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

2020-11-21 00:21 , 10

[编按: 转载于 caoliu社区/paving, 2020-11-20. 原文标题是“你以为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 记述了一战后德国从一个三权分立的民主政府如何走向以希特勒为首的专制集权政府,对比美国也曾面临相似的宪政危机时,社会各界又是如何坚持和维护三权分立反对独裁的。]


时至今日(2020年),还有很多人天真的以为: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
如果看不清楚滥用“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的巨大危害,你就永远无法了解什麽是真正的民主。
民主是什麽呢?很多人一定会说,这个问题很简单嘛,民主就是代表大多数人的意愿,比如有 5 个人去旅游, 4 个人想游泳, 1 个人想打球,那麽民主的决策一定是去游泳,如果最后的决策是去打球,那就变成专制了。

可别忙,当我们把上面的例子稍微改变一下,你就会惊愕地发现,这个 " 民主 " 竟然是只披著羊皮的大尾巴狼:比如 5 个人中有 4 人认为 1 人该死,那麽民主的决策就是 " 合法 " 地把那个可怜的家伙杀死!
你也许会说,这没什麽错啊,如果大家都认为一个人该死,那他怎麽可能没罪呢?

不幸的是,的确有这种可能。事实上,民主的内涵远非 " 大多数 " 这麽简单,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只好把那些陈旧的历史书从垃圾桶里翻出来,仔细读一读。

西元前六世纪,在民主的发源地——古希腊城邦雅典,一个名叫克利斯梯尼的政治家发明瞭一种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民主制度的雏形: " 贝壳放逐法 " 。

所谓 " 贝壳放逐法 " ,就是雅典人为了对付某个破坏民主、实施专制的独裁者,可以召开公民大会,对其进行投票(因用贝壳投票而得名,不过后来改用陶片了),如果这个人得票超过 6000 ,那麽对不起,管你有没有错,立即离开雅典,去外面呆上 10年再回来吧。

这种惩罚制度有点类似中国古代的流放,当然二者性质截然不同,前者是公民大会的集体投票,后者是专制君主的个人意志。不过,在 " 贝壳放逐法 " 这座祭坛上,固然有独裁者的鲜血,也飘荡著无辜者的冤魂。

在古希腊历史上,曾经有多位优秀的政治家、军事家因 " 贝壳放逐法 " 而被流放,客死他乡,比如著名的马拉松战役英雄亚利斯泰提,以廉洁、正直而著称,就曾被贪婪、腐败的地米斯托克利以 " 企图独裁 " 的罪名提交公民大会审判。

等一下,也许你又会说,民众的选择虽然有时不一定正确,但那毕竟是自己的选择嘛,即使付出代价,也只能由民众自己承受。
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在这个问题上你犯了个逻辑错误,因为付出代价的主体并不是佔多数的民众,而是那个处于少数的可怜的倒楣蛋。如果一个人因为别人的错误而被迫接受惩罚,那这种 " 民主 " 又怎麽能够让人放心呢?

你也看到了,古希腊的这个 " 贝壳放逐法 " 儘管 打著 " 大多数 " 的幌子,但却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并不能算做真正的民主,实际上,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 " 大多数暴政 " 。(青鸟按:也称「民主暴政」)

因此,我们有必要修正一下最开始的那个例子:有 5 个人去旅游, 4 个人想游泳, 1 个人想打球,那麽民主的决策还是去游泳,但要加上个限制条件,就是想去打球的那个人,有说 “NO" 的权利,而且那 4 个去游泳的人,必须学会尊重这个 “NO" 。
可是,你先不要著急,民主并不是仅仅说个 “NO" 字就算 OK了,它还有许多要求和条件呢。

你想想看,虽说那 4 个去游泳的人不反对别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 1 个人怎麽打球呢,总要有个对手陪他一起打吧?

