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帝国的兴亡-6:阿道夫‧希特勒的早年生活-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2-22 , 2086 , 116 , 90

阿道夫‧希特勒的早年生活-2


大约三十五年以后,即一九三八年,希特勒总理在强迫奥地利并入第三帝国后到奥地利各地进行胜利的巡视,他特地在克拉根福停下来探视当时已经退休的老教师。他很高兴地发现,这位老先生是在奥地利独立时期被取缔的地下纳粹党冲锋队的队员。

他同这位老先生单独谈了一小时的话,后来告诉党内同志说,“你们想像不出我得益于这位老人有多么大”。


阿洛伊斯‧希特勒于一九○三年一月三日因肺出血逝世,享年六十五岁。他的病是在早晨散步时发作的,几分钟以后就在附近一家酒店里死在一个邻居的怀里。当他的十三岁儿子看到他父亲的尸体时,不禁痛哭失声。

他的母亲当时四十二岁,搬到林嗣郊外乌尔法尔一所简陋的公寓去住,靠不多的积蓄和养老金抚养两个遗孤阿道夫和保拉。正如希特勒在他的《我的奋斗》中所说,她觉得有义务按照丈夫的愿望继续让他儿子上学──

“换句话说,(用希特勒的话)要我学习做公务员的行业”。

不过,虽然年轻的寡妇很溺爱她的儿子,而且他似乎也很爱她,他却“比以前更加坚定地下定决心不愿干这个行业”。因此,尽管母子之间感情深厚,却还是存在着矛盾,阿道夫继续荒废他的学业。


“接着一场疾病突然帮了我的忙,在几个星期之内决定了我的前途,结束了永无休止的家庭争吵。”

希特勒快满十六岁的时候得了肺病,至少不得不停学一年。他被送到希皮塔耳故乡,在他姨母家里休养一个时期。他的姨母梯丽莎‧施密特是一个农家妇女。病好后,他暂时回到希太尔州立中学。

他的最后成绩单(一九○五年九月十六日)上的记分是:德语、化学、物理、几何、几何画是“可”,地理和历史是“良”,自由绘画是“优”。

由于能够从此离开学校,他兴奋之余,终于喝醉了酒,这是他一生之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喝醉了酒。据他后来记忆,一个挤奶姑娘在天明的时候看到他卧倒在希太尔镇外乡下大路旁边,她扶他回到镇里,他发誓以后决不再犯。


希特勒常常说此后的两三年是他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虽然他母亲劝他──他的亲戚催促他──去做工,学一个行业,他却陶醉在将来做艺术家的美梦里,在多瑙河畔逍遥闲荡。他永远忘不了十六岁到十九岁这一段年月里“懒洋洋的日子”,做“妈妈的心肝宝贝”,享受“空虚的舒服生活”。

虽然体弱多病的母亲靠微薄收入很难维持生计,年轻的阿道夫却拒绝出外谋生来帮助母亲。用任何正当职业来维持哪怕是他个人的生活,对他来说都是想也不愿想的,而且毕生如此。


UfqiLong

希特勒觉得快成年的这最后几年这么快活,其原因显然是因为可以不必工作,这就使他有时间去沉思梦想,白昼在城市街头或乡间田野闲荡,向同伴畅谈社会流弊和纠正办法,夜晚埋头读书,或者在林嗣或者在维也纳歌剧院的后排座位后,站立着出神地谛听理查‧华格纳的神秘的异教音乐。

一个少年时代的友人后来回忆说他是个面容苍白、身材瘦弱的少年,平时羞怯怕生,沉默寡言,但是对于不同意他的意见的人,有时也会突然发出神经质的怒言。

有四年之久,他自以为深深地爱上了一位漂亮的金发少女,名叫斯蒂芬妮,虽然他常常在她同她母亲在林嗣的兰德大街散步的时候爱慕地凝视着她,但是他从来没有作丝毫努力来同她结识,而像许多其它东西一般,宁愿把她保留在他幻想驰骋的梦幻世界里。

他给她写了许多爱情诗,虽然从来没有寄出过(其中一首题为《献给心爱的人的赞歌》),但是却硬要读给他耐心的少年友人奥古斯特‧库比席克听。在这些爱情诗里,斯蒂芬妮成了《Die Walkuere》(《女武神》)中的少女,身穿一件随风飘扬的深蓝色天鹅绒长袍,骑着一匹白马,驰骋在百花盛开的草地上。


