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灾难未曾远去,逆行依然动容..


灾难未曾远去,逆行依然动容

... 2020-03-12 16:40 .. 也看到有人为了私心牟利,贩卖苦难博取同情和金钱……围绕云中村的陨灭和重生,小说没有过多描述灾难的惨相,而是有意地沉潜到日常生活故事中,用丰富的细节,表现了普通人的坚强,折射出人性的亮光。
    《云中记》描写的是祭师阿巴的“逆行”,同样也是作者阿来的一次“逆行”思考。
    因为“怕有灾民心态”,阿来小心翼翼地和汶川地震题材保持距离,直到震后十年才找到创作的路径,将笔触更多地放到修复创伤、抚慰灵魂。
    也正是经历了十年磨一剑的沉潜,阿来才较好地写出了对自然生态的敬畏、对独特民族文化的敬重、对人性弱点的拷问,使得作品质朴中不失热 ..

...在每一家的废墟前打招呼,自言自语诉说着过往。
    在阿巴慢慢串户的过程中,在他充满感情温馨的回忆中,一个古老村庄的悠长岁月和村民那些鲜活的面孔不约而至地扑面而来,栩栩如生。
    春来花相似,亡者永不归。
    让人不由地想起了隋炀帝杨广的诗句:“斜阳欲落处,一望黯销魂。
    ”祭师用自己的方式为村庄吟唱赞歌,安抚亡灵,而他自己也从中找回了内心的安宁,找回了灵魂安落之处。
    村上春树说:“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祭师阿巴用自己的方式,诠释了这句话的真谛。
    诗意的白描式语言,细腻入微的笔触,乐章式的叙述,诗性与理性回旋,现..

...在每一家的废墟前打招呼,自言自语诉说着过往。
    在阿巴慢慢串户的过程中,在他充满感情温馨的回忆中,一个古老村庄的悠长岁月和村民那些鲜活的面孔不约而至地扑面而来,栩栩如生。
    春来花相似,亡者永不归。
    让人不由地想起了隋炀帝杨广的诗句:“斜阳欲落处,一望黯销魂。
    ”祭师用自己的方式为村庄吟唱赞歌,安抚亡灵,而他自己也从中找回了内心的安宁,找回了灵魂安落之处。
    村上春树说:“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祭师阿巴用自己的方式,诠释了这句话的真谛。
    诗意的白描式语言,细腻入微的笔触,乐章式的叙述,诗性与理性回旋,现..

...强烈的震感让沉浸在神话世界中的他产生了刹那的恍惚——大地的震动是在格萨尔王的世界里还是在他的世界里?正如阿来在《云中记》的封底上写到的:大地震动,只是构造地理,并非与人为敌。
    然而大地震动,人民蒙难,因为除了依止于大地,人无处可去,向莫扎特致敬。
    阿来在写《云中记》这本书时,心中总回想着《安魂曲》庄重而悲悯的吟唱。
    《云中记》是献给汶川地震中的死难者的,是以文学的方式向他们表示的哀悼和纪念;《云中记》也是献给蒙难而不屈的土地和生灵的,献给灾难洗礼中的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生命是脆弱的,所有的生命都注定要走向死亡,这是..


👍 智能推荐

庄重而悲悯的吟唱

庄重而悲悯的吟唱

阿来创作《云中记》献给蒙难不屈的生灵 阿来创作《云中记》献给蒙难不屈的生灵

 


+ 身份验证 身份验证
AddToFav   
常在 官宣 经典