这时候问题就出来了:我们 4 个人是要去游泳的,不强迫你去已经很不错了,怎麽著?还想让我们大家陪你打球?你小子皮痒吧~

你会不会觉得那 4 个人的想法挺合理的?是啊,凭什麽要大家都陪那小子去打球?不是民主吗?怎麽又变成多数服从少数了?

UfqiLong

且慢,你要晓得,仅仅表示尊重少数人的意见,而不为少数人提供一个公平的环境,那麽离真正的民主还差得远呢。

为了说清楚这一点,我要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唉,看来想去游泳还真挺不容易啊。

时间在六十年代,地点在美国密西西比州,事件的起因,是有个叫杰姆斯·麦瑞迪斯的黑人学生,向密西西比大学申请入学。你要知道,当时的密西西比州是个种族歧视非常严重的南方州,在那里,儘管黑人理论上有上大学的权利,可是在现实却根本办不到,因为那个州的州长本人就是个种族主义者,该州的民意舆论也支援州长的种族言论,结果不难想像,那个可怜的杰姆斯被大学校委会莫名其妙地拒绝了,理由很简单,他是黑人。
这下杰姆斯可不干了,他马上找到全美有色人种协会,由他们出钱聘请了律师,控诉密西西比大学违反宪法,践踏人权,并且把这场官司打到了上诉巡迴法庭。经过长达一年的审判,杰姆斯终于胜诉了,法庭给密西西比大学下达强制令,强迫学校接收杰姆斯入学。

那时的美国社会,正处于民权运动的高潮,以马丁·路德·金为首的黑人民权组织,组织了一系列大型的非暴力抗议聚会,给整个美国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衝击,当时的美国总统肯尼迪,是个非常有魄力和远见的人,他很同情黑人的民权运动,而且也很关注杰姆斯的案件,

但同时,他也明白在种族歧视非常严重的南方州,黑人学生想要入学恐怕是件非常困难和危险的事情,所以,当他听到法庭判杰姆斯胜诉时,马上派出联邦官员,带著执法队去保护杰姆斯入学。

可是,法庭的这个强制令,立刻激怒了密西西比州长,在杰姆斯入学的那天,他授意副州长站在学校大门口进行阻拦,并且很嚣张地宣佈,联邦政府的人要是敢来支援杰姆斯与州政府对抗,来一个抓一个!
说到这裡我不得不简单交代一下,美国政府的组织机构与我们国家不同,国家的权力是很分散的,每个州都像个独立王国,谁也不买中央政府的帐,各州的州长也不是由总统来任命,

而是在各州竞选上的,只对本州人负责,所以,各个州对中央政府的态度是:我想怎麽过就怎麽过,联邦政府你管不著,可我要出了事,你得给我顶著。

因此,当肯尼迪一听到密西西比州州长的强硬态度时,立刻头皮发麻,他很清楚,这下肯定要出事了。果不其然,就在杰姆斯入学那天,被州长煽动起来的民众与联邦执法队与校警发生严重的衝突,

他们四处寻找杰姆斯,一边找还一边发泄(这场景是不是有点面熟?),暴力事件越演越烈,造成了大量的流血和死亡,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才逐渐平息。
最后,这场可怕的流血,使州长开始思索他身上所负的历史责任,于是他退让了,那个被吓得失魂落魄的杰姆斯,终于在联邦执法队的保护下,结束了密西西比州禁止黑人上大学的历史。

呼,例子终于讲完了,我想说的是,通过这个事件,你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尊重少数人的意见,不过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而已,想要让少数人真正的享受他们与大多数一样的权利,有时候,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青鸟按:富兰克林有一句:「民主是两隻狼和一隻羊投票决定午餐食什麽,而自由就是一隻武装的羊反对这次投票」大家应该好好思考内裡的含意。」)

民主-自由-狼和羊.jpg
唉,这麽说来,我们好像又要修改那个例子了:有 5 个人去旅游, 4 个人想游泳, 1 个人想打球,

那麽民主的决策就是, 4 个人去游泳, 1 个人去打球,然后再雇个人来陪那个小混蛋去打球,至于雇佣的钱嘛,由大家一起分摊。

但是且慢——抱歉虽然文章已经够长了可我还是要说且慢——为什麽为了尊重少数人就要牺牲我们 4 个人的利益?难道那小子一个人比我们 4 个还重要?如果我不想出钱,那是不是你也要尊重一下我的意见啊?

