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位经济学家摘得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桂冠..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2021-10-13 15:40 .. 究竟是何种原因导致本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出人意料?在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复苏背景之下,这三位经济学家的贡献在哪里,其研究成果有何价值和意义?“这三位经济学家完全重塑了经济科学中的实证研究.”
    瑞典皇家科学院如是表示。
    瑞典皇家科学院常任秘书戈兰·汉松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卡德因“对劳动经济学的实证贡献”获奖,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则是由于“对因果关系分析的方法论贡献”而获奖。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虽然三人早先并不在许多媒体的热门人选名单之列,但总体来看,这三位学者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算得上实至名归。
    这三位都是相关领域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早年也曾得过颇具盛名的克拉克奖。
    事实上,这三人的研究存在一定的逻辑关联。
    和往年惯常的获奖者以相同比例分享奖金不同,根据诺奖评委会的决定,卡德获得了一半奖金;而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将分享另一半奖 .. UfqiNews 0


... 诺贝尔经济学奖思想全景1969-2021 Nobel Memorial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2
2  历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介绍:1969-2020
  我们将全景式回顾1969-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计52届86位得主的生平及其主要思想贡献.
    
  2.1 1969年:拉格纳·弗里希和简·丁伯根
  首届诺贝尔经济学奖由挪威经济学家拉格纳·弗里希(Ragnar Frisch)和荷兰经济学家简·丁伯根(Jan Tinbergen)共同获得,表彰他们利用动态模型分析经济过程.
    
  2.1.1 拉格纳·弗里希
  弗里希是现代经济学的奠基人之一,他于1895年生于挪威奥斯陆,1919年毕业于奥斯陆大学经济学专业,1926年获得奥斯陆大学的数理统计学博士学位.
    1925年,他开始担任奥斯陆大学助理教授.
    1927年,弗里希获得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前往美国访学.
    
  在那里,他与其他对经济学中数学与统计的应用感兴趣的经济学家合作,其合作者包括欧文·费雪(Irving Fisher).
    1930年,弗里希与欧文·费雪发起成立了世界计量经济学会.
    
  弗里希的学术成果涵盖宏观和微观经济学,尤其以动态经济学研究著称.
    主要包括4个方面:其一,他是现代经济学的奠基人,提出了一系列新术语,例如   “计量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
    其二,他首先在经济计量学建立“三合一”理论,即把经济理论、数理方法与统计学应用到实际经济问题的分析中,这为他后来的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础.
    
  其三,他首先建立宏观经济的动态分析模型.
       他指出经济周期需要用一个完整的动态系统来解释,他建议是一种熊彼特式的模型,即以科学技术推动的经济长波周期模型.
    该模型与凯恩斯的经济周期和宏观动态分析有部分相似之处.
    
  1936年他发表的《论均衡与非均衡概念》为动态经济学方法论和术语体系的建立作出重要贡献.
    其四,他对生产理论和效用 ... 90


...最低工资政策、教育投入的回报、移民问题等方面是卡德的主要研究领域,通过运用双重差分模型、自然实验研究以及元分析等方法质疑了传统经济学的固有结论.
    他对经验微观经济学的突出贡献为:创立了灵活运用统计数据分析经济运行的方法,从海量数据中寻找关键数据、确定变量、设计模型.
    此外,他还高度重视“自然实验”研究方法,分析影响经济运行的根本原因.
    他的研究结果逻辑严密,比传统结构性模型有更强说服力.
    卡德最著名的一篇论文,是1994年和克鲁格共同发表的《最低工资与就业》.
    传统经济学认为,提高最低工资会造成劳动力市场上就业水平的降低.
    但该论文提出,最低工资法并没有像很多经济学家预测的那样降低工作人群的福利,而是有助于劳工福利提升.
    卡德通过对最低工资与就业影响长期而又深入的研究发现,提高最低工资不仅不会增加失业率,甚至可能降低失业率.
    这一研究成果不仅影响了美国的最低工资、教育投资等.. 0

...不管是“劳动经济学的实证研究性的贡献”还是“在因果关系分析方面的方法论贡献”,其实都属于劳动经济学的范畴.
    因为后者的方法论首先用于劳动经济学.
    其实,早在1990年代初,DavidCard的研究结果就显示,除了个别现象以外,提高最低工资并不一定会导致就业机会减少.
    他还通过研究得出学校的资源对学生未来在劳动力市场的成功远比以前所想的更重要.
    疫情时代的劳动就业关系是各国的民生大难题,因此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关注劳动经济学,似乎“很亲民”“很实证”“很具体”,但也陷入技术主义的琐碎中.
    获奖者的理论早已有之,和众多理论一样,其实关注的只是现实生活的一个层面,从而通过繁琐的数学模型推演而得出所谓创新.
    但是,这样的经济学研究,已是钻了经院主义的牛角尖,偏离了宏观大势.
    经济学非纯粹学术,更不是完美的数学模型阐发.
    经济生活是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更是动态多维的大系统.
    纠缠于经济.. 0 ..UfqiNews

本页Url


👍9 仁智互见 👎0
  • 还没有评论. → +评论
  •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 智能推荐

     


    +
    AddToFav   
    常在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