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需要如此重视企业家?..


2020-11-18 08:00 , 1

[编按: 转载于 新浪网/界面新闻,华夏基石e洞察, 2020-07-25.  原文编自田涛新著《我们为什么要做企业家:企业家精神与组织兴亡律》(中信出版社出版),华夏基石e洞察已获作者及出版方授权。]


看开、看透、看淡之后不是悲观、不作为,而是放下包袱,卸下心魔,无所畏惧地进行自由创造。这才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一、我们为什么要做生意人

“每个细胞的梦想都是变成两个细胞”(弗朗西斯·雅各布),每个生意人的追求同样是阿米巴式的: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直至无穷多和无限大。饥饿感带来的扩张欲是人类一切活动的动力之源,对经营财富的商人阶层更是如此。

饥饿感分为三个层面:

一是源自动物本能的物质饥饿,即所谓的“原型力”、元动力

正是这种基于生存、活下来和活得更好、物质上更自由的原始力量,使得人类有史以来就有了商业活动,有了“互通有无”的买与卖的交易,进而诞生了一个广大的职业化的阶层:生意人。

当下地球上有70多亿人口,保守估计至少有几亿人是职业生意人,从摆摊小贩到巴菲特和马云,巴菲特做的是金融买卖,马云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没有贪婪就没有买卖。没有巨大的财富饥渴,就不会有巴菲特的“资本帝国”,同样也不会有拉里·佩奇的“谷歌帝国”。然而,帝国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缔造的,而是一群人、数千人乃至数万人的饥饿感所激发出来的创造力的结晶。

因此,超级生意人的非凡之处就是深悉“己所欲,人之所欲”这个人性常识,并且乐于和善于顺应人性、满足人性、驾驭人性,大家一起把饼做大,一起分饼。

(华为公司)任正非多次讲,“钱分好了,管理的一大半问题就解决了”。


二是社会学动力——权力的饥饿感

权力欲既是人与生俱来的,也是社会化的产物,一般来说,教育程度高的人的权力欲望相对更强烈。

大学不仅是获取知识、构建思维架构的殿堂,更是培植年轻人的野心、雄心的所在。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的现象是,大多数组织包括企业的领导者、管理者大多都是那些接受了更高教育或者良好教育的知识人。

而科技型的企业,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大多数员工都是知识型劳动者,比如华为的19 万名员工,90% 以上毕业于国内外一流大学,有6800 位博士生,上千位科学家和技术专家,他们当然有强烈的财富饥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赚更多的钱,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与此同时,也别忘了,他们普遍还有掌控一个部门、一片天地甚至更大地盘的志向,“权力有一种美学上的吸引力,它令人着迷”。


我们说不爱钱的员工不是好员工,“财散人聚,财聚人散”,这只是说对了企业管理的基础元素,如果企业不能构建宽阔的事业平台,让员工尤其是知识型员工的雄心、野心有安放之地,让他们掌控天下的抱负得到施展,那么恐怕钱给得再多,也很难规模化、长期地吸纳和凝聚一流的精英分子们一起打天下。

UfqiLong

从数量的角度讲,华为与绝大多数企业相比没有所谓管理人才匮乏问题,在华为从上到下的权力走廊上拥挤着一大批“接班者”、取代者,他们普遍都既有激情又富有才干,同时个性鲜明。

这样的结果源自任正非早期独特的用人思想:充分地释放权力与开放权力。这既满足了一大批年轻知识分子的权力诉求,又在权力试错与冒险中为华为锻造出了一支优秀的干部队伍。


饥饿感的第三个层面为荣耀感。

商人们赚到了金山银山,这些在生理学的层面对他们已经毫无意义了,为什么他或她还是奋斗不止、“贪婪不息”?很显然,财富的多寡已经超出了财富本身,成为有心理学意义的精神符号,成为身份和地位的价值符号。

正像亚当·斯密所说的,“对于大多数富人来说,富有带给他们的主要乐趣就是炫耀财富。如果他们看起来拥有别人求之不得的财富的决定性标志物,这种财富就算达到了极致”。


人作为万物之灵的智慧动物,从一出生就被置于伴其一生的各种各样的比较框架中。比较会激起一个人的进取心、竞争意识,也会导致嫉妒与构陷滋生,带来成就感与挫败感。

但正是无处不在的人与人、组织与组织之间的比较,才不断推动着社会的进化、个体的进步、企业的扩张和生意人的雄心勃勃。对有远大志向的企业家来说,比较不仅体现在当下的结果中,更重要的是体现在精神能量的较量上,企业家不仅自身要充满对所从事事业的荣耀感与激情,而且要在整个组织中构造一种“荣耀感的互相助长”。

当一群人、一大群人把财富创造上升到精神层面的追求时,超越他人应该仅仅是时间问题。


二、告别淘金时代,“戴着镣铐跳舞”

我们为什么要做生意人?

