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8:论观念的类型..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2021-02-15 , 2018 , 104 , 125

9. On Ideal Types

九、论观念的类型


历史所处理的,是一些特殊的而不会重演的事件,是个一去不复返的人事流(the irreversible flux of human affairs)。

一个历史事件的描述,不能不涉及有关的一些人,和其发生的地点与时间。如果可以不涉及这些而被描述的话,那就不是历史事件,而是自然科学里面的一个事实。 X敎授在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日,在他的实验室所完成的一篇试验报吿,是一个历史事件的叙述。这位物理学家在他的报吿中不提到做试验的人和时间地点,

他认为这是对的。他只提到与这个试验的结果有关的—些情况(当然是他自己认为有关的),等到再在同样的情况下重做的时候,也可得到同样的结果。这样,他是把一个历史事件转变成自然科学的一个事实。他把试验者的一些动作置之不理,并且把他想像成一个漠不关心的旁观者和陈述者,只是消极地观察和陈述纯粹的眞实。

对于这个哲学的认识论问题之处理,不是行为学的任务。物理学家们终于在自己惯于借以自傲的信心中发现了瑕疵。


一切历史事件,尽管都是独特的、不可重演的,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它们都是人的行为。

历史是把它们当作人的行为来了解;历史利用行为学的知识这一工具来想像它们的意义,同时也由观察它们的个别性和独特性,来了解它们的意义。値得写成历史的,总是一些有关的人所赋与的意义:他们对于他们所想变动的那些事情赋与的意义,他们对于他们自己的行动赋与的意义,以及他们对于他们的行动所引起的后果赋与的意义。

历史对于无穷而复杂的事件之安排与分类,是按照它们的意义来作的。历史要把它所处理的那些对象——人物、观念、法制、社会组织、以及人为的一切——处理得有条不紊,应遵守的唯一原则就是意义的类同(meaning affinity)。按照意义的类同,历史才可把那些繁杂的要素纳之于一些观念的类型(ideal types)〖一般译为理想类型〗。


观念的类型是些特殊概念,用之于历史的硏究和研究结果的陈述中。它们是一些了解的概念。因此,它们完全不同于行为学的一些范畴和概念,也不同于自然科学的一些概念。一个观念的类型并不是一个等级的概念〖理想类型不是类的概念〗,因为它的记述不是品题等级的高低〖因为它的描述并不表示一些可以明确而且毫不含糊地确定类的成员的标志〗。

观念的类型,无法加以界说〖理想类型无法定义〗;它的特征,必须靠列举的方式来表达,那些特征的呈现,在具体的事例中,大体上可决定我们是否属于这个观念的类型。 〖尤其是,〗一个观念的类型的诸特征,不必要在任何一个事例中全部呈现出来,这是很特别的。

至于某些特征的缺少,是否会妨碍把一个具体的模范纳之于这个观念的类型,那就决定于来自了解的相干判断。观念类型的本身是了解——对于行为人的动机、观念、目的,以及所采的手段之了解——的结果。

一个观念的类型与统计学的「中位数」和「平均数」毫不相干。它的特征大部份与数字无关,仅凭这一点就不容作平均数的计算。但是,主要的理由还可从别的方面看出来。统计学的平均数是概述一个类(这个类型是已经借助于界说或特征的记述而确立的)的份子的行为,而这种概述所涉及的不是界说以内的特征。

在统计学者开始观察某些特征,而以观察的结果来确定一个平均数以前,这个类的份子必须是已知的。我们可确定美国参议员的平均年齢,我们也可以从某一年齢的人群对于某一特殊问题的行为反应,求得一个平均数。但是,如果要使一个类的份子的资格决定于一个平均数,那是不合逻辑的。


历史的问题,没有不借助于观念的类型而可以处理的。即令历史家在处理一个单独的人,或一件单独的事时,他也免不了一些观念的类型。如果他说到拿破仑,他必然涉及总司令、独裁者、革命领袖这些观念的类型;如果他处理法国大革命这个事件,他必然涉及革命、原来的政体崩溃、无政府状态这些观念的类型。涉及一个观念的类型,其作用可能不是要把这个类型应用在当时的事件。 

UfqiLong

〖哪怕只是为了拒绝在某个例子中应用理想类型概念,也有可能用到理想类型。 〗但是,所有的历史事件都是用观念的类型来描述和解释的。普通人应付过去和未来的事情,也总是利用一些观念的类型,而且总是不知不觉地这样作〖而且不经意间总是要这么做〗。

