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浒传-65:第46回 :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2..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2-21 , 2079 , 104 , 104

第46回 :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2


杨雄向前,把刀先挖出舌头,一刀便割了,且教那妇人叫不的。杨雄却指着骂道:“你这贼贱人,我一时间误听不明,险些被你瞒过了。一者坏了我兄弟情分,二乃久后必然被你害了性命。

不如我今日先下手为强。我想你这婆娘心肝五脏怎地生着,我且看一看。”一刀从心窝里直割到小肚子下,取出心肝五脏,挂在松树上。杨雄又将这妇人七事件分开了,却将头面衣服都拴在包裹里了。杨雄道:“兄弟,你且来,和你商量一个长便。如今一个奸夫,一个淫妇,都已杀了,只是我和你投那里去安身?”

石秀道:“兄弟已寻思下了,自有个所在,请哥哥便行,不可耽迟。”

杨雄道:“却是那里去?”

石秀道:“哥哥杀了人,兄弟又杀人,不去投梁出泊入伙,却投那里去?”

杨雄道:“且住。我和你又不曾认得他那里一个人,如何便肯收录我们?”


石秀道:“哥哥差矣。如今天下江湖上皆闻山东‘及时雨’ 宋公明招贤纳士,结识天下好汉,谁不知道?放着我和你一身好武艺,愁甚不收留!”

杨雄道:“凡事先难后易,免得后患,我却不合是公人,只恐他疑心,不肯安着我们。”

石秀笑道:“他不是押司出身?我教哥哥一发放心。前者哥哥认义兄弟那一日,先在酒店里和我吃酒的那两个人,一个是梁山泊‘神行太保’戴宗,一个是‘锦豹子’杨林。

他与兄弟十两一锭银子,尚兀自在包里,因此可去投托他。”

杨雄道:“既有这条门路,我去收拾了些盘缠便走。”

石秀道:“哥哥,你也这般搭缠。倘或入城事发拏住,如何脱身?放着包裹里见有若干钗钏首饰,兄弟又有些银两,再有三五个人,也勾用了,何须又去取讨。惹起是非来,如何解救?这事少时便发,不可迟滞,我们只好望山后走。”


  石秀便背上包裹,拏了杆棒;杨雄插了腰刀在身边,提了朴刀,却待要离古墓,只见松树后走出一个人来叫道:“清平世界,荡荡干坤,把人割了,却去投奔梁山泊入伙。我听得多时了。”

杨雄、石秀看时,那人纳头便拜。杨雄却认得这人,姓时,名迁,祖贯是高唐州人氏,流落在此;只一地里做些飞檐走壁、跳篱骗马的勾当。曾在蓟州府里吃官司,却是杨雄救了他,人都叫做“鼓上蚤”。有诗为证:

  骨软身躯健,眉浓眼目鲜。

  形容如怪族,行走似飞仙。

  夜静穿墙过,更深遶屋悬。

  偷营高手客,鼓上蚤时迁。


  当时杨雄便问时迁:“你如何在这里?”

时迁道:“节级哥哥听禀:小人近日没甚道路,在这山里掘些古坟,觅两分东西。因见哥哥在此行事,不敢出来冲撞。却听说去投梁山泊入伙,小人如今在此,只做得些偷鸡盗狗的勾当,几时是了,跟随的二位哥哥上山去,却不好?未知尊意肯带挈小人么?”

石秀道:“既是好汉中人物,他那里如今招纳壮士,那争你一个。若如此说时,我们一同去。”

时迁道:“小人却认得小路去。”

当下引了杨雄、石秀,三个人自取小路下后山,投梁山泊去了。

  却说这两个轿夫在半山里等到红日平西,不见三个下来,分付了,又不敢上去。挨不过了,不免信步寻上山来,只见一群老鸦成团打块在古墓上。两个轿夫上去看时,原来却是老鸦夺那肚肠吃,以此聒噪。轿夫看了,吃那一惊,慌忙回家报与潘公,一同去蓟州府里首告。

知府随即差委一员县尉,带了仵作行人,来翠屏山检验尸首已了,回复知府,禀道:“检得一口妇人潘巧云,割在松树边,使女迎儿,杀死在古墓下。坟边遗下一堆妇人与和尚、头陀衣服。”

知府听了,想起前日海和尚、头陀的事,备细询问潘公。那老子把这僧房酒醉一节,和这石秀出去的缘由,细说了一遍。知府道:“眼见得这妇人与和尚通奸,那女使头陀做脚。想石秀那厮路见不平,杀死头陀和尚;杨雄这厮,今日杀了妇人女使无疑,定是如此。只拏得杨雄、石秀,便知端的。”

