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帝国的兴亡-9:阿道夫‧希特勒的萌芽思想-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2-22 08:28 , 116 , 2

阿道夫‧希特勒的萌芽思想-2


但是根据希特勒童年时代友人的材料,这不是实际情况。奥古斯待‧库比席克回忆两人一起在林嗣的日子的时候说:“当我初次认识阿道夫‧希特勒的时候,他的反犹情绪就已经表露出来了──希特勒去维也纳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坚定的反犹主义者。

他在维也纳的经验可能加深了这种情绪。但是可以肯定不是产生这种情绪的原因。”

“于是,” 希特勒说,“我来到了维也纳。”


“我初到一地,种种新奇景象使我目不暇给──心中又想着自己命途多舛,因此未能深入了解这个庞大城市的人民中间的内部阶层。尽管在当时维也纳二百万居民中间几乎有二十万犹太人,我却看不出犹太人来。

在我看来,犹太人的特点仍旧是他们的宗教,因此,基于人类的相互容忍精神,在这个问题上同其它问题上一样,我仍旧反对宗教攻击。

因此,维也纳反犹主义的报纸的语调使我觉得有负一个伟大民族的文化传统。”


有一次──希特勒记述道──他在内城漫步。“我突然遇到一个身穿黑色长袍、两鬓留着黑色胡子的怪物。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一个犹太人吗?因为,在林嗣,犹太人不是这等模样的。

我偷偷地谨慎地看着那个人,但是我看着这张奇怪的脸庞越久,越是逐一研究它的每一特点,我的头一个问题就越是具有一个新的形式:这是一个日耳曼人吗?”


希特勒的答案是很容易猜到的。虽然他说,在作出回答以前他决定“用书本来解决我的疑窦”。他埋首阅读反犹书籍,当时这种书籍在维也纳很有销路。然后他到街头去更加仔细地观察“现象”。

“我所到之处,”他说,“我都开始看出有犹太人,我看到的越多,他们在我的眼中也就越明显地同其它人有区别──后来我常常一闻到这种穿长袍的人的气味,就感到心中作呕。”


他说,接着,他发现了“这一‘上帝的选民’的道德污点──任何放荡淫秽的事情,特别是在文化生活方面,有连一个犹太人也不牵涉到的吗?如果你再小心地解剖这种脓疮,你就会发现──像在腐烂的尸体中突然见到亮光而受惊的蛆虫一样──其中有一个犹太鬼!”

他说他发现,卖淫和贩卖妇女大部分是犹太人干的。“当第一次,”他记述道,“我认识到犹太人是这个大城市中的渣滓堆里进行这种令人恶心的罪恶交易的心肠冷酷、恬不知耻、孜孜为利的主使者的时候,我不免感到一阵寒噤。”


希特勒关于犹太人的一些狂言乱语中,有很大病态的性心理成分。这也是当时维也纳反犹主义报纸的特点,后来也成了纽伦堡黄色的《冲锋队员》周刊的特点,这家周刊是由希特勒最得宠的助手之一尤利乌斯‧施特莱彻出版的,他是弗朗科尼亚纳粹党头子,一个著名的性欲变态者,也是第三帝国名声最臭的人之一。

UfqiLong

《我的奋斗》中不乏明白的暗示,提到粗野的犹太人诱奸天真纯洁的基督教女郎,从而玷污了她们的血统的话。希特勒居然写到“可厌的长着罗圈腿的犹太狗杂种诱奸数十万女郎的可怕景象”。

正如鲁道夫‧奥耳登所指出的,希特勒反犹主义的根源之一可能是他在性方面的压抑妒忌心理。虽然他年龄已经二十出头,根据已知的材料,他在维也纳的时期从来没有同女人发生过任何关系。


“慢慢地,”希特勒写道,“我开始憎恨他们──对我来说,这是我曾经不得不经历的精神上最大震荡的时刻。我不再是个优柔寡断的世界主义者,而成了一个反犹主义者。”

他至死都要成为一个盲目狂热的反犹主义者,他在临死前几小时写的最后遗嘱中还对犹太人作一次最后攻击,说他所发动的战争是他们引起的,现在断送了他和第三帝国。

这种强烈的仇恨在那个帝国里后来竟会影响到这么多的德国人,最后导致了一场景象这么可怕、规模这么庞大的屠杀,以致在文明史上留下了一个极其丑恶的创痕,只要地球上还存在着人类,这一创痕就肯定会永远存在。


