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美国总统大选的真相-3..


2020-11-07 13:09 , 8

03  政治正确


本次大选,民主党内部还是放弃了极左派桑德斯,支持年事已高的老政客拜登参选。与上次支持希拉里一样,民主党不敢放弃华尔街这块铁盘。结果,民主党的这次选情与2016年相差无几。

民主党的盘太大,成分太复杂,利益冲突太多,笼络选民的唯一办法,只有强烈的意识形态灌输促成共识最大化。民主党的主张是迷人的、具有吸引力的,他们主张自由、平等、民主、博爱、善良、正义,反对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移民歧视,保护老弱病残孕童等弱势群体,支持环保主义及新能源技术


比如“保护弱势群体”,民主党人小罗斯福在1938年推出了美国史上第一部最低工资法案。共和党则反对最低工资法。在小布什时代,共和党一直不同意民主党提出的将最低工资标准从每小时5.15 美元提高到 7.25 美元。

2006年民主党赢得了中期大选,主导众议院很快通过了提高最低工资的法案。但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不同意,提出要给小企业减税83亿美元,否则不予批准该法案。民主党则认为给企业减税是保护了企业,而不是弱势群体,将减税金额砍到48亿。如此这一法案最终通过。


民主党借此“上纲上线”,批判共和党是“资本家的代言人”。但其实,经济学家早已证明了最低工资法案无助于工人就业增加。如果最低工资过高,反而会降低企业雇佣数量,增加工人失业率,尤其是年轻的、非熟练工的失业率。“最低工资研究委员会”调查表明,最低工资上升10%,会导致年轻非熟练工失业率增加1%到3%。反过来,给企业减税,让更多自由回归自由市场,有助于企业效益增加,从而增加工人的就业率。

其实,民主党精英对此一清二楚,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将问题理性化,只有意识形态化,甚至固化为政治正确,才能最大限度地团结选民,打击政治对手。


刘瑜教授在《民主的细节》一书中将美国的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概括为“四项基本原则”:不能冒犯少数族裔;不能冒犯女性;不能冒犯同性恋;不能冒犯不同的信仰或政见持有者【2】。

在政治正确之下,民主党的票仓里有理想主义者,有福利民粹主义者,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还有一群“广场背后的人”。这四项基本原则已经深刻地渗透到了美国知识精英阶层。

2005年的一个调查表明,美国高校里 72%的教师是“左翼自由派”,15%是“右翼保守派”。从党派来说,50%的教师支持民主党,11%支持共和党。这一失衡在一流高校中尤其显著:87%倾向于左翼自由,13%倾向于右翼保守。而且,左右翼力量的变化,越来越向左翼倾斜。1984 年调查时,高校老师还只有39%是左翼自由派。


在美国政治正确之下,做一名右派需要足够的勇气。“在美国知识分子圈子里,尤其在高校里,做一个左派是非常时尚的事情,做一个右派才需要真正的勇气。美国高校校园里的左右势力处境:左翼趾高气扬,右翼垂头丧气。【2】”

美国象牙塔里的知识分子,生活在理想的世界中,藏着一颗圣母心、博爱情怀及极端的平等主义,却少了一份理性,丢失了是非观。越是接受了现实,越是多了一份理性的知识分子,越是远离美国左派。据调查,美国人文院系81%教师是自由左翼,社会科学75%,而工程学院只有51%;商学院只有49%。可见,自然科学和经济学给人类带来更多的理性之光。


又如,修墙事件。过去几十年,墨西哥非法移民疯狂涌入美国。70年代末,墨西哥潜入美国的非法移民一年只有5万人,到了80年代,这个数据达到了20万,90年代年均非法移民到了50万。

UfqiLong

2005年,小布什政府通过了反非法移民法案,决定在美墨边境修建一条 698 英里的“隔离墙”。民主党反对,批判共和党搞种族歧视,要求对非法移民更加宽容。这事就此搁置。小布什政府时期,有一年五一劳动节,成千上万的非法移民,在美国70多个城市游行。讽刺的是,他们高举着墨西哥的国旗,要求美国政府保障他们的合法劳动权利。

如今,墨西哥非法移民在美国已经超过1000万,有些人已经在美国长期定居、工作及生育。特朗普政府再启动修墙工作,民主党又以种族歧视斥之。所以,在美国少数裔及知识分子眼中,共和党是有种族歧视倾向、排斥移民的保守政党。


民主党支持非法移民,其实有着精致的利益诉求。少数裔是民主党的票仓,如果黑人越多,移民越多,非法移民转正越多,民主党的选票基础就越大。黑人及少数裔的生育率普遍高于白人,按这个趋势下去,民主党在大选中的优势会更加明显。同样,民主党实施高福利政策,以争取福利民粹主义的选票,这也是一种政治诉求。