UfqiLong

可你不要忘记,这次你也许佔在 " 多数 " 一边,说声拜拜就跑去游泳了,可是啊,保不准下次就轮到你要去打球了,到那时你找谁去?

所以,为了下次你也能找到人陪你一起打球,为了让我们能够找到真正的民主,你一定要付出这个代价,儘管这意味著你也许要付出像密西西比州那样惨重的代价。

现在你一定已经看到,所谓民主,不是多数人意志的体现,也不是尊重少数人的意见,而是赋予每个人平等的权利,另外也不要忘了,这个民主可不是免费的午餐,你想得到他,是要花钱的。
知道了民主是什麽,并不等于就可以马上实现民主了,因为了解一件事情与实施它,这中间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如果问大家一个简单的问题,你认为民主是构建在一个怎样的基础上的?我想,十有八九得到的回答是 " 三权分立 “,这个答案对不对呢?对,但不完整,因为想要实现民主,远远不是那麽简单。为了说明这个问题,还是让我们回到那个经典的例子上吧。
有 5 个人去旅游, 4 个人想游泳, 1 个人想打球,那麽民主的决策就是, 4 个人去游泳, 1 个人去打球,然后再雇个人来陪那个混蛋小子去打球。

可是,你也清楚,大家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光有个决策是不够的,还要有人去执行这个决策,于是,大家决定把钱交给 4 个人当中的某一个(假定是小 A ),由他去雇人。

可你瞧,这时候问题就出来了,虽然我们都明白为什麽大家要出笔钱去雇人陪打球,可是真的到了行动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有那麽高的觉悟,也不是每个人对这笔钱都无动于衷,

小 A 心里没准会想,好嘛,你们几个舒舒服服地坐享其成,让我一个人东奔西跑,休想啊休想,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谁不利用谁就是傻瓜。
经验告诉我们,凡是牵扯到钱的问题,指望某个人的道德和良心,肯定靠不住,要是大家把自己的钱都交给某一个人,那麽我们怎麽保证这个人一定会按照大家的要求去雇人打球而不是中饱私囊呢?

其实,这个问题倒也不难解决,让我们来试试下面这个办法:
我们一致同意把钱给小 A ,让他去雇人,不过等一下,在给他钱之前,先要由小 B 来计算一下应该给多少,再把数字对大家公佈出来,然后分文不差交给小 A ,

可是,如果雇人的过程中出现了中饱私囊或其他的问题,那就该由小 C 来负责审查了,并且,其他人绝对不能干预他的审查。

你觉得这个办法怎麽样?还不错吧?其实,这种方法有个名字,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 " 三权分立" 。小A 负责做事,他代表行政机构,小B 负责计算大家出的钱应该是多少,代表立法机构,最后要是出了问题,就由小C 负责审查,他代表司法机构。
也许你会说,这不挺容易的嘛,问题解决了。可是先别忙,你想想看,如果小 A 想私吞我们的钱,他会笨到让大家发觉自己做了手脚吗?

不要忘记,当我们把自己的希望都託付给某个人时,他就具有了一定的权力,并且可以任意支配这种权力,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比如,他可以利用大家的钱来贿赂以形成多数,或是乾脆用这笔钱来雇一个保镖而不是陪打球的,这样就使得我们在暴力面前不敢再理直气壮地讨回本属于大家的钱。

你看,儘管我们在讨论民主是什麽时显得头头是道,可一具体实施起来马上就变了味道,如果你认为我是在危言耸听,那麽就来看看一战后的德国是如何从民主变质为专制的吧。

+杰姆斯 +民主 +个人 +游泳 +州长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