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3..


2020-11-21 01:08 , 15

现在,让我们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一下,为什麽希特勒的那些恐怖政策能够得到德国人的支援呢?

是啊,不是太奇怪了吗?在一个民主社会里,为什麽会衍生出希特勒那样的大独裁者呢?我想,也许你可以在《银河英雄传说》这本科幻小说中,找到一个不太正规的答案。

自由行星同盟的人一谈到鲁道夫,总是以“邪恶的独裁者”来形容他,少年听在耳里,心里不免奇怪——如果鲁道夫果真是万恶不赦的恶魔,为什麽人们还会支援他、给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呢?

“鲁道夫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哪!人民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人民为什麽敢怒而不敢言呢?”

“跟你说过啦!因为鲁道夫是个大坏蛋嘛!” 


这个答案无法说服少年,倒是父亲的见解和一般人有点不同。他给儿子的回答是:

“因为人民都好逸恶劳!”

“好逸恶劳?”

“这样说好了,一般人碰到问题时,都不愿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决,他们只期望超人或圣贤的出现,为他们承担所有的痛苦、困难和义务。鲁道夫就抓住人性的这个弱点,伺机而动,一举成名。

你要好好记住:让独裁者有机可乘的人,要负比独裁者本人更多的责任!

虽然沉默的旁观者没有支援他,但沉默旁观其实与支援同罪……”

(有句历史名言:「享用自由的代价,是永远保持警惕」

我常常在想,为什麽德国人会在历史的紧急关头表现出一种对自己权利的惊人的无知和漠视?

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帮希特勒磨那柄准备屠杀他们的刀?

难道他们就那麽崇拜权威,甚至没有一个人愿意对希特勒的要求作哪怕是最简单的思考?

莫非,盲目的服从和铁的纪律已经深深溶入德国人的血液之中,以至于最完善的民主制度也无可奈何?


也许,对于在选举中佔绝对多数的普通德国大众来说,他们选择希特勒,仅仅是不希望有“挨饿的自由”,

用一句我们熟悉的话来说就是,管他民主不民主,谁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就选谁。

的确,在希特勒当政的头四年,德国经济奇迹般的振兴,到1937年,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102%,年增长率高达11%,国民收入也增加了一倍,失业率却缩小到了不足1%,德国人终于结束了朝不保夕的失业恐惧,过上了还算“幸福”的日子,

但同时,他们也失去了一切权利和自由,更失去了能够制约希特勒的力量,这时候的德国人还没有意识到,历史老人正在静静地坐在未来,等候著向他们索取“好日子”的报酬,一个前所未有的钜额报酬。
对此,著名的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曾评论说:

“对于民主共和国的放弃和阿道夫希特勒的得势,德国任何阶级、集团、政党都不能逃避其应负的一份责任。”

通过德国的这个例子,你肯定已经清楚地认识到,

民主这个东西,仅仅建立在纸面上的制度是绝对不够的,

UfqiLong

当人们像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民众一样疯狂时,就会把那些纸面上的一切都抛之脑后,而甘心情愿去追随一个能够满足他们愿望的幻像,甚至为此不惜把民主砸烂,魏玛共和国不是没有“三权分立”,但德国人最后还是亲手埋葬了民主。

那麽,这个倒楣的魏玛共和国还缺少些什麽呢?

它的民主又不完善在哪?

如果我们不希望那个满脑歪点子的小A私吞我们的钱,还需要做些什麽?

我想,文章写到这裡也实在拖的有点太长了,还是把这个问题留到下一篇文章中去解释吧,这样大家也有时间去思索,民主的基础究竟是什麽?
别急,你要知道,直接告诉你问题的答案,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可是,如果说出答案并不能让你恍然大悟反而困惑不解的话,那这个答案说与不说,好象也没太大区别,

因此,要真正理解“民主的基础是什麽”这个问题的内涵,我们就只有老老实实地从头说起、慢慢道来了。

该从哪说起呢?我还记得曾经有人提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如果你是1933年的德国人,你会选希特勒当政吗?

老实说,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实际上并不是那麽容易回答,因为历史是无法假设的,更重要的是,无论你选择是或否,都无法回避一个让古往今来所有的政治思想家都十分头疼的话题,

那就是,在生存都不能得到保障的情况下,你是要自由还是要麵包?