利用一个确定的观念类型是否有利于把握诸现象,这只能取决于了解。 〖此处似有漏译:并非理想类型决定理解模式;而是理解模式需要相应的理想类型的建构和应用。 〗

观念的类型是用一切非历史的知识部门所发展出来的一些观念和概念构成的。每一项历史的认知,自然是受限于其他科学的发现,同时也依赖这些发现,而且也决不可与这些发现相冲突。但是,历史知识还有一个这些其他科学以外的题材和方法,而它们也无须乎了解。

 〖但是,历史知识还有一个不同于其他学科的主题和方法,因而它们对于理解没有帮助。 〗因此,观念的类型决不可与那些非历史的科学概念相混淆。这句话也适用于行为学的一些范畴和概念。它们确实提供了一些研究历史所必须的心智工具。可是,它们并不借助于〖涉及〗独特的、个别的事件之了解,而独特的、个别的事件是历史的题材。所以,一个观念的类型决不会是行为学的一个概念之应用。


在许多事例中发生这种情事:行为学用来表达行为学的一个概念的名词,也可为历史家表达一个观念的类型。于是,历史家使用「一个」字来表达两个不同的东西。他有时用这个名词来表达行为学的概念,但是,更多的时候是用来表达一个观念的类型。

在后一情形下,这位历史家把一个不同于行为学上的意义之意义,加在这个字上面;他这样作,是把这个字变换到一个不同的研究部门。两个名词表达不同的事物;它们是同音的。 「企业家」(entrepreneur)这个字的经济概念是属于一个社会阶层;经济史和记述经济学(descriptive economics)所用的「企业家」这个名词,是表达一个观念的类型,两者的意义截然不同。 

〖作为经济概念的「企业家」(entrepreneur)与经济史和描述性经济学所用的作为理想类型的「企业家」(entrepreneur),属于不同的层次。 (作为法律术语的「企业家」属于第三个层次。)〗经济学里面「企业家」一词是一确定的概念,在市场经济的理论架构中,这个名词是指一项统合的功能( integrated function)[22]。

历史的观念类型的「企业家」所包括的份子与经济学里面的「企业家」不同。使用〖历史的〗「企业家」这个名词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擦皮鞋的孩子、出租汽车的司机、小商人、和小农。经济学所指的企业家,包括这个阶层〖类型〗的全部份子,至于时间、地域和行业的部门则一概不管。

在经济史里面,企业家一词所代表的一些观念类型,就会随年龄、地区、行业、和许多其他特殊情况之不同而有差别。一般性的观念类型对于历史没有什么用处。历史所更要用的类型是像下面这样的:杰佛逊时代的美国企业家、威廉二世时代的德国重工业、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几十年的新英格兰的纺织工业等等。


一个确定的观念类型,应不应该推荐利用,这就要完全取决于如何了解。目前最风行的是利用两个观念类型:左翼政党(进步党人)和右翼政党(法西斯蒂)。前者包括西方的民主党、拉丁美洲某些独裁政权、俄国的布尔雪维克;后者包括意大利的法西斯和德国的纳粹。

这种分类产生于一个确定的了解方式。另一个了解方式就是把民主与独裁视作正反的对立。于是俄国的布尔雪维克、意大利的法西斯、和德国的纳粹属于独裁政治这个观念类型,西方的制度则属于民主政治这个观念类型。

把经济学解释为一个观念类型——「经济人」的性格记述〖刻画〗,这是德国历史学派和美国制度学派的一个基本错误。按照这种解释,传统或正统的经济学所处理的,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些行为〖不是真实存在和行为的人的行为〗,而是一个虚拟的或假设的影像〖形象〗。

UfqiLong

它描绘出这样一个东西,完全被「经济的」动机驱使,也即一心一意谋取最大可能的物质或金钱利益。

 〖按照批评家的说法〗像这样的一个东西,在现实界是没有的,而且也从来没有过〖永远也不会有〗;这是冒牌的哲学家〖不切实际的哲学家,或纸上谈兵的哲学家〗幻想出来的一个怪物。世界上决没有一个人只是追求财富而不计其他;事实上有许多人对于财富满不在乎。在处理人的生活和历史的时候,用这样一个怪物作代表,这毫无用处。