UfqiLong

当即行移文书,出给赏钱,捕获杨雄、石秀。其余轿夫人等,各放回听候。潘公自去买棺木,将尸首殡葬,不在话下。


  再说杨雄,石秀,时迁离了蓟州地面,在路夜宿晓行,不则一日,行到郓州地面;过得香林洼,早望见一座高山,不觉天色渐渐晚了。看见前面一所靠溪客店,三个人行到门首看时,但见:

  前临官道,后傍大溪,数百株垂柳当门,一两树梅花傍屋。荆榛篱落,周回遶定茅茨;芦苇帘栊,前后遮藏土炕。右壁厢一行,书写“庭幽暮接五湖宾;”左势下七字,题道“户厂朝迎三岛客。”

  虽居野店荒村外,亦有高车驷马来。

  当日黄昏时候,店小二却待关门,只见这三个人撞将入来,小二问道:“客人来路远,以此晚了。”

时迁道:“我们今日走了一百里以上路程,因此到得晚了。”

小二哥放他三个人来安歇,问道:“客人不曾打火么?”

时迁道:“我们自理会。”

小二道:“今日没客歇,灶上有两只锅干净,客人自用不妨。”

时迁问道:“店里有酒肉卖么?”

小二道:“今日早起有些肉,都被近村人家买了去,只剩得一瓮酒在这里,并无下饭。”

时迁道:“也罢,先借五升米来做饭,却理会。”


小二哥取出米来与时迁,就淘了,做起一锅饭来。石秀自在房中安顿行李。杨雄取出一只钗儿,把与店小二,先回他这瓮酒来吃,明日一发算账。小二哥收了钗儿,便去里面掇出那瓮酒来开了,将一碟儿熟菜放在桌子上。

时迁先提一桶汤来,叫杨雄、石秀洗了脚手,一面筛酒来,就来请小二哥一处坐地吃酒,放下四只大碗,斟下酒来吃。石秀看见店中檐下插着十数把好朴刀,问小二哥道:“你家店里怎的有这军器?”

小二哥应道:“都是主人家留在这里。”

石秀道:“你家主人是甚么样人?”

小二道:“客人,你是江湖上走的人、如何不知我这里的名字?前面那座高山,便唤做独龙山。山前有一座另巍巍冈子,便唤做独龙冈,上面便是主人家住宅。这里方圆三十里,却唤做祝家庄。庄主太公祝朝奉有三个儿子,称为祝氏三杰。

庄前庄后,有五七百人家,都是佃户,各家分下两把朴刀与他。这里唤作祝家店。常有数十个家人来店里上宿,以此分下朴刀在这里。”

石秀道:“他分军器在店里何用?”

小二道:“此间离梁山泊不远,只恐他那里贼人来借粮,因此准备下。”

石秀道:“与你些银两,回与我一把朴刀用如何?”

小二哥道:“这个却使不得,器械上都编着字号。我小人吃不得主人家的棍棒。我这主人法度不轻。”

石秀笑道:“我自取笑你,你却便慌。且只顾吃酒。”

小二道:“小人吃不得了,先去歇了,客人自便宽饮几杯。”

小二哥去了。


  杨雄,石秀又自吃了一回酒,只见时迁道:“哥哥要肉吃么?”

杨雄道:“店小二说没了肉卖,你又那里得来?”

时迁嘻嘻的笑着,去灶上提出一只老大公鸡来。杨雄问道:“那里得这鸡来?”

时迁道:“兄弟却才去后面净手,见这只鸡在笼里,寻思没甚与哥哥吃酒,被我悄悄把去溪边杀了。提桶汤去后面,就那里挦得干净,煮得熟了,把来与二位哥哥吃。”

杨雄道:“你这厮还是这等贼手贼脚。”

石秀笑道:“还不改本行。”

三个笑了一回,把这鸡来手撕开吃了,一面盛饭来吃。只见那店小二略睡一睡,放心不下,爬将起来,前后去照管;只见厨桌上有些鸡毛和鸡骨头,却去灶上看时,半锅肥汁。

小二慌忙去后面笼里看时,不见了鸡,连忙出来问道:“客人,你们好不达道理,如何偷了我店里报晓的鸡吃?”

UfqiLong

时迁道:“见鬼了。耶耶,我自路上买得这只鸡来吃,何曾见你的鸡!”

小二道:“我店里的鸡,却那里去了?”


时迁道:“敢被野猫拖了,黄猩子吃了,鹞鹰扑了去,我却怎地得知!”

小二道:“我的鸡才在笼里,不是你偷了是谁?”

石秀道:“不要争,直几钱,陪了你便罢。”

店小二道:“我的是报晓鸡,店内少他不得,你便陪我十两银子也不济,只要还我鸡。”

石秀大怒道:“你诈哄谁?老爷不陪你,便怎地?”