美国右派人士提醒,比政治正确、道德制高点更加重要的是理性。非法移民者,其身份是非法的;福利民粹主义导致债台高筑,降低经济效率;对黑人的过度补贴政策,导致大量单亲黑人家庭出现,引发各种社会问题;极端环保主义反而可能引发生态灾害。但是,这个世界理性人毕竟是少数,共和党吃了这个亏。共和党和美国右派的声音在政治正确的压制下变得微弱。


这种政治正确甚至压制着言论自由。在大选民调中,民主党经常领先于共和党。除了民主党选民基数大外,共和党的支持者受制于政治正确而不敢发声,不敢公开支持,只能默默投票。

比如,在今年的黑人运动中,大学教授表达了一些理性的声音,结果被学生举报,被迫下岗。报社编辑对黑人打砸抢行为谴责,也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下跪,成了政治正确,成了拜登及民主党的政治秀。

但是,在一个宪政国家,没有永远的政治正确。言论自由最终会捅破道德绑架的虚假面具。这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给予的权利。


列奥·施特劳斯,这位德裔美籍哲学家直接指出了民主党的根本问题。他认为,现代话语中的“自由”,刚好用来模糊是与非、正义与邪恶的界限;而现代话语中的“民主”——通过把一个质量问题转化成一个数量问题——为这种相对主义提供了技术上的可行性【2】。施特劳斯痛恨自由主义被民主党滥用,也批判传统自由主义,推崇美国的宪政民主。

他在世时,施特劳斯学派是“最孤立、最边缘、最不受承认甚至最受排斥的学派”。但是,去世后,新自由主义兴起,施特劳斯却成了“共和党革命的教父”及“新保守主义之父”,他的众多学员成为了里根政府、布什政府的官员及幕僚。


说到根本上,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在意识形态的分歧,就是民主、自由、平等及正义的概念分歧。

先看民主。

民主党主张的民主是雅典式民主,也就是多数人说了算。在古雅典,苏格拉底藐视宗教,被民主投票的方式处死。此后,欧洲精英一直对民主怀有芥蒂,更加推崇自由。法国大革命让人们看到了民主引发的多数人的暴政。

真正恢复民主声誉与价值的是美国的宪政民主。与雅典式民主不同,宪政民主是宪政约束下的民主。

宪政体现的并不是大多数人的意志,而是真理,或叫“理性精神”。

美国宪法规定的保护人的生命权、言论自由以及私有财产,是不能因为多数人选票而被剥夺的。

UfqiLong

比如,股灾时,多数人亏本,少数人赚钱,不能通过多数人投票,要求交易回滚,或者剥夺赚钱的少数人的财富。

选举人团制度就是宪政民主,而非雅典式民主。这种制度符合美国的联邦体制,可避免人口大州控制白宫和国会,防止民主选举出希特勒。


再看自由与平等。

民主党和共和党对此的分歧,在谁是目标,谁是手段上。两党都支持“生而平等”。这就是天赋人权,即人的生命权是平等的,人格是平等的。

但是,共和党主张机会平等,反对结果平等,以自由为目标。民主党对平等的理解更准确说是均等,民主党以平等为目标,允许为了实现结果平等的目标可以破坏机会平等,牺牲部分自由,甚至可能修改法律。共和党主张的自由是宪政下的自由,认为只有宪政下的自由才有真正的自由。

孰是孰非?米尔顿·弗里德曼一句话就说清楚了:

“一个把平等放在自由之上的社会,最终将既得不到平等,也得不到自由。而一个把自由放在平等之上的社会,虽然得不到平等,但会比其他任何存在过的体制都更能接近于平等。”


共和党支持程序性正义,民主党支持补偿性正义。

程序性正义其实是机会平等,结果看个人能力。

补偿性正义是结果平等,机会不平等。

民主党约翰逊在搞平权运动时提出,黑人受到了百年的歧视,底子薄、起点低,应该将起跑线往前挪十米。问题是,你如何识别华裔、亚裔、印第安人的祖上过得好不好,需不需要给予照顾。更要命的是,补偿性正义其实是唯出身论,助长懒惰,制造新的不公正。从巴克案来看,美国最高法院显然是否定了民主党的补偿性正义。


所以,关于正义,美国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在《正义论》中道出了实质:只有未知身份下的正义,才是真正的正义。换言之,不论出生,一视同仁。

对自由、平等、民主及正义的模糊认识,是意识形态问题所在。民主党热衷于将水搅浑,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地团结成分复杂的选民。