〖此处似有漏译:即使古典经济学的想法果真如此,「经济人」无疑仍然不是一个理想类型。理想类型不是人的若干目标和欲望的某个侧面或方面的体现。理想类型所代表的,始终是现实世界的复杂现象,不管是人,还是制度,或是意识形态。 〗


古典的经济学家对于物价的形成,力求解释。他们充份知道:物价不是某一群人的活动结果,而是市场社会全部份子相互作用而形成的。但是,古典经济学家却没有提出一个叫人满意的价値理论。他们对于一个表面上似乎矛盾的价値现象茫然不知如何寻求解答。

尽管铁比金更「有用」,但金的价値比铁的「更高」,他们被这个矛盾迷惑住了。

因而他们不能建立一个价値通论,不能从市场交换现象和生产现象追溯到这些现象的最后根源——消费者的行为。这个缺陷使他们不得不放弃他们的更大的计画——建立一个人类行为通论的计画。

他们不得不自满于「只解释生意人的行为,而不回溯到最后的决定因素——每个人的选择」这样的一个理论。他们只研讨生意人贱买贵卖的行为,而把消费者置之不顾。后来的追随者不仅不知道是古典经济学的缺陷,反而把这个缺陷说成是前辈的精心结构,而且在方法上是必要的。

他们说,这是经济学家们故意这样设计,使他们自己的研究限之于人的行为之一方面,即「经济的」一面。他们故意用一个虚拟的「人」,只受「经济」动机的驱使而不计其他,尽管这些经济学家们充分知道,眞正的人是受许多「非经济」动机驱使的。

这些解释者,其中有一派人还这样说,对于非经济的动机之处理,不是经济学的任务,而是其他知识部门的任务。另一派人虽然承认处理非经济的动机,以及这些动机对于物价形成的影响,也是经济的任务,可是他们认为这得留给后代人去作。

在本书的后面将要说明,把人的行为分做「经济的」动机和「非经济的」动机,这是站不住的[23]。在这里,只要指出所谓人的行为之「经济的」方面这个说法,完全误述了古典经济学家的敎义。

他们决不是像这些人所说的有意如何如何。他们是想理解实在的物价如何形成,而不是追求在虚幻的假设下虚拟的物价如何决定。他们所想解释而且确已解释的物价,是实际市场的物价,尽管他们没有把物价追溯到消费者的选择。

他们所说的需求和供给,是实实在在的因素,而这些因素是被那些促动人们买或卖的一切动机所决定的。他们的理论之错误,是他们没有把需求追溯到消费者的选择;他们缺乏一个叫人满意的需求理论。至于说需求完全决定于「经济的」动机,那不是他们的想法。

由于他们的理论局限于生意人的行为,所以他们没有处理最后消费者的动机。可是,他们的价格理论是要对眞实的价格求得解释。


现代的主观经济学一开始就从事于解决价値论表面的矛盾。它旣不把它的理论局限于生意人的行为,也不处理虚拟的经济人。它是研讨那些不易变动的每个人的行为元范。

它的那些定律——关于物价的、工资率的,以及利率的——涉及这些所有的现象,而不管那些促使人们买卖或不买卖的一些动机。到了现在,我们再也不要经由「经济人」这个幻影为古典经济家的缺陷文过饰非。这种作为是枉费心机的。


----


[21] See below, pp. 251-255.

[22] 見第十四章第七節。

[22] See below, pp. 232-234 and 239-244.

[23] 見第十四章第一節及第三節。


+观念 +类型 +历史 +动机 +概念

本页Url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17 仁智互见 👎1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连载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1:行为学的形式的和演绎的特征

      12.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2:先験和眞实

      13.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3:方法论的个人主义的原理

      14.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4:方法论的独特性原理

      15.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5:历史的范围和其特殊方法

      16.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6:概念化与了解

      17.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7:概念化与了解-2

      18.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8:论观念的类型 🔴

      19.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19:经济学的程序

      20.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20:行为学概念的一些限制

      21.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21:第3章 經濟學以及對理知的反叛

      22.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22:从逻辑学驳斥多逻辑论

      23.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23:从行为学驳斥多逻辑论-2

      24.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24:种族的多逻辑论

      25. 人的行为 Human Action-25:多逻辑论和了解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 智能推荐

    + 总裁 总裁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