希特勒虽然下定决心要做艺术家,最好是做画家,否则至少也要做个建筑家,但是他在十六岁的时候已经热中于政治了。当时他对哈布斯堡王朝和哈布斯堡王朝所统治的多民族奥匈帝国境内所有非日耳曼民族已经有了强烈的憎恨,对于凡是日耳曼的一切,都有着同样强烈的热爱。

十六岁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个至死不改的狂热的日耳曼民族主义者。尽管过了这么久的闲荡生活,他似乎很少有一般少年所有的无忧无虑的心情。

世界大事压得他透不过气来。库比席克后来回忆说:“他处处只看到障碍和敌意──他总是碰到什么东西同他作对,总是同世界闹别扭──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把什么事情看得很开的──”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厌恶学校的青年人忽然喜欢起读书来,参加了林嗣成年教育图书馆和博物馆学会,大批大批地借阅图书。据他的少年友人回忆,他总是埋首在书堆里,其中最喜欢阅读的是关于德国历史和德国神话的著作。

林嗣只是一个外省城市,不久之后,金碧辉煌的巴洛克式的帝国首都维也纳就开始向这个雄心勃勃、幻想驰骋的青年招手了。

在一九○六年过了十七岁生日以后,希特勒带了他母亲和别的亲戚给他的一些钱,动身到这个大都会去住了两个月。虽然维也纳日后成了他度过他一生中最惨澹岁月的地方,惨到几乎流落街头。

UfqiLong

但是在他第一次到那里的时候,维也纳却使他目眩神迷。他成天在街头闲逛,兴奋地瞻仰环城路附近的宏伟建筑,在博物馆、歌剧院、剧场中所看到的景象,使他眼花缭乱,如醉如狂。


他也去打听了维也纳美术学院的入学手续,一年以后,一九○七年十月,他又回到首都来参加入学考试,这是他要实现做画家的梦想的第一个实际步骤。他当时年方十八,充满希望,但是这种希望马上化为泡影。看了维也纳美术学院的甄别名单上的记载就可知道。

“下列诸生考试成绩不良,不予录取──阿道夫、希特勒。

籍贯:茵河畔的勃劳瑙。

生日:一八八九年四月二十日。

民族:日耳曼。

宗教:天主教。

父亲职业:公务员。

学历:中学四年。

考题:人头像。

评语:试画成绩不够满意。”


次年希特勒又试了一次,这次他的绘画太差,根本没有让他参加正式考试。对于这个雄心勃勃的青年来说,正如他后来所说,这仿佛是晴天霹雳。因为他原来有绝对自信,以为一定会成功的。据他自己在《我的奋斗》中的记述,他要求院长说明原因。

“那位先生告诉我,我所缴的几张画肯定地说明我不适合学绘画,我的才能显然在建筑方面;他说,对我来说,维也纳美术学院的绘画系是肯定不合适的,合适的地方是建筑系。”

年轻的阿道夫愿意同意这一点,但是他又立刻发觉,遗憾的是,他中学没有毕业,这很可能妨碍他进建筑系。


这时,他的母亲又患了致命的乳癌,于是他就回到林嗣。自从阿道夫离开学校以来,克拉拉‧希特勒和她的亲戚凑钱供养他有三年之久,结果却一点成绩也没有。一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林嗣开始披上耶诞节的盛装时,阿道夫‧希特勒的母亲溘然长逝了,两天后她安葬在利昂丁丈夫的墓边。对于这个十九岁的青年来说,

“这是一个可怕的打击──我敬畏父亲,却爱母亲──(她的)去世使我的宏愿突然不能实现──贫困和残酷的现实迫使我作出一个迅速的决定──我面临着想办法谋生的问题。”


想办法!他并无一技之长,又一向轻视体力劳动,从来没有想靠自己的力量赚一分钱。但是他并不气馁。他向亲戚告别,宣布他若不得志,决不回乡。

“我手中提着一只装替换衣衫的衣箱,心中怀着坚定的意志,动身到维也纳去。我也希望从命运手中夺取我父亲在五十年以前取得的东西;我也希望‘有所成就’──但是决不做公务员。”

+希特勒 +阿道夫 +林嗣 +维也纳 +母亲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3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