很显然,希特勒给你的是麵包(当然免不了要夹带私货,把大炮什麽的也硬塞给你),代价就是拿走你的自由。

在这一点上,客观地说,希特勒从来也不曾试图隐瞒或是欺骗德国民众,早在1925年,他就已经把自己的全部思想及世界观详细地记录在《我的奋斗》一书中,正如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所言,

“不论你对阿道夫.希特勒可能提出什麽其他的谴责,你决不能谴责他没有用书面精确地写下,如果他一旦掌权的话,他要把德国变成为怎样的一个国家,他要用德国的武力征服把世界变成为怎样的一个世界。”

不过,今天的我们大概很难去谴责德国人当初的选择,“饿肚子的自由”的滋味,大概不会太好受,更何况,自从1918年一战失败后,德国人已经受了长达15年的窝囊气,一旦有人提出要把德国重建为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强国,又怎能不把尊严顶在脑袋上好好爽一下呢(作为中国人应该不难理解)。
要说德国人的这种心态,看起来倒也真是蛮合理的,可不是吗,我这儿连一日三餐都发愁呢,你还在那里唠唠刀刀、罗里八嗦地奢谈什麽自由,那不是扯淡吗?

要是我真饿死了,别说自由,恐怕连棺材都没有呢。我想即便是在今天,也依然有不少人这样看待问题,没有生存权,哪儿来的人权?
可是,话又说回来,无论是你选自由还是选麵包,最后的结局恐怕都不见得如何美妙,选了自由,自然免不了要挨饿,可一旦失去自由,麵包能不能保得住,却也难说的很,1933年的德国人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那麽,我们该如何抉择呢?

UfqiLong

我想,这种两难的抉择之所以令人感到困惑,是因为其中隐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你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选择,而且只能二选一,

这样就无形中製造了一个矛盾,使得自由与麵包对立起来,仿佛二者势不两立、非此即彼。

因此,当我们面临这种两难的抉择时,首先要考虑的是,选择的前提是否成立?

不知你是否看过成龙主演的一部影片,名字叫作《我是谁》,片中有一场戏很有点类似的味道。成龙为了保护一张刻有秘密武器资料的光碟,被两个武术高手困在大厦天台上,那两个坏蛋对成龙说,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把光碟留下,然后你自己跳下楼去,二是我们把光碟抢回来,然后把你给扔下去。

乍一听起来,这两个选择好像给了成龙一个机会,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可再一想,无论他选哪个,结果都一样,都免不了丢掉光碟跳下楼去,看来成龙也和我们一样遇到了麻烦。

那麽,成龙又是如何选择的呢? 其实他的想法很简单,我干嘛要听你的?

成龙回答说,我还有第三个选择,光碟我留下,然后把你们俩个扔下去。

成龙的这个有趣的答案也许多少给了我们某些提示,就是说两难抉择的前提不一定成立,事实上可能还存在第三种选择,即,麵包我要了,可那个自由你也得给我留著。

问题是,这第三种选择在现实中有存在的可能性吗?

我们能既要麵包又保住自由吗?

还是老办法——把陈旧的历史书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然后仔细地读它一读。

1929年10月24日——对于美国人来说,如果有世界末日,那一定是这一天——这天早上,纽约证劵市场毫无徵兆地全面崩溃,股价跌降之疯狂,连股票交易记录机都无法跟踪,无论是经济学家、资本家、还是白宫的那些政治家,全部目瞪口呆,毫无思想准备,

更可怕的是随之而来的信用彻底消失,银行出现挤兑风暴,国家财政陷入混乱,工厂停工,货品滞压,失业率迅猛攀升,这些现象都预示著,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经济危机爆发了。

(就是1929年开始的「大萧条」)

有人曾问英国最有名望的经济学家约翰凯恩斯,人类历史上是否有类似的事情?

凯恩斯想了想,认真回答道,有的,那是在中世纪的黑暗时代,前后共400年。

在美国,大批被债务逼得走投无路的人选择了自杀或是逃亡,就连那些大资本家们的日子也异常难熬,因为他们在银行的钱根本就拿不出来。

到了1933年春季,美国国内18600家银行全部停止营业,联邦政府黄金外流已经超过2.5亿美元,财政储备还不到应付款项的1/7,这个国家实际上已经破产了,当时的美国总统胡佛甚至惨痛地说,我们已经山穷水尽。

+希特勒 +德国人 +成龙 +民主 +光碟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