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见录/以毒攻毒胡一峰..


... 2020-09-25 00:20 .. 算法渐渐侵入生活。
    上周,我写到了困在系统中的骑手,其实被困者又何止骑手。
    据说,贞观年间,唐太宗李世民在城楼见新科进士从端门列队而出,得意地笑道: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
    如果哪天算法真有了自主意识,没準儿也会嘿嘿发笑:天下之人皆入我彀中矣。
    譬如刷抖音,在某个短视频停留稍长些,同类内容会不断向你推送。
    甚至打开其他App,也能收到相似内容,似乎App界竟有个情报交流站。
    前几天,我嗓子乾燥,便网购了几両新会陈皮代茶。
    於是乎,陈皮广告接连几天蜂拥而至,烦不胜烦。
    久而久之,周遭信息被过滤太甚,一时起兴或被算法判为终身标籤, .. 12

...“不接就罚”的压力下,所谓“专享”实是“强制”。
    如果协议中没有约定,却把“专享订单”强加在骑手身上,既不公平,也涉嫌违约。
    更让骑手们吃不消的是,这些“专享订单”可能不顺路,也可能位置偏远或不方便骑行,如果超时配送,晚一分钟扣款5元。
    也就是说,接或不接,都可能逃不过被罚。
    在这种困境下,为了避免超时,骑手或许会忽视交通安全、违反交通法规,对自己和他人都是一种安全隐患。
    对于骑手们反映的情况,平台宣称的“自愿”不能说说而已。
    当然,平台也可以修改协议内容,但不能把不公平的条款强加于骑手。
    平台的规则和算法,既要保障骑手.. 2

...平台把消费者和骑手放在了对立面”。
    孙萍和她的团队经过长时间系统性的研究发现,整个外卖平台的算法系统里对于消费者有非常强的倾向性。
    “以消费者为导向和消费者优先”。
    她指出,无论是从时间的设置、服务态度,还是投诉建议、五星好评,系统都是偏向消费者的,这样的结果会导致外卖员没有相应的话语权。
    对于美团声明中称系统会给骑手弹性8分钟时间,孙萍认为,这相当于平台或者是资方做出让步,“从送外卖的角度来说,8分钟的时间是非常长的。
    ”孙萍认为,两家平台的新举措都表明外卖经济里的算法是可以改变的,“算法是可以改变的,不但可以改,.. 2

...小李到达第一个配送地点。
    接下来,小李很快找到了第二个订单的位置。
    按照顾客要求把外卖放到了顾客家的门口。
    运送第三单的过程中,小李闯了一次红灯,逆行将近一分钟。
    随后的第四单,小李又闯了一次红灯。
    外卖第四单送到后,小李遇到了一个不可估算的麻烦,由于网络不佳,在这一单送达两分钟后,系统仍无法点击送达。
    饿了么骑手:有一次我送到老楼,明明还有两分钟,餐都送到顾客手里了,系统就是点不了送达,下楼才点成功,已经造成超时了。
    申诉也给驳回了,说这个不是正当理由。
    到现在为止,配送的前四单外卖总共用时41分钟,接下来小李只需在剩余.. 1

本页地址:


👍 智能推荐

 


+ 广川 广川
AddToFav   
常在 经典 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