。但被问到是否见过,她竟回答:“没见过,但大家都说有,应该不会有假”。当人停止思考,也就失去了发现问题、改变问题的能力。
一切想法,自然被牵着走。


所以后来王兴夫甚至敢大摇大摆带着老婆孩子出去,喝茅台酒、吃鱼吃肉。因为没有人会质疑。他们只会告诉自己:大家都相信,那就是真的。你看,人心比你想象中脆弱,也比你想象中更容易被改造。


其实这些年,类似的骗局又何止假活佛。

从全能神到成功学,从传销到权健保健品帝国,哪一个不是上蹿下跳的“演员”,在假扮各种人生导师。
骗你生病不用吃药,念几句咒语就能羽化登仙;骗你赚钱不用努力,喊几句口号就能一夜暴富。
中招之人,数不胜数,甚至不曾在脑中闪过一丝怀疑的念头。可别忘了,在这个谎言、诈骗、“信仰”满天飞的时代,守脑如玉,是最重要的事情。


即便有些幻境美好得天花乱坠,也别忘了用理智记住一些常识:
成功、财富、幸福,古往今来只有双手挣出来的,没有嘴巴吐出来的。那些突如其来的信仰,那些宣称可以不劳而获的捷径,无一不是毒药。人生路长,想要追求诗和远方,永远别丢了手和智商。


+藏传佛 +王兴夫 +信徒 +弟子 +鲁绒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