一九一三年春天,希特勒离开了维也纳,到德国去住,据他说,他的心过去一直向往着德国。他当时二十四岁,除了他自己以外,人人看来,他从各方面来说都失败了。他没有成为画家,也没有当上建筑师。

人人都可以看出,他一事无成,只不过是个流浪汉──而且是个古怪的、有书呆子气的流浪汉。他没有朋友,没有家庭,没有工作,没有居处。不过,他有一样东西:对自己的不可抑止的信心和深刻的炽热的使命感。


他离开奥地利也许是为了要逃避军役。不是因为他是个胆小鬼,而是因为他不愿同犹太人、斯拉夫人以及帝国的其它少数民族一起在军中服役。

在《我的奋斗》中,希特勒写道,他在一九一二年春天到了慕尼黑。不过,这一点他弄错了,警察局登记册中载明,他在维也纳一直待到一九一三年五月。

他自己说的离开奥地利的原因是相当夸张的。

“我对哈布斯堡国家的内心憎恶越来越强烈了──我在首都看到的民族杂居现象,捷克人、波兰人、匈牙利人、卢西尼亚人、塞尔维亚人、克罗西亚人的大混杂,还有到处像蘑菇一样生长的犹太人──犹太人,没完没了的犹太人,都使我感到憎厌。

这个大城市使我觉得是人种退化的象征──我在这个城市待得越久,我越是憎厌异族混杂,因为这种混杂已经开始腐蚀这一日耳曼文化的古址──为了上述种种原因,我越来越渴望到我童年时代就暗暗想望和热爱的地方去。”


UfqiLong

他后来在那个他这样热爱的国家里的命运是他当时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的。他当时从法律上来说还是侨居德国境内的一个外国人,一个奥地利人,这种情况一直保持到他担任总理前不久。

要了解希特勒,就必须把他当作一个奥地利人,这个奥地利人在哈布斯堡帝国崩溃之前的最后十年中才成年,他没有在这个帝国的文明首都扎下根,他怀有当时讲德语的极端份子中间极为流行的一切荒谬偏见和憎恨,

他不能了解他的极大多数同胞的正直、诚实、可敬的品格,不论他们是捷克人,还是犹太人,还是日耳曼人,不论他们是穷人,还是富人,不论他们是艺术家,还是手艺工人。

很可怀疑,是否会有一个来自北方,或者来自西方的莱茵区,或者东方的东普鲁士,或者甚至南方的巴伐利亚的德国人,由于本人任何可能的经历,也会在自己的血液中和思想中具有那些把阿道夫‧希特勒推上他最后达到的高峰的同样的种种混合成分,当然,除此之外,希特勒还有不少的不可预测的天才成分。


但是在一九一三年春季的时候,他的天才还没有显露出来。在慕尼黑,同在维也纳一样,他仍旧囊空如洗,举目无亲,也没有正式职业。

接着一九一四年夏天爆发了战争,把他像千百万其它人一样卷了进去。八月三日,他上书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三世,申请志愿参加巴伐利亚步兵团,结果获准。

这是个天赐良机。现在这个年轻的流浪汉不仅能够满足在一场他认为是生死存亡的斗争中为他所热爱的第二祖国服务的愿望,而且也能够逃避他个人生活中的一切失意和烦恼了。


“对我来说,”他在《我的奋斗》中写道,“这仿佛是把我从年轻时代压在我身上的穷困下拯救出来。我很坦率地承认,在热情冲动之下,我跪了下来,衷心感谢上天赐给我这个能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的幸福机会──对我来说,对所有德国人来说都是一样,现在我的生命中最值得纪念的时期开始了。

同这场巨大的斗争相形之下,过去的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了。”


对希特勒来说,过去的一切──贫困、寂寞和失意──都要退居到次要地位,虽然以后还是永远影响着他的思想和性格。

现在,将要为千百万人带来死亡的战争,却为这个二十五岁的青年带来了生命中新的一页。
 
 

+阿道夫 +希特勒 +帝国 +思想 +犹太人

本页地址: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 仁智互见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晚清沧海事-5:海防和疆防两难之事 晚清沧海事-5:海防和疆防两难之事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3

    第三帝国的兴亡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