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5..


2020-11-21 01:49 , 32

罗斯福这一方案刚一宣佈,立刻引起美国舆论大哗,不仅是对手共和党,就连民主党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几乎等于把最高法院的权力拱手让给了联邦政府,失去了最珍贵的独立性,

前任总统胡佛怒气冲衝地叫嚷著“不许碰最高法院“,各家媒体难得一致地抨击罗斯福实际是想搞独裁,就连一向支援新政的国会也充满了一片反对讨伐声,狂风暴雨般的抗议信更是接连不断寄往白宫,

那些在新政中获得收益的人,无论大资本家还是平民百姓,很多都站到罗斯福对立面去了,后者实在没有想到,这次可真是捅了个马蜂窝,

但罗斯福岂是常人,他不为所动,坚信民众站在自己这边,他在3月9日的“炉边谈话“中,把矛头直接对准最高法院的法官们,试图说明自己不是针对最高法院这一机构,而是那些保守派,想澄清他不要独裁仅仅是要维护新政的观点,并希望能够通过公众压力来制服对手。

注:美国政治制度三权分立,法官只对法律负责。最高法院也只是对国会通过的法律负责,并不向国会和总统负责。
也就在美国政治出现严重危机,很有可能倒向独裁的最关键时刻,帕里什这个小小的女工,把诉西岸旅馆案打到了最高法院,这就把九位法官直接推到了斗争的最前沿。以休斯为首的法官们,这时面临了一个两难的抉择,是判《最低工资法》违宪以维护最高法院的威信 ?还是选择退让以阻止罗斯福找到迈向独裁的藉口?
最终,最高法院理智地选择了妥协,判帕里什胜诉,法官们考虑到,如果宣佈《最低工资法》违宪,那麽罗斯福很有可能以维护新政为藉口,积极寻求改革最高法院,不管怎麽说,百日新政毕竟拯救了美国,

UfqiLong

罗斯福在美国不乏支援者,要是有人不能看到独裁的危害性,一个劲跟著罗斯福跑,那美国的民主制度就真的彻底完蛋了,于是,最高法院就这样以战术上的失败换来了战略上的胜利,挫败了罗斯福改组最高法院的企图。

且慢,你不是说还有第三种选择吗? 怎麽法官们没有找到?

其实,你仔细想想法官们判决的后果,就明白第三种选择在哪了。判帕里什胜诉,意味著罗斯福新政的胜利,给那些陷于贫困的人们带来了麵包,

但同时,这一判决又在事实上驳斥了罗斯福说最高法院企图阻碍新政的观点,使后者的政治改革方案胎死腹中,维护了美国司法的独立性,就是说,美国人儘管有点“过河拆桥“的嫌疑,却得到了实惠,既拿到了麵包,又保住了自由。

(简单来说,就是最高法院视自由为一切先决,应对时一方面稍为放弃司法制约妥协了罗斯福的胁迫,继续赋权,却同时制止了他透过改革司法制度扩张独裁的意图,使独裁无法延续,最终使麵包和自由两者兼得。)

说到这裡,你一定还记得我们曾经提到过的那个倒楣的魏玛共和国,它的那个建立在纸面上的民主制度是多麽的弱不禁风,希特勒仅用手指轻轻捅了一下,整座精心构筑的大厦便轰然倒塌,连块砖头都没剩下。

现在你已经看到,历史老人并没有特别厚待美国人,在那个混乱、恐怖的时代,他们遇到了与德国人同样的问题:如何维持一个脆弱的民主制度的正常运转? 或者说,民主的基础究竟是什麽?

德国人面对“麵包“的诱惑,面对天堂般的美好前景,

UfqiLong

轻易相信了希特勒的承诺,

忘记或有意忘记了还有“我干嘛要听你的“这个选择,

不相信也不愿靠自己的能力去解决问题,

只是期待尼采式的“超人“来解救他们,

为他们承担所有的痛苦、困难和义务。

但美国人可不是这麽考虑问题的,他们认识到,

无论罗斯福的新政挽救了多少美国人,

无论罗斯福本人多麽的英明、正确,

也绝对不能把手中的权利交给他,

自己的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还记得成龙的回答吗?)。


如果总统通过紧急时期国会所赋予他的权力任意影响司法独立性,甚至是违背《权利法案》的立法初衷,那麽无论这位总统是否出于善意,都会导致民主制度的崩塌,

更何况,独裁製度最大的缺点是缺乏制约机制,即便罗斯福真的是想“为人民服务“,

也不能肯定他的后任就是个“明君“,那些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拱手让出自己权利的人,

恰恰没有看到独裁的长远危害,

把希望都寄託在一个人身上而非制度上,指望某个人的“恩赐“过活,这可不是美国人想要的,

他们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国家里出现个希特勒。

这种对专制制度的深刻认识,对自由权利的不懈维护,使得美国终于没有像德国一样走向独裁。

我想,文章至此,答案已经浮出水面,清晰可见了,

每个公民的自由权利,都是构成民主大厦的基石。

如果一个民主制度不能保障公民的自由,

不能保证大家都有获得麵包的平等机会,

哪怕再有一千条理由,

也将会不可避免地走向毁灭,

民主的意义,正在于此。

+私权 +民主 +罗斯福 +最高法 +新政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