店小二笑道:“客人,你们休要在这里讨野火吃!只我店里不比别处客店,拏你到庄上,便做梁山泊贼寇解了去。”

石秀听了,大骂道:“便是梁山泊好汉,你怎么拿了我去请赏!”

杨雄也怒道:“好意还你些钱,不陪你,怎地拿我去!”

小二叫一声:“有贼!”

只见店里赤条条地走出三五个大汉来,径奔杨雄、石秀来,被石秀手起,一拳一个,都打翻了。小二哥正待要叫,被时迁一掌,打肿了脸,作声不得。这几个大汉都从后门走了。杨雄道:“兄弟,这厮们一定去报人来,我们快吃了饭走了罢。”

三个当下吃饱了,把包裹分开腰了,穿上麻鞋,跨了腰刀,各人去枪架上拣了一条好朴刀。石秀道:“左右只是左右,不可放过了他。”

便去灶前寻了把草,灶里点个火,望里面四下淬着。看那草房被风一煽,刮刮杂杂火起来。那火顷刻间天也似般大。三个拽开脚步,望大路便走。正是:

  只为偷儿攘一鸡,从教杰士竞追麑。

  梁山水泊兴波浪,祝氏山庄化作泥。


  三个人行了两个更次,只见前面后面火把不计其数,约有一二百人,发着喊,赶将来。石秀道:“且不要慌,我们且拣小路走。”

杨雄道:“且住。一个来,杀一个,两个来,杀一双。待天色明朗却走。”

说犹未了,四下里合拢来。杨雄当先,石秀在后,时迁在中,三个挺着朴刀,来战庄客。那伙人初时不知,轮着枪棒赶来。杨雄手起朴刀,早戳翻了五七个。

前面的便走,后面的急待要退,石秀赶入去,又戳翻了六七人。四下里庄客见说杀伤了十数人,都是要性命的,思量不是头,都退了去。三个得一步,赶一步。

正走之间,喊声又起,枯草里舒出两把挠钩,正把时迁一挠钩搭住,拖入草窝去了。石秀急转身来救时迁,背后又舒出两把挠钩来,却得杨雄眼快,便把朴刀一拨,两把挠钩拨开去了,将朴刀望草里便戳,发声喊,都走了。

两个见捉了时迁,怕深入重地,亦无心恋战,顾不得时迁了,只四下里寻路走罢。见远远的火把乱明,小路上又无丛林树木,照得有路便走,一直望东边去了。众庄客四下里赶不着,自救了带伤的人去,将时迁背剪绑了,押送祝家庄来。


  且说杨雄、石秀走到天明,望见一座村落酒店,石秀道:“哥哥,前头酒肆里买碗酒饭吃了去,就问路程。”

两个便入村店里来,倚了朴刀,对面坐下,叫酒保取些酒来,就做些饭吃。酒保一面铺下菜蔬、案酒,荡将酒来。方欲待吃,只见外面一个大汉奔走入来,生得阔脸方腮,眼鲜耳大,貌丑形粗,穿一领茶褐紬衫,戴一顶万字头巾,系一条白绢搭膊,下面穿一双油膀靴,叫道:“大官人教你们挑担来庄上纳。”

店主人连忙应道:“装了担,少刻便送到庄上。”

那人分付了,便转身,又说道:“快挑来。”

却待出门,正从杨雄、石秀面前过。杨雄却认得他,便叫一声:“小郎,你如何却在这里?不看我一看?”

那人回转头来,看了一看,却也认得,便叫道:“恩人如何来到这里?”

望着杨雄便拜。不是杨雄撞见了这个人,有分教,三庄盟誓成虚谬,众虎咆哮起祸殃。毕竟杨雄、石秀遇见的那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翠屏山 +水浒传 +火烧 +杨雄 +石秀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0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水浒传-58:第43回 : 假李逵剪径劫单人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59. 水浒传-59:第43回 : 假李逵剪径劫单人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2

      60. 水浒传-60:第44回 :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

      61. 水浒传-61:第44回 :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2

      62. 水浒传-62:第45回 : 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

      63. 水浒传-63:第45回 : 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2

      64. 水浒传-64:第46回 :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

      65. 水浒传-65:第46回 :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2 🔴

      66. 水浒传-66:第47回 : 扑天雕双修生死书 宋公明一打祝家庄

      67. 水浒传-67:第48回 : 一丈青单捉王矮虎 宋公明两打祝家庄

      68. 水浒传-68:第49回 : 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

      69. 水浒传-69:第49回 : 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2

      70. 水浒传-70:第50回 : 吴学究双掌连环计 宋公明三打祝家庄

      71. 水浒传-71:第51回 :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72. 水浒传-72:第51回 :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 智能推荐

     


    + 谈谈 谈谈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