安·库尔特比施特劳斯更加直截了当地揭露了这一点。她是一位“美国小姐”,本可以靠颜值吃饭,非得靠才华。库尔特曾经连写了五本书疯狂攻击民主党,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她在专栏上痛骂民主党:“民主党的主要选民,全是些吃福利软饭的胖子。”


或许,库尔特的极端言论依然无法唤醒哪些装睡的人,因为福利会上瘾。美国专栏作家丹尼斯·普拉格批判说:“不论是毒瘾、酒瘾、赌瘾、性瘾,还是烟瘾,只要染上,就很难戒掉。然而还有一种瘾,比它们更难戒,那就是福利瘾,即人们对不劳而获的上瘾。【3】”他痛骂民主党是“毒贩子”,让美国民众一个个变成了“瘾君子”。

刘瑜教授说得好:“我总觉得,煽动家和思想家之间的区别,就是煽动家总是特别热衷于抢占道德制高点,而思想家总是热衷于指出道德制高点底下的陷阱。所以煽动家总是在话语的盛宴中觥羮交错,而思想家总是在惴惴不安地担心谁来为这场盛宴买单。【2】”


参考文献:

【1】格林斯潘传,塞巴斯蒂安·马拉比,浙江人民出版社;

【2】民主的细节,刘瑜,上海三联书店;

【3】Entitlements: The Most Dangerous Addiction(最危险的一种瘾:福利瘾),丹尼斯·普拉格,国家评论。


+民主党 +共和党 +民主 +移民 +美国

↖回首页 +当前续 +尾续 +修订 +评论

本页地址:


🔗 连载目录

👍 智能推荐

为什么2018这两年来有很多异常的事情发生? 为什么2018这两年来有很多异常的事情发生?

美国选举制度为啥这样设计?——兼谈其历史演变

富豪跑路花样多!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富豪跑路花样多!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我们为什么反美,反对美国 我们为什么反美,反对美国

我们为什么反美,反对美国-2 我们为什么反美,反对美国-2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4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4

政治上共和和民主的区别有哪些?-4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5

政治上共和和民主的区别有哪些?-3

“偷袭珍珠港”前夜再现,如何防止中美陷入直接战争?-7

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2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 民主是保护自由和私权不是少数服从多数

2020美国总统大选的真相

宋鲁郑:为什么美国国会被占领,整个西方世界都在震动?

解局:第二次弹劾特朗普能否成功

邮寄投票激增加大美国大选不确定性

拜登提名卫生高官受瞩目 微妙权衡等待参议院过关 拜登提名卫生高官受瞩目 微妙权衡等待参议院过关

反垄断山雨欲来,谷歌当真在劫难逃?

两党力拼最后一周 美媒担忧大选或令美国崩溃


🔥 相关精选

佩洛西给特朗普“最后通牒”到期 !美国经济刺激方案在两党政客扯皮中难产 佩洛西给特朗普“最后通牒”到期 !美国经济刺激方案在两党政客扯皮中难产

世界最大自贸区没有台湾 蔡英文为何如此不思"近取"

佩洛西岌岌可危!蓝潮未现,参院没拿到,众院反丢7票!

洞若观火/美大选后或陷入混乱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李 湛

特朗普支持超1.8万亿美元刺激方案,无奈共和党不满意!大选前推出刺激希望渺茫,金价抬头难度大 特朗普支持超1.8万亿美元刺激方案,无奈共和党不满意!大选前推出刺激希望渺茫,金价抬头难度大

新一轮爆发来了!分析师:大涨50美元只是开始!黄金面临“巨大上行风险” 美元恐遭遇更多痛楚

特朗普否决权遭否 任内首次

年终观察:旧疾未愈新冠又起 “美国梦”为何成了“美国病”?

井水集/“与港人同在”的讽刺闻 风

特朗普将会给拜登政府留下什么政治遗产?

民调:62%受访者认为美国走上了错误道路 民调:62%受访者认为美国走上了错误道路

王奶贵:警惕美国大选的“尾部风险“

拜登当选后首项人事任命 提名心腹任白宫幕僚长

特朗普大选胜出概率有多大? 国际金价将走向何方? 特朗普大选胜出概率有多大? 国际金价将走向何方?

国会选举预测

美国历次大选和股市有什么关系? 一文看懂 美国历次大选和股市有什么关系? 一文看懂

巴雷特就职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媒批“非民主国家所为”

无视民主党抵制 美共和党力争大选前通过大法官提名

拜登“美国救助计划”能过关吗? 拜登“美国救助计划”能过关吗?

拜登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或在国会受阻 拜登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或在国会受阻

王奶贵:黄金月报 王奶贵:黄金月报

 


+
AddToFav   
新闻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