首先,做生意是谋生的工具;

其次,它是权力表达的另一类形态,满足了人的掌控欲望;

最后,它也是人生舞台的道具。

人人生而为演员,角色大小不同而已。人生就是一部舞台剧,或威武雄壮,或悲凉凄苦,或平淡无奇。大幕拉开,生旦净末丑齐出场,大幕合上,又殊途同归,所谓的事业、所谓的人生都是过程。

20 年前,我和一位企业家讲了上面这些话,对方猛拍我的后背, 说:“讲得对!既然如此,倒不如轰轰烈烈大干一场!”


看开、看透、看淡之后不是悲观、不作为,而是放下包袱,卸下心魔,无所畏惧地进行自由创造。这才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但是,既然是舞台剧,而舞台是有边界的,“剧”是有程式的, 那生意人也得有边界意识,有规则和范式。简而言之,要做本分的生意人。


UfqiLong

什么是本分的生意人?

在商言商。一个人赚了很多钱是不是就代表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从而要无所不为?当然不是。

做科学、搞艺术、从事政治等都是职业,做生意也是一种职业,一个人一辈子可能都难以做到真正的职业化,做一行专一行也不见得有真正的大作为,更何况思维大开花,对什么事都去染指、都去居高临下地下断语?

我们的生意场这些年冒出了一批成功的商人,也同时冒出了一些“在野的”、戴着企业家桂冠的多元人,他们既是品酒专家也是艺术鉴赏家,同时也是经济学家、管理学家和时评家,等等。

总之他们在各种论坛、各类社交场基本都是那种声音最大或次大的少数人。但这好吗?


不要想着包打天下,不要总是指点江山,做一个合格的纳税人,带动更多的大众就业,足矣!

我强烈推荐大家读一本书,叫作《反社会的人》,看看今天的德国商人们和那些套利型超级生意人是怎么处事、处世的。有一位中国的企业家讥讽道:“我们和人家相反,有些老板刚吃了肉,出门还要在嘴上抹一层猪油,招摇过市。”这讲的显然不仅仅是炫富啊。

做本分的生意人的第二层含义是守法经营。

不能不承认,过往的40年中国充满了机会,大机会时代也应运而生了无数的机会家和冒险家,有些人倒下了,有些人九死一生地活了下来,他们大都有一部血与泪的创业史。

倒下的是历史,活下来的也是历史,都值得后来的生意人和企业家们铭记、反思和警醒,更何况整个国家已经跨过了经济的原始积累期,告别了非理性主导的“淘金时代”,我们正在艰难地走向市场化、法治化的时代。


这个时代的生意一定是难做了,首先暴利不再有或罕有,其次政策导向的“运动式发财模式”已经成为过去时,还有“牌照经济”快速退出生意场,更重要的是监管日趋规范和严厉,这个大背景决定了今天的生意人和企业家们必须有更强的使命感、更成熟的资源整合能力、更出色的管理水平和更高的法律敬畏意识。

比如互联网,20 年前是只蚂蚁,现在进化、异化成了老虎,你会突然发现,从欧洲国家、美国到中国,都在以前所未有的警惕性盯着、包抄着这只老虎,欧盟颁布的隐私法案《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就是一个布满荆棘的竹笼,对数据的收集、保管、分类和应用有极其严格的法律限制,“数据为王”的互联网逻辑恐怕要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还有美国对电商假货的打击、中国对网络信息的严格监管等,都在释放一个异常清晰的信号——野蛮生长的互联网文化在快速远去, “戴着镣铐跳舞”将会成为新常态。

这不仅是中国现象,也是世界潮流。



+生意人 +企业家 +权力 +饥饿感 +财富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